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九十五章 戏子

第九十五章 戏子

  除了这些尸臭,她身上还带着一丝女性特有的淡淡的幽香,虽然并不明显,但是好歹也让我觉得不那么恶心。

  但是我心底的另一个感觉却更喜欢那种尸臭,我明显感觉自己吞噬的速度渐渐变慢了。应该是我心中另一个感觉喜欢慢慢享受吞噬这只女鬼的过程。

  我脸色都已经发绿了,心里头默默的说道:“梁小枫啊……你这姑娘也真够重口味的啊……”

  显然现在的梁小枫实力大进。虽然她已经控制着了吞噬的速度,但是吞噬掉这个女鬼还是仅仅有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

  而之前她吞噬掉一个类似这样的厉鬼,少说也至少需要半个小时。

  在大黄和梦筠的目瞪口呆之中,我终于吞噬完了这个可怜的女鬼,等到她最后一丝白影进入到我的食道之后,我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

  虽然吞噬的时候十分恶心,几乎让我差点就吐了出来。但是等这一切结束之后,我忽然觉得身上充满了力量,就像是刚刚吃过了一场大餐一样。

  大黄呆呆的看着我,问道:“林杨。你……你怎么……这……女鬼好吃么?”

  我瞪了大黄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要不然你自己来尝尝?全都是尸臭,简直太恶心了……”

  大黄笑道:“既然恶心你为什么还吃的那么香?”

  我摇头叹道:“可能是我身体里的小枫比较喜欢这种吧……”

  话未说完,忽然远处白尊信阴测测的笑了笑,捏着嗓子说道:“厉害啊林杨,今天不见,你倒是长本事了?不知道你体内这个千年厉鬼,还能不能熬得过去?”

  我连忙回头,只见这时张朵已经被白尊信控制住了,白尊信站在张朵背后,两只手凭空举着,显然完成了对张朵的鬼拉线。

  而张朵面无表情,双目通红。正死死地盯着我。

  我心里头暗自叫糟,虽然自己吞噬掉了一只厉鬼,但是却没来得及去救张朵,现在张朵情况危急,生死只在一线之间。

  我连忙摆手说道:“白尊信,你放了朵朵,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

  白尊信冷笑一声,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张朵乌黑的秀发,笑道:“放开她?这小姑娘长得这么标致,我才不舍得放走呢。嘿嘿。”

  说着。白尊信轻轻一摆手,张朵猛地朝我走了过来。

  我见白尊信准备利用张朵攻击我们,连忙心里头思索主意,这白尊信最容易动怒,脾气很差,如果能够惹得他发怒,那么我们将会占据先机。

  我连忙冷笑一声,说道:“白尊信,你二哥已经被我吃了,你知道吗?”

  果然,白尊信听了这话,脸色大变,一双凤眼猛的倒竖而起,他怒吼一声,嘶声说道:“林杨,你休要猖狂,今天晚上,你们都得死在这里!到时候我再把你的灵魂一丝一丝吞进肚里,给我二哥报仇!”

  说着,白尊信猛地一甩手,我看到朵朵忽然迈开步子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连忙拔出背后的桃木剑,健步向前,说道:“大黄,快,照顾好梦筠!”

  说罢我已经跟朵朵交汇到了一起,显然朵朵现在不受自己控制,粉拳一捏,朝着我砸了过来。

  我闪身避开,之后桃木剑如风刺出,朝着朵朵背后砍去,现在地下车库里面光线很暗淡,我看不清楚白尊信的线在哪里,但是根据我的经验,我大略能够判断出来这两条线应该就拴在朵朵的肩膀上。

  没等我桃木剑砍到,白尊信忽然一笑,双手一动,朵朵猛地变向,朝着我后背攻来。

  朵朵被白尊信控制之后,速度变得飞快,我看她一双眼睛之中露出凶光,一下子就撞在了我的身上。

  那个疼啊!

  我被朵朵撞得失去了平衡,紧紧抓住桃木剑不脱手,但是整个人却已经飞了出去。白尊信一击得手,显然很得意,冷冷笑着,又捏着嗓子唱起了曲儿。

  我气得大怒欲狂,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干脆绕过朵朵,直接朝着白尊信扑了过去。

  大黄看我一个人比较吃力,立即拔出桃木剑追了过来,我们两个一左一右,朝着白尊信包围了过去。

  白尊信临危不乱,看着我和大黄已经逼近,嘿嘿一笑,忽然伸出来左手,朝着远处的梦筠一招手。

  我心里头一下子凉了大半截,大黄离开了梦筠,那么现在梦筠也就危险了!

  这时候,我看到白尊信忽然轻飘飘地浮了起来,整个人像气球一样朝着空中飞起,然而远处的梦筠则一下子怔住了,之后两眼睁开,赫然变成了红色!

  大黄倒吸了口凉气,吃惊叫道:“妈的,这畜生竟然一下子拉了两个人!”

  我也顿感震惊,因为鬼拉线之前我所见到的都是一只鬼拉一个人,如今白尊信忽然将张朵和梦筠两个人都拉了起来,这样的功夫,我是从未想到过的。

  一个张朵已经够让我们头疼了,再加上梦筠,岂不是彻底完蛋?

  再者说现在这白尊信忽然像是会飞了一样,一下子轻飘飘朝着空中飞去,我跟大黄就算剑法再好,也绝对不能飞上天吧?

  大黄抬头看了白尊信一眼,气冲冲说道:“你他娘有本事下来,老子砍死你!”

  白尊信冷笑一声,捏着脖子唱道:“我本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哪……!”

  大黄看这老鬼拉了两个姑娘,竟然还有心情唱戏,气得猛地一掷,将手中的桃木剑飞掷出去,大黄的剑法的确炉火纯青,这一剑气势如虹,朝着白尊信猛地射去。

  白尊信到底还是淡定,他轻轻一动,身子在空中轻巧的变向,一下子就躲开了大黄这一剑。

  我看着白尊信拉线的手,说道:“大黄,就算他飞到了空中,他拴住梦筠和张朵的线总不能一起飞了,你能不能看见这些线索?”

  大黄点了点头,说道:“抹上牛眼泪吧。”说着掏出瓷瓶,给自己和我的眼睛上都抹了一些牛眼泪。

  抹上了牛眼泪之后,我们在黑暗之中的视力立即变好,虽然能够隐约看到晶莹剔透的绳索,但是张朵和梦筠根本不给我们砍断绳索的机会。

  这边张朵朝着我扑了过来,另一边梦筠则缠住了大黄。我们俩知道她们都是我们的朋友,下手绝对不能太重,但是这两位姑娘却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一个用拳头,一个用爪子,打得我和大黄节节败退。

  眼看着两位女生已经将我和大黄逼到了柱子附近,我看了大黄一眼,说道:“大黄,我觉得咱们俩还是先集火干掉一个吧?”系广尤才。

  大黄点了点头,指了指张朵,说道:“一会你正面缠住她,我去她背后砍断绳索。”

  我连忙闪身上前,朝着张朵扑了上去,也不管张朵的力气惊人,我赶紧抱住了张朵。

  朵朵的身材很不错,一抱之下,我觉得怀里立即满了,虽然冰冷,但却柔软,然而张朵并没有任由我抱住她,她一双手猛地一推,我只觉得力气排山倒海而来,站不住脚,瞬间就被她推了开去!

  好在大黄动作够快,我摔出去的一刹那已经挥剑赶到。

  眼看着桃木剑就向着张朵背后的绳索砍下,然而就在这时,凭空忽然伸出来一只手。

  那正是白尊信的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飘到了大黄身边,鬼手伸出,一下子攥住了大黄的胳膊。

  只听白尊信轻轻一笑,说道:“起!”

  大黄竟然被白尊信拽了起来,双脚离地,腾空而起!

  我大惊失色,高声喊道:“大黄!”

  与此同时,忽然地下车库深处传来了一声清脆明朗的高喝:“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