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九十二章 避难

第九十二章 避难

  我听罢连忙问道:“哪一个朋友?大黄?老猫?还是……”

  王承乾嘿嘿一笑,说道:“跟你住在一起的那个姑娘。”

  “梦筠?还是张朵?”我连忙问道。

  王承乾阴测测一笑,说道:“是张朵。”

  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连忙又问:“张朵怎么了?白家已经盯上她了么?”

  王承乾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张朵的体质不好,好招恶鬼。因此白家早就想对她下手了,你可以想想,是不是这样的情况?”

  我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之前白家的那个女鬼就是幻化成了张朵的样子,最后还差点害死了张朵。

  一想到这里,我赶紧点头说道:“好,既然这样。我就答应你,帮助你灭掉白家,不过这些条件你何时能够兑现?”

  王承乾淡淡地说道:“你放心,我王承乾虽然不是男子汉大丈夫。但是说出来的话,都是掷地有声的,林杨,我劝你小心,不久之后,必有一场大战啊……咱们到时候见。”

  说罢,我看到王承乾忽然身子一动,轻飘飘地朝着木屋窗外飘去,而一旁的王浩然也紧跟着飘出,我想要再跟浩然多说几句话,但是却不行了。

  等到他们离去,我忽然想到大黄和老猫还在外面的公路上,我赶紧冲出小木屋。发现那两个清朝的老鬼也都不见了。

  我沿着来时候的路往外走,走了几步就听见大黄的破锣嗓子不停地喊道:“林杨!林杨!”

  我赶紧冲到了公路上,看到大黄和老猫一前一后地已经走到我身后很远的地方了。

  我立即喊道:“大黄,我在这!我在这!”

  喊了几声,我心想,干嘛不给他们打个电话,掏出手机一看,只见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除了老猫和大黄,竟然还有一个是李迟他爹。

  我先给大黄打了个电话。说我在他们身后,然后又赶紧给李迟他爸打了个电话。

  李迟他爸很快就接听了,这时候他的声音早已经没了之前的紧张,他说道:“林杨,我们已经出来了,现在在京藏高速上,你放心吧,不用过来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看来王承乾说的话的确很靠谱,既然我答应了跟他联合,那么他就放过了李迟一家。

  我又嘱咐了几句话,这便挂断了电话,不久之后李迟他爹发来了定位,他已经离开了北京境内,这也让我更加安心了。系私肝血。

  老猫和大黄也随即过来找我,见面之后大黄劈头盖脸一通絮叨,还问我是不是去树林子里头撒尿去了。

  我将刚才在木屋里面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他们,大黄和老猫面面相觑,都是一身冷汗。

  老猫对我和王家结盟的事情似乎有些不满,但是事情如此,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大黄则笑着说道:“这也是个好方法,至少可以有个强有力的后盾了,我觉得王家那个女鬼王如君挺漂亮的,不行林杨你就委屈一下,跟他们结个阴婚,也算是王家的自家人了,怎么样?”

  我气得浑身发麻,骂道:“你怎么自己不去?还要推脱给我?”

  大黄摸着后脑勺说道:“我没有这个桃花命,我看还是你更合适。”

  跟大黄贫了两句,我忽然想起了那个酒鬼,问道:“对了,那酒鬼呢?”

  大黄笑着说道:“这家伙摔了一下子给摔醒了,爬起来之后一直嚷嚷着见了鬼,后来不知道去哪了,反正应该没啥问题。”

  我点了点头,这才想到之前王承乾说张朵有危险,我连忙说:“对了,王承乾说白家的老鬼盯上朵朵了,咱们赶紧回去看看吧。”

  说完我们几个沿着公路走了很久,终于走到了长途车站,我路上给张朵打了个电话,她目前并没有什么问题。

  我担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所以没有告诉张朵实话,只是说让她晚上尽量不要一个人呆着,最好跟梦筠作伴。

  张朵似乎意识到了我话里有话,语气变得紧张起来,没聊几句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我则赶紧往回赶。

  等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天都已经亮了。

  我带着老猫和大黄进了公寓,发现张朵和梦筠都没有睡,而是坐在客厅里面商量着什么事情。

  她们看到我们回来,连忙站了起来。

  梦筠开门见山,直接问道:“林杨,是不是你又知道了些什么?刚才给朵朵打得电话是什么意思?”

  我叹了口气,这才说出了遇到王家老鬼的事情。

  梦筠和张朵听得面面相觑,张朵苦叹了一声,说道:“看来我的决定是正确的。”

  我一听,有点疑惑,问道:“什么决定?”

  张朵说道:“林杨,我刚才给家里打电话了,说了这段日子我发生的事情,我爸说让我先休学一年,回四川老家好好避避风头,到时候不行就转个学校,反正这个地方,他们是不建议我多呆了……”

  我听张朵有离开的打算,点了点头,说道:“我支持你,毕竟这件事情太凶险了,能避就避开吧……”

  梦筠忽然问道:“老猫,你之前不是说过,这些厉鬼都把持住了北京,朵朵就算想要出去也并不容易吗?”

  老猫摊了摊手,说道:“并不容易,但是也不一定是出不去。”

  张朵也说道:“对啊,我爸还说要帮我在川渝一带请个高人过来接我,我想应该问题不大吧……”

  “川渝一带的高人?”我听了这话,有些感兴趣,问道:“朵朵,你家里莫非还认识这类高人?”

  张朵苦笑说道:“倒也谈不上认识,不过我爸总有几个这方面的朋友,他们知道我出事之后都很紧张,好像这次破费了很多,才能去请高人。”

  大黄腆着脸上前说道:“朵朵,咱们都不是外人,要不然这样,你让你爹把钱给我们,我们几个保护你出京,嘿嘿,怎么样?我们几个可都是实打实的高人啊!”

  张朵没好气的瞪了大黄一眼,连老猫都有些不好意思,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大黄一看自己的奸计没有得逞,摸着后脑勺退到了一边。

  我则问道:“朵朵,那你爸爸说没说什么时候过来接你?”

  张朵点了点头,说:“他们定了今天的机票,应该晚上就能到了,我们坐转天的飞机,明天早上应该就会出发,回到成都。”

  我一听朵朵竟然马上就要离开了,心情一下子低落了起来,我看了梦筠一眼,发现梦筠也是眼角带泪,显然不乐意跟张朵就这么分开。

  说来也是,梦筠宿舍的四个女生,现在也就只剩下张朵和她两个相依为命了,而张朵突然要走,梦筠也很难过。

  客厅里瞬间陷入了离别的伤感之中,老猫看气氛不对,当即拉着大黄告辞离开,说等张朵决定离开的时候给他们打个电话,他们也要过来送行。

  送走了老猫大黄,张朵和梦筠两个闺蜜躲到卧室里面窃窃私语了起来,两人聊得肯定是离别伤怀的事情,我也插不进话,正好在客厅沙发上睡觉。

  至少到现在为止,白家的那些老鬼没有过来报复,而张朵马上就要离开,唯一可能出现危险的也就是今天晚上了。

  我必须养足精神才能够好好保护她。

  至于张朵爸爸从川渝请来的高人,我倒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角色,不过听张朵只言片语的描述,那个高人应该有几分分量,而且是张朵爸花了大价钱才请得到的人物。

  深思之中,我渐渐进入梦乡,因为知道这一觉醒来可能就又要面对一场大战,所以我睡得格外昏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