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九十一章 合纵

第九十一章 合纵

  以为之前老谢跟我说过,四九城下的四大家族其实都是互相勾连,其间甚至还有联姻的传统,因此这四个家族都是同一个鼻子出气。

  虽然后面老谢也曾经纠正过,说四大家族阳奉阴违。但是毕竟撕破脸的事情貌似绝不容易发生。

  可是当如今王承乾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彻底开始怀疑四九城下的阴间到底是个怎样的情况了。显然,王家和白家之间一定有着某种深仇大恨,否则的话,王承乾也绝不会想要灭了白家。

  王承乾看我面露深思,当即又说道:“当然,这件事情很难做,我们王家虽然势力庞大。但是却不能轻易完成,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林杨,如果你觉得之前我给出的条件还是不够优越的话,我可以再加一个条件。”

  “哦?什么条件?”我当即问道,十分感兴趣。

  王承乾笑了笑,说道:“嘿嘿,那就是,饶李迟不死。”

  “什么?李迟现在在你们手上?”我脱口而出。

  王承乾点了点头,说道:“李迟现在被我们控制住了,如果我愿意,可以随时放了他一家,只要你同意这件事情,我立即就让人放了他们,任由他们出京。”

  我并没有着急回答他,而是问道:“白家在四九城这么多年了,势力范围很大。而且也已经根深蒂固,我不过只是阳间的一个普通人,你想让我怎么做,才能帮助你们灭掉白家呢?”系吐亩划。

  王承乾笑着说道:“你不要妄自菲薄,林杨,相信你自己的实力,只要你肯跟我们合作,那么日后自然有你出力的地方。”

  我听了他这句话,更是觉得心里头没底,毕竟阴间的斗争要是牵扯到了阳间。那可是伤筋动骨的大事情,再加上王家害死了王浩然,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对浩然好。可是这样残忍的手段我还是难以接受。

  再想起老和尚灵照的那张伪善的嘴脸,我更是觉得有点恶心。

  王承乾估计是看我还没有反应,当即忽然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林杨,来,见见老朋友。”

  说完,他立即“啪”的一声按下了桌子上台灯的开关,这时候我看到房间里面亮了起来,台灯很奇怪,并没有照到王承乾那边,而是照着桌子另一边座位上的那个人。

  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震惊了。

  只见实木椅子上,静静地坐着一个人,这个人面目冷峻,浑身消瘦,竟然赫然是王浩然!

  我看到浩然的那一刹那,只觉得眼眶有点酸,毕竟我本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看到他,没想到事到如今,还是用这么一种奇怪的方式和他重逢了。

  虽然,我知道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人了,我们两个阴阳两隔,并不是相同的东西,但是至少可以看到这张熟悉的脸,我还是觉得心里头有些激动。

  我低声喊了两声“浩然”,可是浩然却并没有理我,我看他一双眼睛里面不露喜怒,面无表情的盯着正前方。

  浩然比之前的时候瘦了很多,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袍子,正襟危坐,十分严肃。

  我仔细看了看,忽然觉得浑身发冷,浩然的身体应该已经没有血肉了,简直就像是一副骨头架子一样,要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呈现出现在这种消瘦的感觉。

  浩然的脸也明显的瘪塌了下去,看上去十分可怜。

  我连忙扭头去问王承乾:“前辈,浩然怎么了?为什么不理我?”

  王承乾叹了口气,说道:“这孩子受苦了,之前在血祭大阵之中将他的鲜血放尽,之后我们族人有费尽心机耗尽了他的阳元,终于将他变成了厉鬼,只不过这些事情发生的太快,浩然一时半会还没有恢复过来,所以现在还有些不适应。”

  我还是有些担心,又看了看浩然,发现浩然现在身边竟然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色气息……

  “黑色……白灰黑红青,他现在已经到了这个级别了吗?”我问道。

  王承乾笑了笑,说道:“谁告诉你的白灰黑红青?呵呵,倒还有些见识,不过这鬼单用颜色的划分能力,其实还并不准确。”

  “哦?”我连忙问道:“不知道还有别的方法么?”

  王承乾说道:“其实每个颜色之中,还分有五品,五品最低,一品最高,像之前你遇到过的白尊礼,算是黑色二品,在黑色之中已经算是厉害的角色了。”

  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而被小枫吞噬掉的白尊义,已经到了黑色一品的地步,比起白尊礼强上了一筹。”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颜色之中竟然还有门道。

  我又问道:“那么浩然现在是黑色几品?”

  王承乾犹豫一下,还是告诉了我:“黑色一品,跟白尊义是一个级别。”

  我吓了一跳,心想王家又是血祭大阵又是耗费阳元,果然没有白费苦功夫,白尊义这么多年的修为才不过黑色一品,浩然刚刚新死,竟然已经到达了黑色一品的地步,果然厉害。

  就是不知道小枫现在是什么级别?看样子应该至少是黑色五品了吧?

  王承乾沉默了一会,又说道:“怎么样,林杨,你考虑考虑?我们王家无论在阳间阴间,都是一言九鼎的家族,跟我们联合,你不会有任何弊端,而且你现在处境危险,若不找个靠山的话,我很难保证你能活下去。”

  我想了一想,又问道:“既然你们诚心想要联合,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们,不知道可以么?”

  王承乾点了点头,说道:“你可以问,但是我会不会回答,就要看这问题本身了。”

  我点头说道:“好,那我就问了。第一个问题,王如君是谁?在你们王家是什么身份?”

  王承乾笑了笑,说道:“她也是我们王家一员,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你为何要问她?”

  我并没有回答王承乾的问题,而是问道:“那按照颜色和品级划分,王如君是什么颜色?几品?你又是什么颜色?几品?你们两个究竟谁在家族之中的身份要高一些?”

  王承乾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些问题问起来没有什么意义,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是红色一品,至于她……嘿嘿,其实有的厉鬼,已经超越了五种颜色划分,你非要问的话,我只能说无可奉告。”

  我听了这话,其实已经大略猜出了个所以然。

  既然王承乾说王如君已经超脱了颜色划分,那么王如君的实力显然已经超越了青色一品,也就是说,她的能力远远强于我面前的这个老太监王承乾,至于这两个人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也一目了然了。

  我想了想,继续问道:“那白家坟出现的那个使者呢?他是什么身份?”

  王承乾干笑两声,说道:“使者就是使者,这个问题以后你慢慢就会知道。”

  我点了点头,又问道:“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老和尚灵照,他既然是当年对付四九城阴间厉鬼的八大高人之一,又为什么本身就是四大家族中的一员呢?这八大高人和四大家族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王承乾听了这话,显然有些不舒服,他尴尬地咳嗽了几声,说道:“林杨,我劝你还是不要得寸进尺了,咱们结盟,本来就是互惠互利,其他的事情,我劝你不要太过好奇,好奇害死猫,这句话你也听说过吧?”

  我立即明白了我的问题可能十分敏感,而且我同时也确定这八大高人和四大家族之间一定有着某种诡异的联系。

  我没有再问,因为我知道再问下去肯定会惹怒眼前这个阴阳怪气的老太监王承乾。

  这时候,王承乾再度开口:“林杨,给你个警告,现在你的朋友很危险,我劝你快点做出决定,要是晚了的话,可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