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八十九章 神秘人

第八十九章 神秘人

  我一看到那双眼睛,立即知道这木屋子里的人肯定不是等闲厉鬼,一般的厉鬼绝不会有这么明亮的一双红眼睛,至少我从没有见到过这么邪乎的一双眼。

  跟这双眼睛对视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已经不听使唤了。然后我内心深处忽然生出了一股恐惧感。那种恐惧感十分强烈,好像是遇到了自己天敌一样的感觉。

  我先是觉得奇怪。之后立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恐惧感并不是源自我自己本身,而是来自我体内的梁小枫。

  她现在附着在我的身上,从某种程度来讲,跟我共享着同样的喜怒哀乐,以及恐惧。

  这只厉鬼一定相当厉害。厉害到让梁小枫已经生出了本能的恐惧心理,这厉鬼肯定吞噬了无数厉鬼,所以梁小枫一看到他的那双红眼睛,才会这么害怕。

  我只能自言自语说道:“小枫,别怕,现在他就算再厉害也无法吞噬你……”

  可是那股恐惧感还是没有消失,我大概猜到现在的小枫应该还处于沉睡状态,她基本上无法听到我说的话。

  一想到这里,我就有些惆怅,也不知道小枫什么时候才能醒来,更不知道小枫是不是已经将之前吞噬的白家三十六个老鬼再加上白尊义消化干净。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那个小木屋里面传来了一声类似女人的声音:“林杨。进来吧。”

  这声音阴阳怪气的,但是却透着一股威严。让人不得不服从,我抬头看了看,只见小木屋的门忽然吱呀呀的打开了,里面猛地冒出来了一股凉气,就像是冰箱打开了一样。

  这边虽然是山里,但是现在毕竟还是夏天,所以温度很高,但是那木屋的小门一开,我身上立即就凉了下来。这让我多少有些诧异。

  我想了想,还是迈步朝着木屋走进去,毕竟我身后站着的那两个清朝的老鬼虎视眈眈,就算我自己不进去,他们两个也一定会把我推进去。

  我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只见那两只老鬼还是面无表情的盯着我,我咽了口吐沫,不由得嗔怪老猫和大黄这两个家伙怎么还没有发现我不见了。

  之后我走入了那间小木屋,一进门之后,我身后的木门就立即关上了。

  整个房间里面都漆黑一片,除了窗户还有些月光透进来之外,房间里几乎没有任何光源。

  我看了看环境,这房间里面摆着一张很大的桌子,桌子靠窗而立,左右是两把挺大的椅子。

  房间里小门的两边也摆着两只椅子,因为靠我很近,我摸了摸,发现材质应该是实木的,有点古香古色。

  而且整个房间里面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香味,这种味道很独特,我印象中应该是没有闻到过,虽然很香,但是却令人觉得并不舒服。

  然而我内心深处却又有一种感觉是很喜欢这种香味的……我稍微一想,就立即明白了这个道理,觉得这个香味不舒服的应该是我自己,而喜欢这种香味的则是梁小枫,我现在是一个身体,但是却有两个感觉,所以才会产生这种病态的审美。系反坑才。

  这时我忽然听见刚才那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坐吧,甭站着了。”

  我抬头一看,只见桌子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黑色的人影,因为房间里面的光线很暗淡,所以我只能看到一个人形的轮廓,以及他脸上的那双血红血红的眼睛。

  从人形的轮廓来判断,那个坐着的人应该是个男人,但是他的声音实在是太阴柔了,可能是变成厉鬼之后造成的,还有可能……他是个太监。

  而与此同时,我忽然发现桌子的另一旁的椅子上,赫然还有一个人影,这个人影安静得多,并没有说话,也并没有一双会发亮的眼睛,整个人就像是雕塑一样,隐藏在黑暗之中。

  我心头一震,暗想:“这两个家伙身份一定都不容小觑,很有可能也是四大家族的人!”

  我找了附近的一把椅子,缓缓坐下。还没等我说话,那红眼睛立即说道:“林杨,你今年多大?十九岁?二十岁?”

  “二十岁。”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连忙回答道。

  红眼睛阴测测一笑,说道:“不错,年纪轻轻就这么有本事,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在御膳房洗菜劈柴,全然是个屁都不懂的小角色……”

  “御膳房?”我心里头一动,暗想这家伙原来果然是个清朝的老鬼,既然在御膳房工作,那岂不是说明他……果然是个太监?

  我还没说话,那红眼睛继续说道:“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王承乾,入宫之后改过名字,但是我还是喜欢我最开始的名字,入宫之后的称呼,不提也罢。”

  王承乾?这家伙姓王?难不成是四大家族里面王家的人物?

  我想到这里,一下子觉得心里头有了底,至少知道了我面前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但是这一次我们过来寻找李迟,肯定就是为了帮李迟躲开王家的追捕,现在竟然还没找到李迟自己就被抓到,真是倒了大霉。

  不过王家人的办事风格倒是令我心里头舒服,无论是上一次的王如君也好,这一次的王承乾也罢,他们从来都是开门见山,不会藏着掖着。

  但是这也说明了一个道理,就是王家人手段高明,城府颇深,我看到的都是他们直来直去,开门见山,可是我看不到的地方,王家究竟下了多少阴谋手段,做了多少机关陷阱,我却是不得而知的了。

  至少从上一次王家害死王浩然,嫁祸于白家的事情来看,王家的厉鬼显然都不是省油的灯。

  这时候王承乾又阴测测的开口了:“哎呀,你看看我,光顾着说我了,之前咱们说到哪了?”

  他故作思索的停顿了一会,才说道:“哦,对了,说你今年二十岁……林杨,你倒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刚刚二十岁,就成了这四九城下阴间之中名声大噪的角色了,厉害呀,真厉害!”

  我听他这么说,心里头反而有些发憷,他阴阳怪气的语调更是令我摸不着头脑,我本来什么都没做,又如何就一下子变成四九城下阴间之中名声大噪的角色了?

  我连忙问道:“前辈,我如何名声大噪了?您跟我说说?”

  王承乾捏着嗓子笑了两声,说道:“嘿嘿,你可别忘了,前些日子,在那北土城之中,你不是跟白家的老鬼好一场大战吗?”

  我一听这话,立即心里头震了一下子,没想到这件事情还是没有瞒住,不仅仅白家的老鬼知道了,甚至整个四九城的阴间都已经知道了。

  我连忙问道:“这……这事情你们是如何知道的?”

  王承乾笑了笑,淡淡地说道:“四九城就这么大点地方,阴间就更小了,整个阴间不过只有四大家族,其中一个家族一夜之间少了三十七位好手,其中还有一个是老祖宗,你说我能不知道么?嘿嘿,不过林杨你倒真是厉害,不仅找了个千年厉鬼命的小姑娘做帮手,还让失踪已久的斩鬼剑重出江湖,我看你倒真是有几分真本事啊。”

  我虽然听得出来王承乾这阴阳怪气的语调里面有几分不满,但是我也没心情去多管了。

  这时候王承乾忽然伸出他的手来,指了指我,问道:“那千年厉鬼在你身体里面融合的怎么样了?是不是感觉不太好受?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