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八十八章 清朝老鬼

第八十八章 清朝老鬼

  小情侣简直自寻死路路,没想到我苦口婆心的劝了这么久,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这些人竟然还是怀疑我,到最后还是没有跟着我跳下车。

  那辆车上的凶险。只怕是他们这辈子都没遇到过的,这一去不知道是死是活。反正也只能看他们的造化了。

  车上还有陈玄策,我始终觉得陈玄策应该是个好鬼,兴许他大发慈悲,还能救救那一对小年轻也不一定。

  我慢慢爬起来,低头看了看伤口,我手肘上的伤口倒还不严重。只是膝盖上的两块破皮实在是疼痛难忍,鲜血直流。

  我看了看远处,只见大黄和老猫正在前面四五十米的地方扶那位酒鬼,显然他们两个都没怎么受伤,至于那个酒鬼是死是活,我就看不出来了。

  我摸了摸膝盖,挣扎着刚想要往那边走,忽然我听到一个很轻很轻的声音低声喊着:“林杨?嘿!林杨?”

  我一个激灵,冷汗直冒,循声望去,只见公路旁边,靠近半山腰上的树丛里面动了动。然后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个声音就是从树丛里面传出来的,十分真切。但是却又十分的轻,细若蚊蝇。

  “林杨?嘿?林杨?”

  那个声音还是在喊着我的名字,一句又一句,正在招呼我过去。

  我有点害怕,毕竟这是深山老林,怎么会有人喊我的名字?难不成是李迟他们?可是按照定位,我和李迟他们至少还有四五公里的距离,他们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我试探性地低声问道:“谁?!”

  问了一句之后,并没有反应。只是那个声音还是在喊我:“林杨?林杨?”

  我按捺不住好奇,往过走了两步,忽然看见树丛里面又摇晃了两下,之后伸出来了一只手,我看到那只手又瘦又小,而且惨白惨白,在月光下,更是泛起了一种诡异的白色。

  我心里头一动,知道这可能不是一个人的手,我赶紧后退,朝着老猫和大黄那边跑了几步,高声喊道:“老猫!大黄!”

  这一喊,我立即发现了问题,现在的我竟然张大了嘴,但是嗓子却哑了,无论怎么喊,声音都并不大,只是轻轻地,像是做梦时候的那种说不出话的感觉。

  我眉头一皱,知道了问题,我现在可能是被鬼缠上了,同样的问题在最开始教学楼里面遇到梁小枫的时候,以及遇到白尊礼的时候都遇到过。

  有时候人被厉鬼缠上,就会说不出话,发不出声音,现在我就是这样,我虽然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被鬼缠上的,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就是这样。

  我连忙取下双肩背包,想要掏出桃木剑来防身,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打开包裹,忽然那只手往前一身,抓住了我的手腕。

  然后树丛里面窸窸窣窣的动动了,然后伸出来了一张脸!

  一张又小、又白、而且还苍老褶皱的脸!

  我吓了一大跳,仔细再看,只见那俨然又是个清朝时候的人脸,他盘着辫子,留着胡须,贼眉鼠眼,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盯着我。

  过了几秒钟,他张口说道:“林杨?嘿!你就是林杨?”

  我动了动喉咙,问道:“你是谁?”现在我的嗓子不知道受了什么影响,只能发出很沙哑,很轻柔的声音,这音量可能连我自己都听不清。

  这老鬼并没有回答我,只是拽着我的手腕,拼命地将我往树丛里拖。

  一个鬼的力气往往都很大,比活人的力气要大得多,因此当他拼命拉扯我的时候,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踉踉跄跄地跟着他往树丛里面走。

  我不知道这家伙要带我去哪,但是我却明白他不坏好意。我紧张地盯着这只老鬼的背影,看他身上穿的不过是清朝时候最轻贱的粗布麻衣,甚至连鞋都没有,但是他的一双脚却是森然白骨,在地上轻轻飘着……

  我回头看了看远处的老猫和大黄,这两个家伙竟然只顾着照顾那个醉鬼,并没有跟过来,我有点着急,用另一只手拼命拉开背包,想要把桃木剑拿出来。

  那只老鬼并没有管我,只是拉着我使劲往树丛里面走。

  我跟着他走了几步,这时候也已经从包里拿出来了桃木剑,我右手被他抓住,只能左手持剑,想也不想,朝着他的脖子后面使劲刺了过去。

  软绵绵好像刺在了棉花上,那老鬼甚至躲都不躲,我眼睁睁看着桃木剑顺着他的脖子刺了进去,那老鬼一声闷哼,忽然松开了我的手腕,捏着自己的脖子跳了起来。

  他显然没想到我会对他出手,一边跳一边转过来看着我。

  我看到他的一双眼珠子都已经瞪出来了,脸上虽然还是没有表情,但是他那一双眼睛瞪得我心惊胆寒。

  他一扭头,桃木剑就从他脖子里划了出来,他脖子本来就细,又被我的桃木剑划开了一道口子,现在脑袋斜斜地耷拉着,显然随时都有可能从脖子上掉下来。

  他跳了一会,声音嘶哑地说道:“林杨……你……愚蠢……”

  我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忽然我看到树丛深处的树叶无风自动,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响声……刚才的声音也是这样,我立即就明白了这是有人来了,不,是有鬼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里会有这么多的鬼?难不成他们都是在等着我的?

  果然,树叶分开,从树丛里面又钻出来了一张脸,这张脸还是一个清朝时候的男人,他没有胡须,盘着个大辫子,脸色苍白苍白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林杨?嘿!林杨?”

  新冒出来的老鬼还是说了这么一句话,跟之前那个老鬼所说的一模一样!

  我心里头凉了半截,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前一后两个老鬼一下子把我簇拥了起来,前面的拽住我的手腕,后面的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推推搡搡地把我往树丛里面推。

  后面那个老鬼因为被我砍了一剑,脑袋耷拉着,是不是的就碰我的后脑勺,我不敢回头去看他,但是隐约间我感觉到着两只鬼似乎对我并无恶意,否则的话,以他们两个的能力应该可以直接对我下手。

  我暗暗打量这两只鬼,白灰黑红青,这两只老鬼显然都已经到达了黑色的级别,只怕比白家那五兄弟都不遑多让,而且他们年代久远,阴龄极大,少说都有一百岁以上的年纪,更是不可小觑。

  我心里头不由得暗自打鼓,白家已经是四大家族之中排行第二的家族了,但是他们之中的佼佼者不过才是民国时期的老鬼,如今这两个家伙都是清朝的鬼,他们究竟是何来历?为什么这么厉害?

  正想着,我已经穿过了山腰上的树丛,到了一处小路上,小路尽头有一间小木屋,看上去阴森恐怖,还挺吓人。系反乒弟。

  我知道这是护林人的房屋,我爷爷就是个护林人,所以我对这种房屋很熟悉。

  但是这座小房子却没有开灯,尤其到了晚上,窗户里面黑漆漆的,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就在这时,那两只老鬼已经推着我到了房屋外面,我听见两只老鬼朝着屋子里面压着嗓子低声喊叫:“林杨来了!林杨来了!”

  这两人说话语气类似,声音相同,活脱脱像是两只一模一样的鹦鹉。我正好奇这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来历,忽然我看到眼前那小木屋里头人影一闪,之后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从窗户的玻璃里面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