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八十六章 坏了

第八十六章 坏了

  女生则有点不耐烦的说道:“你问我们也没有啊,去问问司机不就知道了?”

  我一听,也对,连忙往车厢前部走,这辆公交车并不算长。所以没有几步就能看到驾驶位,我这么一看。忽然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见驾驶位的地方,空空荡荡的,竟然根本就没有人!

  没有司机!司机没了!

  我低呼出声,连忙说道:“没有死机。这辆车无人驾驶!”

  老猫蹭的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窜了起来,大黄也已经被惊醒了。

  老猫连忙走过来,看了看司机驾驶座,上面的确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人影。

  而这辆车却在有条不紊的运行着,该踩油门踩油门,该换挡换挡,该刹车刹车……这一切都透着一股浓浓的诡异氛围。

  而不远处那个年轻姑娘早就吓得一声惊叫,缩到了自己的男朋友的怀里,而那个小男生竟然已经吓傻,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老猫脸色已经变了,但是却还是保持着冷静,他想了想,说道:“别着急,既然咱们没看到司机离开,那么说明这个司机还是留在这里。只不过咱们看不到罢了。”

  大黄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问道:“咋回事?司机师傅没了?是不是下车抽烟去了?”

  我气得瞪了大黄一眼,说道:“你难道没发现汽车现在还在开动?司机怎么下车抽烟?”

  大黄打了个呵欠,说道:“也许在外面一边跟着车跑一边抽烟呢……啥?!你说司机没了?!”

  大黄显然是刚睡醒脑子还是糊涂的。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问题所在,他一下子从座位上窜了起来,三步两步走到车头,盯着空荡荡的驾驶座位。说道:“卧槽!这也太邪乎了吧?这公交车还是无人驾驶?这么高科技?”

  老猫冷冷地说道:“什么高科技,这显然是闹鬼了。”

  老猫话一出口,后面的一对年轻男女更是惊慌失措,齐声叫道:“闹……闹鬼?!”

  大黄瞥了他们一眼,笑道:“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崽子……”

  我则在关注车厢里剩下的一个老头和一个酒鬼。

  那个酒鬼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横着躺在两个座位上面睡大觉,而那个老先生也仍然低着头,似乎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不屑一顾。

  这时老猫说道:“林杨、大黄,我觉得咱们这辆车上的司机并不是走了,而是我们看不到他……”

  大黄说道:“你的意思是,这司机不是人?”

  老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之后从背包里面拿出来个小瓷瓶,说道:“抹上牛眼泪。”

  我跟大黄连忙抓了一把牛眼泪抹上,之后往司机的驾驶座位上看过去,这一看果然看到了东西,然而我看到的东西却让我再一次怀疑了自己的眼睛。

  我看到的是一个扎着辫子,身材瘦小,脸色苍白,穿着清朝衣服的一个怪人!

  这怪人煞有介事的握着方向盘,看着车窗外,面无表情的在开车!

  这太奇怪了,一个清朝装扮的人,竟然在现在,2015年,开一辆公交车!这是多么诡异的一件事情!

  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开的相当熟练,几乎就像是个老手!讨司何扛。

  大黄和老猫也傻了,尤其是大黄,还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可能是怀疑自己在做梦。

  大黄低声问老猫道:“师父,这是怎么回事,你说这老鬼是不是清朝时候的人?可是清朝的人怎么还会开公交车呢?这技术也太过硬了吧?”

  老猫没好气地看了大黄一眼,说道:“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就是这只老鬼在这趟公交线路上跑了不止一次了,他肯定经常在这里开末班车……本来虽然不会开车,但是一来二去,也就会开车了。”

  我心里头还是有些害怕,而那个清朝老鬼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我们,只是自顾自的开着车。我低声问道:“老猫,他……没事干开车干什么?难不成也要赚钱养家?”

  老猫想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这老鬼以前肯定跟公交车没什么关系,但是很有可能某个可怜的司机被这老鬼上了身,老鬼每天跟着那个司机来开车,日久天长,也就学会了。后来那公交司机应该被这老鬼吸干了阳元死了,但是这老鬼还是没有改掉开车的习惯,所以三更半夜跑来开末班车……”

  我越听越邪乎,指了指那个老鬼,问道:“那他能不能听见我们说话?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老猫说道:“应该是能听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咱们没什么反应。”

  大黄指着那个老鬼,忽然问道:“你们说,这家伙穿的花花绿绿的,该不会是个太监吧?”

  我一听就崩溃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大黄竟然还有心情关心这些东西。

  后面那对年轻情侣听我们指着空无一人的驾驶座位说了这么多,都是吓得脸都白了,一个劲的嚷嚷着要下车。

  老猫回头瞪了他们一眼,估计老猫的眼神太有杀伤力,这俩人谁都不敢说话了。

  大黄这时候问道:“怎么办?车上还有别人,要不然咱们来点童子尿给他送去投胎?”

  老猫还没同意,忽然车厢后面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冲动,他现在在开车,你要是给他驱散了,这车子没人驾驶,立刻失去平衡,到时候咱们一车的人都得死在路上。”

  我们循声望去,只见车后面那个穿着中山装的老人静静地坐着,一派淡定,气场强大。

  我一听见他的声音,立即就感觉到熟悉了,我忽然想到了他的身份,他应该就是那个陈家的老鬼,陈玄策!

  我对陈玄策一直都没有什么恶感,虽然他是个老鬼,但是却屡屡出手帮我,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个公交车上遇到了他。

  我连忙走过去说道:“陈前辈,您怎么也在这里?”

  而老猫和大黄显然意识到这个老家伙不是人,他们两个警惕地站在我背后,冷冷地盯着陈玄策。

  陈玄策笑了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也是巧了,今天我正好出城办事,没想到就碰见你了,林杨,你记性不错,竟然还能认出我来。”

  的确,陈玄策以往出现,都是隐藏在青色的雾里,今天他忽然化成了人形,竟然让我第一次没有认出来。

  别说是我,就连老猫这种经验老道的趟阴人都被陈玄策骗了,果然一只鬼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几乎可以跟活人无异。

  陈玄策看了看我们,嘿嘿一笑,朝着老猫和大黄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两个不用大惊小怪,我的事情林杨肯定跟你们说过,我没有恶意,我要是想害你们,早就下手了。”

  老猫却脸色阴沉,忽然开口说道:“林杨背后的那个鬼手印,是阁下的手笔?”

  我一听这话,心里头一动,对啊,我怎么一直都忘了陈玄策,其实从一开始错坐了地铁末班车到现在,我跟陈玄策已经是第三次会面了,再加上陈玄策的能力,我这个手印极有可能是他下的手。

  我竟然因为他对我不错,一直都没有怀疑他。

  不过老猫果然心细,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

  而陈玄策听了这话,不动声色,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不是我,娃娃,你想多了,老爷子我老早就不玩这些个把戏了,你们放心吧。”

  老猫还是半信半疑,可能因为趟阴人的职业原因,老猫始终对陈玄策都心怀警惕,大黄就更加不买账了。

  而我知道,事情到了如今,陈玄策是最有可能解救我们的,我连忙恭恭敬敬问道:“陈前辈,这辆公交车,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