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八十四章 逃不掉的

第八十四章 逃不掉的

  我听到这个消息,知道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让李迟换个环境也许是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我又跟他爸寒暄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我本以为李迟离开北京也许就会一切太平了,可惜事实证明我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傍晚七点多左右,我再一次接到了李迟他爸的电话。

  这一次电话来的比较突然。我赶紧接了,电话里面,李迟父亲的声音变得有些焦急和胆怯,只听他说道:“林杨。出事了,我们迷路了!”

  一听到“迷路”两个字,我心里头就涌现出了一丝不安,因为出京的道路就只有那么几条,而现在李迟他爸竟然迷路,肯定不是客观原因,只怕是有什么东西从中作梗,而且马上天就要黑了,现在的情况显然很凶险。

  我连忙问道:“叔叔,您先别急,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现在的位置?”

  李迟他爸说道:“我们出京走的是京藏高速,本来已经到了昌平了,但是高速公路上有很多大货车堵车了,我着急出京,就下了高速走小路。这边应该是南口附近,而且是山里,现在我被困在山道里面,找不到出口了,而且走来走去,好像都是同一条路……”

  我越听越惊,李迟父亲出京的道路应该是京藏高速,从西三旗出去,过昌平,途径居庸关、八达岭,一直朝着出京的方向开过去。

  这条路我还比较了解,因为一些开往西北方向的大货车经常走这条路。再加上昌平延庆一带的高速路都是盘山路,所以一到晚上或者节假日,经常会发生堵车的情况。

  所以李迟他们被堵车逼得下了高速也就很正常,而下了高速之后。走的路更都是一些偏僻小路了,那里的环境本来就很阴森诡异,再加上天色已晚,迷路并不是什么怪事。

  我又说道:“叔叔,您现在能上网么?给我一个您现在的位置吧,我过去看看,您先别着急,不行打电话报警吧。”讨岁向划。

  李迟他爸的声音还是并不淡定,他有些着急的说道:“好,林杨,我是害怕遇到鬼打墙了,因为我绕了好几圈,好像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兜兜转转,你赶紧带着你那两个抓鬼的朋友过来看看吧,现在我最信任的就只有你们了!”

  我连忙又安慰了李迟他爸几句话,然后挂了电话,过了几分钟,李迟他爸发来了一个位置信息,看样子他们现在应该在居庸关附近的山里,而并不是南口。

  那边的山路的确错综复杂,我并没有去过几次,但是却也略有耳闻。

  我赶紧给老猫打了个电话,叫老猫和大黄出来碰头。

  见面之后,老猫一听事情的经过,脸色立马变了,他说道:“唉,李迟他们一家子也真是,做这种事情之前怎么也不问问我?”

  我看老猫神情有点不对,连忙问道:“老猫,怎么?难道李迟他爸的决定不太妥当么?”

  老猫点头:“对啊,我早就说过,四九城这些厉鬼都不是好惹的主,而且势力范围极大,他们想要控制的人,根本就无法离开京城!”

  我听得后背发麻,说道:“老猫,你的意思是李迟他们一家无论如何也跑不出去?逃不掉?”

  老猫点头说道:“就是这个意思,他们既然得罪了王家,肯定已经被王家的厉鬼盯上了,咱们那天好不容易跟那个王如君握手言和,躲过一劫,但是李迟他们一家却并没有,咱们没看到的地方,指不定有多少个厉鬼正缠着他们。本来他们要是在京城之中,还在王家的控制范围,只要他们不做什么出轨的事情,王家肯定不会对他们怎么样。但是现在他们既然想要离开……只怕会惹得王家厉鬼生气!”

  我越听越惊,连忙说道:“那现在咱们赶紧去看看吧,看看能不能挽救他们三条人命啊。”

  老猫点了点头,面色严肃的问大黄:“大黄,今天晚上要是又惹了无数厉鬼,你那斩鬼剑还管用么?”

  大黄冷汗直冒,摸着后脑勺说道:“哎呦卧槽,你玩游戏放个大招还有CD冷却时间的,我一个大活人,你难道想让我天天发大招啊?!”

  我一听这话,大概知道大黄肯定不能像前几天晚上一样威风凛凛的手撕厉鬼了,但是没办法,我们总不能坐视不理啊。

  老猫也是这个想法,他拍了拍身上背着的背包,说道:“也罢,大黄要是不能用斩鬼剑,咱们就用之前的土办法,不行还是红绳加童子尿,能制住一个算一个,反正这么多年没有斩鬼剑,我跟大黄不也成功驱了这么多鬼?事不宜迟,赶紧走吧。”

  说着我们往积水潭附近的长途车站走去,我们仨没有一辆代步工具,实在是件尴尬的事情,尤其是这一次的事发地点远在郊区,等我们过去只怕又要耽误一两个小时,到时候天都黑了。

  救人如救火,我们仨跑得一身冷汗,终于赶到了长途车站。

  上了车,我才发现长途车上的人并不算多,现在已经过了八点,天已经差不多全黑了,我看着车窗外灯火辉煌的城市,心里头忽然想起了这一切发生之前的样子。

  那时候多好,无忧无虑的……

  公交车渐渐开始驶出车站,然后出了城区,往郊区开。

  一离开西三旗的时候,外面整个环境就开始荒凉了起来,远处还有大学城的灯火星星点点,但是完全就像是沙漠中的绿洲,十分渺小。

  我看了看车上的乘客,大黄已经睡着了,老猫则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剩下的乘客里有一个年纪很大的老爷子,还有一对年轻男女,剩下的是一个很邋遢的像是喝醉了的中年男人。

  这些乘客映衬的车厢十分诡异,整个公交车上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

  就在这时,公交车上的车灯灭了……

  其实这是一种正常现象,为的不过是节能环保,一般夜间的长途车在行驶的路途之中都会把车上的灯光关闭,而等到公交车进站的时候才会打开,这样让乘客上下车的时候能够看清楚。

  而汽车行驶的时候则并不开灯,有的长途车的座位上方有照明小灯,有的则没有。

  我坐的这一路公交车很老旧,显然并没有照明的小灯,等到公交车上的灯一关闭,整个车厢就进入到了黑暗之中。

  我坐在床边,一下子从车窗看到了自己的脸,看到自己的脸的一瞬间,我吓了一跳,因为我都有点认不出自己来了。

  现在的我比之前变得阴柔了一些,也苍白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枫附身的原因。

  我看着外面黑暗的公路,心里头忽然想起了很久之前流传已久的灵异故事。

  那是关于375路公交车的故事,这个故事在北京流传极广,基本上所有人都听说过。

  故事说的是在95年的时候,也就是二十年前,当天晚上是个冬天,风很大,天很冷,375路从圆明园总站开出来,缓缓地沿着线路在公路上奔驰,就像现在一模一样。

  公交车很快在第一站停靠了,原本车上有一位年龄偏大的司机和一名年轻的女售票员,车门打开后上来四位乘客。

  乘客是一对年轻夫妇和一位年纪老迈的老太太,其中还有一个年青的小伙子。他们上车后年轻夫妇亲密地坐在司机后方的双排座上,小伙子和老太太则一前一后的坐在了右侧靠近前门的单排座上。车开动了,向着终点站香山方向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