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七十八章 北城之战(上)

第七十八章 北城之战(上)

  望着这些渐渐涌过来的白家厉鬼,我似乎一下子回到了之前在李迟疗养院的那一晚,那一天,也是看着无数厉鬼朝着我们涌过来,而那种绝望的感觉再一次弥漫在这周围。

  老猫脸上的冷汗也开始流下。而一旁的大黄仍然在翻找他的那个破旧背包。我不知道大黄是在翻找童子尿或是别的东西,但是我知道。我们这一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之前能够在别墅之中死里逃生,靠的是大黄的一柄师父传下来了玄木剑,再加上一个还算好说话的王如君,然而今天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这个白家老鬼白尊义,显然已经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我看他的样子,不杀掉我们,根本不可能善罢甘休。

  而地上的秦庆生则冷笑着看着我们,似乎在看一群等死的羔羊,我没心情去理会他,只是抱着怀中已经衰弱到不行的小枫,看着远处那些渐渐涌来的厉鬼。

  我低声问老猫:“老猫,咱们还有活命的希望么?”

  老猫并没有回头,仍然给了我一个冷峻的侧脸,他虽然已经紧张到流下了冷汗,但是还是保持着最后一丝高冷。淡淡地说道:“咱们做趟阴人的,随时都得准备好了去阴曹地府……死不死。无所谓了。”

  我听了老猫这话,按理说本应该更绝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平静,也许这就是老猫最大的魅力所在,无论情况多么紧张,老猫总是能够轻描淡写。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大黄说道:“林杨,你帮我数数,一共有多少鬼。”

  我一愣,扭头一看,只见大黄还是在埋头翻找,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找些什么。为什么翻了这么半天,但是我隐约觉得大黄似乎对这些厉鬼并不害怕。

  我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只能按照大黄的指示,开始去数隧道里面。包括白尊义在内的厉鬼的数量。

  一个、两个、三个……数了一遍,一共有三十七个。

  “大黄,有三十七个。”我连忙说道。

  “哦。”大黄淡淡的回答我。

  我不由得好奇起来,当即问道:“哦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有什么办法?”

  大黄忽然停止了翻找,扭头看了看我,大黄的一双眸子忽然变得自信了起来,让我浑身一震。

  这时候大黄竟然微笑起来,让我觉得诡异无比,在这种情况下,大黄竟然还能笑出来?他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只听大黄说道:“三十七个,还不算多吧?”

  我有点傻了,问道:“这你还说不多?”

  大黄忽然从背包里面掏出来一个檀木匣子,笑了笑,说道:“终于找到了……”之后他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还以为这一次能多杀几个,没想到只有三十七个……”

  说着,他忽然解开了自己上衣最上边的两颗纽扣,之后拽出来了一条挂饰。我看到那是一个奇怪的玉石,颜色晶莹剔透,高贵不凡。

  大黄猛地一用力,将那条坠饰的锁链拽断,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檀木匣子里,又放回到背包中。

  他慢慢站了起来,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从大黄身上源源不断地喷涌出来……

  我看到大黄渐渐站直的身子,似乎在一瞬之间高大了很多,甚至我觉得大黄的眼睛都开始变得鲜红……之前那个眉眼带笑的暖男竟然渐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

  我看到大黄的衣服无风自动,而他则缓缓从背包里面拔出来了那一柄漆黑漆黑的玄木剑!

  斩鬼剑……

  好像这把剑还有这么一个外号吧?

  斩鬼剑……

  似乎还有一个趟阴人也是叫这个外号吧?

  那么大黄……

  等大黄将玄木剑完全拔出背包的时候,我看到他整个人似乎都变了个样子。

  再也不是那种一言一语都带着笑容的暖男,但是却也不是老猫那种冷酷严肃的高冷男子,他整个人给我的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杀!

  我甚至连看他的背影都觉得这家伙浑身散发着杀气,似乎他自己就是一柄剑,他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屠杀……

  而他的脸上,也再也没有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现在的大黄,比厉鬼都要可怕,比白尊义都要恐怖无数倍!

  不仅是我,连旁边的老猫都大惊失色,他怔怔地看着一旁的大黄,像是这辈子头一次见到他一样……

  而大黄却冷笑着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无情的红眼睛之中流露出戏谑的意味,只听他缓缓说道:“本来以为头一次出手,怎么也要斩杀上百,没想到只有三十七个……”

  话音未落,他手上那一柄不过两尺来长的漆黑木剑,忽然腾起了一股淡淡的烟雾,我看到大黄身子一倾,猛地朝着白家厉鬼所在的隧道之中冲去,那股气势和速度,完全不逊于出站的地铁!

  “大黄!”激动之下,我也顾不得别的了,只是疯狂的喊着大黄的名字,就像是在演唱会上看到了我最喜欢的歌手。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为什么大黄竟然这么厉害,他又为什么一直以来都隐藏着自己的实力。老猫口中所说的那个外号叫做“斩鬼剑”的男人,究竟是不是就是大黄?

  然而这时候,大黄已经冲到了厉鬼之中,我看到白尊义直接被大黄掀翻在地,并没有挡住大黄势如破竹的冲击。

  而大黄也显然并没有擒贼先擒王的意思,他掀翻了白尊义之后,立即冲到了厉鬼所在的隧道之中,漆黑的斩鬼剑上下翻飞,而厉鬼的哀嚎声立即开始响彻整个隧道。

  大黄的玄木剑一接触到厉鬼的身体,那些厉鬼立即像飞灰一般四散开来,我看到整个隧道里面都弥漫着一股腐臭的气味,和无边的烟尘,显然是这些厉鬼已经烟消云散……讨鸟司圾。

  小枫躺在我的怀里,一嗅到那种诡异的气味,她立即就开始生出了剧烈的生理反应。

  我感觉小枫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着,上身开始猛地往上抬起,而下半身则始终压在我的腿上……

  我知道小枫很有可能是在嗅到这些气味的时候,产生了想要吞噬他们的冲动,但是以小枫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太可能冲过去。

  大黄仍然如同虎入羊群一样砍杀着厉鬼,然而那些厉鬼却也并不是毫无反击之力,我看到大黄的胳膊上,身上,渐渐开始布满了挠痕,这些厉鬼显然在做最后的反抗。

  老猫看的起劲,也是连忙从包中掏出来一瓶童子尿,加上一根红绳,朝着厉鬼所在的隧道冲了过去。

  白尊义手足无措,不知道究竟是先要对付疯狂状态的大黄,还是先将我们几个制服……

  就在这时,我忽然觉得后面有声音传来,回头一看,秦庆生竟然挣扎着来到了我的背后,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钥匙,正准备朝着我的后背刺过来。

  我厌恶的瞪了他一眼,猛地站了起来,朝着他的脑袋狠狠踢了过去!

  秦庆生虽然膝盖严重受伤,并不能太迅速的移动,但是显然身体还是很坚硬,一脚下去,秦庆生被我踢得滚到一边,而我自己的脚却也疼得厉害!

  然而就在这时,梁小枫忽然一声低呼,身形一闪,朝着隧道里面冲了过去……

  我吓了一跳,因为秦庆生,我怀里的梁小枫被人控制,被自己厉鬼的本能所驱使,竟然向最凶险的地方冲去……我连忙去追,可是却完全追不上她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