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七十六章 活人炼尸

第七十六章 活人炼尸

  “尸斑?”

  我听到秦庆生竟然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身上一下子冒出了冷汗,手中的桃木剑也连忙举了起来。

  我后退了两步,用桃木剑指着秦庆生,低声对大黄和老猫说道:“你们两个听到刚才秦庆生说什么了么?”

  大黄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听到了,他说他身上的是……尸斑?”

  就在这时。秦庆生按在小门上的那只手忽然扭了一下,我听见咔吧一声响,知道秦庆生现在根本就不是在开门,而是在锁门,虽然我不知道秦庆生究竟为什么死了,现在我面前的他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是我显然看得出来,秦庆生并不想让我们出去。

  我用桃木剑指着他,低声问道:“老秦,你……这是怎么回事?”

  秦庆生嘿嘿笑着,扭过头来看着我们,我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到了一丝死亡的气息,他笑了笑,说道:“林杨。你不是想问为什么上一次浩然出事了,惨死在白家坟隧道之后,我为什么还不赶紧跑,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工作么?你不是想知道么?”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头已经明白了大概。

  果然,秦庆生继续说道:“现在我就告诉你为什么,因为那件事情之后,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不该看到的东西?”大黄似乎还比较冷静。他看着眼前生死不明……或者说已经死了的秦庆生,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秦庆生却并没有搭理大黄。而是继续看着我,一双眼睛之中渐渐流出了红色的眼泪……或者说是鲜血……

  他冷笑着说道:“林杨啊林杨,你可知道因为上一次你偷摸进来,害得我跟着你,看到了不该看见的东西,而这一切的后果,就是我也死在了这里啊!”

  我听得后背冷汗直冒,连忙说道:“对不起老秦。我不是故意连累你的……”

  大黄却连忙从后背拍了拍我,低声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情肯定不怪你,他跟你找浩然的那天根本就没有进隧道,所以他的死一定另有蹊跷……”

  但是秦庆生却根本没有听大黄的话,他怪笑着找我们走了几步,说道:“林杨,可惜啊可惜,你只知道救人,但是你却想没想过,你有没有这个能力?”

  我看了看身后的老猫和大黄,当即说道:“我有能力也好,没有能力也罢,我只做我认为对的事情!”

  秦庆生嘿嘿笑着,说道:“该做的事情?我看你就是蠢,你觉得什么该做?送死?这就是该做?好,既然你认为送死就是该做,那么你活该死!”

  我看秦庆生已经丧失了理智,不由得心里头一冷,低声说道:“秦庆生,我林杨的确没什么本事,也不是什么救世主,但是我知道,人生在世,跟朋友们相交,靠的就是义气两个字,就算我知道我的能力不一定能够救出他们来,但是我也绝不会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苟且偷生,哪怕是能跟我的兄弟、朋友死在一起,那也比一个人躲在安全的地方苟且偷生来的光明磊落!”

  秦庆生忽然停了下来,开始鼓掌,他脸上带着嘲讽的表情,说道:“好啊,好一个光明磊落啊,林杨,我看你真是天真的可以,你觉得你自己这就是大丈夫了?就了不起了?呵呵,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不仅仅是你,你身后这两个阿猫阿狗,也要跟你一样,死!”

  说到这里,我忽然觉得隧道里面阴冷阴冷,阴风朝着我的后背疯狂吹来,与此同时,我听到隧道的尽头忽然传来了哭声……那是无数人的哭声,最开始像是风声,但是到了后面,简直有山呼海啸之势!

  连老猫脸色都开始变得紧张起来,他低声说道:“完蛋,看样子咱们中计了,白家肯定在刚才已经做好了谋划,他就是想要将咱们三个一网打尽!”

  大黄则低声问道:“师父,那可怎么办?咱们没办法出去了?”

  老猫盯着秦庆生背后的铁门,说道:“出去也不是没办法,咱们必须在短时间之内搞掉那个秦庆生……”

  话音未落,我连忙纵身而出,朝着秦庆生扑了过去,这件事情是因为我而起,我绝对不能连累了老猫和大黄。

  我的出击很突然,我觉得秦庆生肯定没有料想得到,果然,等我冲到了秦庆生附近,我看到他脸色大变,脖子上的尸斑都抖了一抖。

  我轰然一声,撞击在秦庆生的腰间,腰眼是人类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再加上刚才我的冲击力,我有信心一下子将他撞倒!

  然而我却想得太美好了,我忘了现在的秦庆生已经不是人了!

  我感觉撞倒的地方坚硬冰冷,就像是撞在大理石上面,秦庆生纹丝不动,我却疼得难受。但是我不肯放弃,双手用力,猛地去揪扯秦庆生,想要将他摔倒在地。

  然而这一次还是没有成功,不知道为什么,秦庆生的力气相当大,我只觉得自己拽的好像是一棵参天大树,用力之下,只听呲啦啦一声响,秦庆生的衬衣被我撕开了一条口子,但是秦庆生却并没有受到影响。

  在撕掉了他腰上的衬衣之后,我忽然一愣,发现秦庆生的腰间,在脊柱的部位,竟然钉着一个硕大漆黑色的铁钉,这个钉子的钉帽大概有碗口那么大,可以想见这个钉子已经硕大到了什么地步!

  难怪秦庆生死了,任何活人在腰间被钉上这么大的一颗钉子的时候,肯定都已经活不成了……

  我还没来得及再战,老猫却在我背后低呼一声:“活人炼尸?好狠辣的手段!”

  我回头问道:“什么活人炼尸?你说老秦被活人炼尸了?”

  老猫点了点头,厉声喊道:“林杨,小心!”

  就在这时,我只觉得头顶上风声呼呼地响,秦庆生显然不甘示弱,开始反击了,虽然我并不明白老猫口中的这个活人炼尸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显而易见的是,现在的老秦,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对手。讨土边亡。

  好在我动作还算灵敏,低头一闪,从秦庆生拳头底下闪了过去。但是秦庆生显然没有留情,一拳过后,下一拳立即就攻了过来。

  我再次闪躲,但是同时桃木剑刺出,虽然现在的老秦并不是鬼,但是我想桃木剑多少应该还有些作用。

  一刺之下,立即得手,桃木剑猛地戳中了老秦的后背,但是我却判断失误,这桃木剑根本对老秦造不成任何伤害。

  这时只听老猫在背后说道:“林杨,现在秦庆生应该是走尸,不算是鬼,不能用桃木剑!”

  我点了点头,一边继续闪躲,一边问道:“不能用桃木剑,那我应该用什么?”

  话音未落,只见大黄揉身而上,从口袋里头翻出来了两张黄纸,说道:“用符箓!”

  我牵制着秦庆生,那边大黄已经跳了过来,手上动作飞快,啪啪两声,将手上的黄纸朝着秦庆生贴了过去,我看到大黄手法娴熟,一张黄纸贴在了秦庆生的脑门,另一张贴在了秦庆生的胸口,贴下之后,黄纸接触到的皮肤忽然冒起了黑烟,而秦庆生则嘶声吼叫了起来……

  看样子真的管用,而且秦庆生的动作立即减缓了。

  我看准时机,也不顾之前跟秦庆生的交情,朝着他的膝盖猛地一脚踹了过去。这是平时我跟别人打架的时候用的黑手,一般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用,实在打不过要逃命的时候才用。因为膝盖乃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只要找准了角度,一脚下去,别人基本上就动弹不了了。

  咔吧一声响,秦庆生便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