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七十五更 老秦

第七十五更 老秦

  但是这个使者的语气又是令我不容拒绝的,再加上白家三位老鬼始终对我虎视眈眈,我权衡片刻,立即觉得上地铁兴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如果留在这里。恐怕只有被杀的下场。

  想到这里,我赶紧拽起来钱保国。低声问了几句:“老钱,你还能动弹不?”

  问了几句之后,钱保国还是没有反应,这小子虎背熊腰的,难不成要我背他上去?我赶紧狠了狠心,左右开弓抽了他四五个大嘴巴子,终于把这家伙打得哼唧一声,醒转了过来。

  我看他脸色苍白,也不让他看周围的那些厉鬼,赶紧说道:“快,老钱,咱们上地铁,快走。”

  说完,我拉着老钱就赶紧往地铁上走。我一直听见背后他们几个低声窃窃私语,但是他们具体说的是什么,我却并不知道。

  我知道白家这一次只怕是在劫难逃了,王家的陷害再加上我最后的补刀,足够让白家吃不了兜着走。讨土边血。

  虽然我还是不明白这个所谓的使者究竟有什么能力,隶属于谁,但是看得出来,这个使者在阴间恐怕是掌管秩序的人物。就算是强大的白家都远远不敢违背使者的意思。

  就在这时,我和钱保国终于上了地铁。我看到站台上的使者挥了挥他胖嘟嘟的小手,地铁车门嘟嘟嘟的关闭,之后整个地铁猛地朝着站外的方向驶了出去。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个方向应该是北土城车站,而大黄和老猫应该就在隧道的某一个位置里找我,我不由得有些紧张,如果他们两个还在隧道里的话,那么这辆地铁岂不是要撞上他们?

  我赶紧又试着给老猫和大黄打电话。可是还是没有接通,电话里一直都传来呲啦啦的声音。

  而我身边的钱保国不知道是因为惊吓过度还是别的原因,现在一言不发,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地铁的窗外。

  然而窗外除了无尽的黑暗之外,什么都没有……

  大约五分钟之后,我感觉整个隧道变窄了,然后地铁的速度明显减慢了下来,到现在我终于明白那个使者并没有杀我的意思,而是想要把我送出白家坟。看起来灵照大和尚说的不错,阴间的鬼也有阴间的秩序,他们不会轻易杀害阳间的人。

  就在这时,地铁停下了,车门打开,我往外一看,只见这里就是北土城外的那个小门里面的狭窄隧道,我连忙对老钱说道:“老钱,快下车了。咱们出来了。”

  钱保国点了点头,朝着我走了过来。

  因为这里不是站台,所以地铁车门和地面还有不低的距离,我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看到老猫和大黄,只是地铁前面远处隐隐约约像是有个人影在晃动。

  我紧张之下,刚想去叫,忽然只觉得后背有人推了我一把,一下子失去平衡,猛地摔下了地铁……重重的摔在了隧道的地面上!

  疼死我了,我翻身起来,破口大骂,一抬头,却看到钱保国站在地铁车门里,正笑着看着我。

  他的笑容很奇怪,像是一种狠毒的、轻蔑的笑,这种笑容我从来没有从钱保国的眼神里看到过。因为之前钱保国在地铁上始终都保持着一副痴呆的、吓傻了的样子,现在看到钱保国这个样子,我不由得浑身都泛起了寒意。

  为什么钱保国会这样?难不成他现在还在被白家的老鬼控制着?他为什么要把我推下地铁?这么做的意义又是什么?

  我一时间有点傻了,就在这时,地铁的车门忽然关了起来,钱保国并没有下来,而是随着地铁朝着下一站的方向继续开去……

  我整个人都有点蒙了,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我有些手足无措,我连忙爬起来,望着地铁渐渐远去,又看了看身后,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谁?谁在那?”

  我回头一看,只见远处的人影晃了晃,朝着我这边走来,我听刚才的声音有点像大黄,不由得有些激动,我赶紧迎着人影跑了过去,只看到远处的人影晃了晃,似乎是有三个人。

  我追了过去,看到大黄、老猫、秦庆生,三个人拍了个一字长蛇阵朝着我们走了过来,奇怪的是刚才老秦明明在小门的外面没进来,怎么忽然就钻进来了?

  他们显然没有料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大黄说道:“林杨,你刚才去哪了?我跟师父一转眼就看不见你了……”

  我连忙解释了一下,按照我们的推测,之前那个诡异的事情应该是鬼打墙,我又看了看秦庆生,说道:“你不是说你不进来么?怎么又钻进来了?”

  秦庆生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哎呀,我看你们半天没出来,有点担心,干脆就过来看看,谁知道走了半天就看到大黄和老猫这两位没头没脑地在隧道里头走,你却找不到了……后来一问才知道你跟他们走失了。”

  我摇头叹气,又将在白家坟里面的见闻说了出来,老猫他们听的面面相觑,显然都有些惊讶,而且就算博闻如老猫,也始终不明白那个所谓的“使者”究竟是什么身份。

  至于钱保国,老猫则断定他出来之后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钱保国,而是被白家的老鬼用另一种奇妙的方式控制住了。至于这个方式,因为老猫没有当面看到,无法断定究竟是哪一种,但是大概如鬼拉线异曲同工。

  说到这里,其实问题也就出来了,那就是白家坟现在除了三位白家的厉鬼之外,还有一个神秘的“使者”,这个使者恐怕是王家引来,为了惩戒白家厉鬼滥杀无辜的。

  而钱保国跟我好不容易被使者送到了地铁上,本来可以脱险,但是白家的厉鬼却暗地里用一种别人无法察觉的方式控制住了钱保国,并且让钱保国把我推下地铁,扔在了这个北土城的隧道里。

  而钱保国却坐着地铁走了,他去到哪里,在哪一站下车,我都并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现在还是被厉鬼控制着,只怕还是有生命危险……

  而白家的厉鬼为什么要让我在这一站下车呢?难不成他只是为了让我能跟大黄他们汇合?

  我想了想,始终觉得这件事情里面有大问题,我低声问道:“老猫,你说白家的厉鬼让钱保国把我放在这里,跟你们汇合,是为了什么?”

  老猫脸色严肃,想了一会,说道:“这并没有什么道理,如果白家的厉鬼想要你的性命的话,大可以直接在地铁上让钱保国杀了你……如今把你放在这里,反而是让你找到我们,给你增添了生存的机会……”

  这时候秦庆生笑了笑,说道:“哎呀,林杨,你好不容易逃出来了,那个叫钱保国的也坐地铁走了,咱们就别在这阴森的隧道里头逗留了,咱们先出去,回到外面,该怎么商量怎么商量,你看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说道:“老秦说的不错,这里面太阴森了,咱们还是先出去吧,要不然白家的老鬼只怕随时都能找上来。”

  说着我便跟着秦庆生往隧道旁边那扇小门那边走去。

  走了两步,我忽然想到之前我们进来之后,那扇小铁门就立即关上了,不知道究竟是老秦做的手脚,还是这扇小门出的问题。

  我刚想问问老秦,一抬头,忽然看到老秦脖子上有好大一片淤青。

  我眉头一皱,低声问道:“老秦,我怎么看你脖子上青了一大块呢?你脖子怎么了?”

  老秦阴测测笑了笑,低声说道:“没啥,林杨,那不是淤青,是尸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