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七十四章 使者

第七十四章 使者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忽然看到光线一暗,之前那种诡异的声音都消失了,这时候,远处的站台上忽然多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很奇怪,顶多不过一米左右的高度。看上去胖嘟嘟的,好像是个孩子的身影。

  怎么会有小孩在这里?他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然而就在这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我看到白尊仁、白尊智,甚至还有那个性格乖张任性的白尊信,居然都对着那个小孩子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在这个时候,连那个一直隐藏在黑雾之中,身份神秘的白尊仁都已经现出了原型,我看到白尊仁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左右,年轻得很,但是整个人却透着一丝苍老,从我的角度,还是无法看到白尊仁的全貌,但是他却再也没有之前那么神秘了。

  只听这三个老鬼同时毕恭毕敬地说道:“使者。”

  “使者?”我不由得脱口而出。诧异问道,难不成这个胖嘟嘟还带着一点婴儿肥的小孩,是个使者?

  他是谁的使者,又从何而来呢?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那个胖嘟嘟的身影一晃,忽然就到了我的面前,他站在我和白尊信之间,我能够看到他整个的身影。

  他很奇怪。看样子应该是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孩,小胳膊小腿都肥嘟嘟。还挺萌的,但是我却看不到他的脸,因为他的脸上带着一个庙会上经常能够看到的那种大头娃娃的面具。

  这种面具有时候舞龙舞狮的时候,最前面的演员也会戴,这个娃娃戴的面具型号较小,而且制作也相对精良一些。

  他身上穿这个肚兜,只不过这肚兜却不是红色,而是黑色。他脚上还蹬着一双虎头鞋,反正不管从任何角度来看,他都是个可爱的萌娃娃。

  可是我心里头却知道,这个萌娃娃身份绝对不同凡响,就算他不是什么厉鬼的话,肯定也是某个厉鬼,或者在这个地下世界手眼通天的人物的下属。

  因为就连白家这三个不可一世的厉鬼都要对他恭恭敬敬的喊一声使者。

  就在这时,使者忽然开口了,他静静地说道:“白尊信?”

  他一开口,我立即就吓了一跳,看上去一个娃娃一样的使者,说话的时候,声音竟然无比苍老,就算是刚才的白尊仁和白尊智,都没有这个娃娃的声音那么沧桑、老迈。

  我看到白尊智在听到使者喊他弟弟的名字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着,冷汗已经开始流下来了。显然,这个使者的能力肯定会让整个白家都到了震恐的地步。

  而白尊信也再也不敢任性了,他就像一只温顺的绵羊一般,缓缓地走到了使者的旁边,低头说道:“使者,您有什么吩咐?”

  使者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大头娃娃面具,忽然笑了起来,笑声阴测测的很难听,就像是夜里头的怪鸟。

  我看到这种景象,心里头不禁有点不寒而栗,强烈的反差感让我感到莫名的一种恶心。

  只听使者笑了一会,伸出手来拍了拍白尊信的脸,白尊信在使者面前虽然猫着腰,但是还是比使者高出了一大截,使者拍他脸的时候,不由得费了很大的功夫,这也让使者多少有些不爽。

  拍了两下之后,使者笑着说道:“今天你又想杀人了?”

  使者这句话很有意思,他这么说的意思,就是白尊信不止今天杀人,“又”字表示了白尊信之前也杀过人,而且好像还是常事。

  白尊信一听这话,脸色立即就变了,再也不想刚才那种疯疯癫癫,而是十分惶恐的说道:“没有啊使者,我并没有杀人啊……”

  而他身后的白尊仁和白尊智显然也都冷汗直流,我忽然意识到了问题,这个使者很有可能是王家的人引过来的,而王家引来使者的目的,就是陷害白家。

  看样子这个使者对于四大家族,有一个管理或者监督的作用,之前王家将浩然在白家坟害死,并且嫁祸于白家,使者显然有所耳闻,如今王家又再一次将钱保国送入了白家坟中,就是想让白家的恶鬼害死钱保国。

  白尊信年纪还小,性格又比较乖张,城府不够,差点害死了钱保国,如果不是我突然赶到的话,现在的钱保国应该已经是个死人了。

  而使者却正好趁这个时候过来,他肯定会目睹白尊信害死钱保国这一事实,这样一来,白家杀戮阳间活人的事情就可定会被坐实,而王家就可以成功的谴责白家这种疯狂报复的行为。

  果然,那使者冷笑了两声,指着不远处的钱保国,问道:“白尊信,这是怎么回事?阳间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咱们地下的禁地吗?!”讨土亩划。

  白尊信连连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使者又笑了笑,但是笑声之中已经有了某种轻蔑的意味,他说道:“白尊信,咱们的规矩,我想不用我再多费唇舌了吧?”

  这时候白尊仁连忙插口说道:“使者,请让我多说一句,这件事情肯定是个误会,我弟弟性格乖张,难以自控,这是中了别人的奸计。这个阳间人林杨知道事情的经过,这些都是王家的阴谋设计,不信你可以问林杨啊!”

  我一听这话,这才明白了之前白尊义一定把我在地铁里对他说的话转告给了白家的其他人,之前我欺骗白尊义,说白尊礼是王家害死的,但是王家自己弄死浩然,嫁祸白家的事情我却并没有骗他。

  现在如果我将这件事情转述给这位使者,白家肯定可以躲过一劫,但是我却并不想这么做。

  因为就在刚才,白尊信还想要杀死我,而白尊仁更是连我背后的手印是何人所下都不愿意透露,白家既然这样对我,我自然也没必要帮助他们。

  他们对我不仁,那我必须对他们不义!

  想到这里,我冷笑了一声,说道:“白尊仁,你想威胁我跟你一起欺骗使者么?你好大的胆子呀?”

  白尊仁听了这话,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缓缓地转过脸来,我看到了一双怨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但是我并没有被他的眼神吓到,因为我知道,白家早已经对我恨之入骨,就算我今天帮了他们一把,到时候等他们缓了过来,还是不会给我好果子吃。

  使者却又笑了起来,这一次他笑得十分夸张,像是开心的大笑,他转过来看着我,从面具眼睛的两个窟窿里面,我看到了一道凛冽的寒光。

  那应该就是这位使者的目光。

  使者笑了一会,这才说道:“白尊仁,这是咱们阴间的事情,没必要拉着两个阳间的人一起来听吧?刚才这孩子说的话你也听见了,想要骗我?哼哼……胆子倒还不小。”

  白尊仁冷汗直流,也并没有说话,只是怨毒的瞪着我。

  我心里头忐忑不已,因为我不知道这个使者到底对我是什么态度,显然他对阳间的人也并没有什么好感。

  而就在这时,使者忽然一挥手,指着站台边上停靠着的地铁,说道:“你带着那个晕倒的孩子,赶紧上车吧,我送你们一程。”

  我一愣,有点困惑,并不明白这个使者的意思,送我们一程?指的是什么呢?是送我们回到北土城,离开白家坟,还是送我们去……阴曹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