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七十三章 三位老鬼

第七十三章 三位老鬼

  仁义礼智信,白尊信口中的三哥,应该就是被陈玄策吞噬掉了的白尊礼了。

  只听那团黑影里面,那个阴测测的声音怒道:“胡闹!你三哥早就没了!回不来了!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我听那个“大哥”的声音十分阴冷无情,就算是谈到白尊礼没了的时候。声音里面也没有一丝喜怒,我愈发觉得这个大哥。应该就是白尊仁的厉害,这样无情的人物,无论在阳间还是阴间,往往都是能够兴风作浪的。

  而钱保国仍然苦着一张脸,不依不饶的说道:“不行,大哥,我不干,我要玩这个家伙……”

  这时候,黑雾渐渐朝着我们靠拢了,我忽然看到那个黑雾的后面其实还有个人,一个瘦小猥琐的人。

  那个人有点像电视里面古装剧里的师爷,戴着副眼睛,猫着腰,就差一个长着毛的大黑痣了。他快步超过了黑雾。走到了柱子旁边,低声说道:“老五,听四哥一句劝,大哥刚才说了,咱们中计了,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这个阳间人,显然是王家的那群老不死给咱们送过来的……”

  “四哥?”我心里头暗暗想道,“没想到这一个晚上。白尊信、白尊仁、白尊智,这三位从没见过的白家老鬼竟然都出来了……听人说过。这五兄弟虽然不是白家最厉害的鬼,但是却是白家最活跃的中流砥柱。

  我愈发紧张了起来,因为那个从黑雾后面走出来的老四白尊智,一看就人如其名,是个老奸巨猾的东西。

  白尊信还想要借着钱保国的口说一些什么,但是白尊智轻轻一挥手,只听“啪”的一声响,拴在钱保国肩膀上的两条绳索一下子就失去了力道。断开了。

  而钱保国一下子两眼翻白,重重摔在了地上。我赶紧冲了过去,扶起了地上的钱保国,钱保国进气少出气多,虽然还活着,但是显然也已经昏迷不醒了。

  老四白尊智理都不理我,而是自顾自的跟白尊信说着:“老五,之前那个王家的小子,王浩然,不就是莫名其妙死在了咱们白家坟外面的隧道里么?你还记得这件事么?”

  我听见柱子后面的白尊信不情愿的嗯了一声。

  白尊智倒是对这个老五很有耐心,他又说道:“林杨这小子已经跟你二哥说了,王浩然是王家的人自己弄死的,王家把王浩然引来这里,又给弄死了,目的就是栽赃嫁祸啊,他们王家想让咱们白家背着个黑锅啊!”

  白尊信“哦”了一声,似乎对这件事情并不感什么兴趣。

  白尊智则依然是苦口婆心的劝说,他又说道:“现在咱们白家坟地铁站里头莫名其妙又多出来了一个人,你想想啊,肯定又是王家老鬼们的计谋,他们就等着咱们上钩呢,只要咱们不小心把这个阳间的人害死了,那么其他三大家族就算是坐实了咱们的罪名,以后不管浩然究竟是谁杀死的,咱们白家都是板上钉钉的罪魁祸首,你明白么?”

  我并没有听见白尊信的回答,过了很久,我看到一个挺拔但是带着一丝病态的身影缓缓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

  这个人穿着一身老旧的军装,虽然老旧,但是还算笔挺,只是他的身子特别的瘦,就像是大病了一场,瘦得像根竹竿子。

  他穿着一双军靴,梳着一个大背头,整个人的打扮和白尊礼特别相似,唯独那一张脸,并不像是白尊礼,而像是京剧里画着脸谱的人。

  他就是白尊信,那个乖张任性的白尊信。

  白尊信看了瘫倒在地上的钱保国一眼,轻蔑的笑了笑,似乎对个被他玩弄了一番的人已经不敢兴趣了。

  我看到他走了过来,心里头有点不寒而栗,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白尊信看了两眼钱保国之后,一双冰冷的眼睛忽然死死盯住了我,我感觉他眼神之中全都是杀意,一下子吓得冷汗扑簌簌下来。

  白尊信又朝着我走了几步,等到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他弯了弯腰,竟然蹲了下来,他伸出了一只修长苍白的手,忽然朝着我的脸孔摸了过来。

  我厌恶的举起桃木剑,朝着他的手掌刺去,他一闪躲,嘿嘿笑着说道:“大哥,四哥,你们不让我杀那个小子,我听你们的,但是这个林杨,我想要弄死他!”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由得又惊又怒,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恨不得立即举起桃木剑跟他拼命。

  但是我却明白,眼前白家五兄弟之中的三个人都在场,只要我一动手,那么在这三个人的追击下,我将没有生还的余地。

  这时候,那团黑雾忽然猛地涌了过来,我听见黑雾之中,白尊仁冷声说道:“老五,放肆!你觉得你杀这两个人任何一个,或者将他们两个全部杀死,有什么区别吗?”

  白尊信嘿嘿一笑,问道:“怎么没有区别?林杨可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啊,要不是他,咱们白家怎么会这么狼狈?”

  这时候白尊智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他笑着说道:“老五,听四哥一句,你想杀谁都可以,但是却不急着这一时呀,林杨这小子……哼哼,是跑不掉的,对不对,林杨?”

  我回头怒目看了白尊智一眼,对于他这种半死不活的语气,我十分反感,但是听到他说我是跑不掉的,我忽然一愣,想到了背后的手印。

  我连忙厉声问道:“白尊智,我背后的鬼催命,是你给我下的?”讨土亩技。

  白尊智却闻言一愣,似乎并不知道我背后还有个大手印,他猛地一伸手,我感觉后背上凉风一起,之后衣服竟然被掀了起来,白尊智看了一眼,摇头问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黑雾里白尊仁并没有立即回答,我感觉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只听他一直缓缓的沉吟着,过了足足半分钟,白尊仁才说道:“老四啊……我看咱们四大家族之间的联盟,只怕是就要结束了啊……”

  我听了这话,一下子意识到了问题,这白家老鬼白尊仁一定认出了是谁下的手印,否则的话,他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想都不想,连忙问道:“请问这手印是谁给我下的?”

  话一出口,我已经意识到问题,因为就算现在白尊仁没有想法杀我,但是他也显然并不是站在我这一边的,我们两个只是敌人,并不算是朋友。

  果然,黑雾里面的白尊仁阴测测地笑了笑,然后说道:“小兔崽子,你还问我问题?告诉你,你根本不配!”

  我被他一说,只觉得浑身发冷,但是我也并不愿意咽下这口气,我冷冷说道:“没什么配不配的,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算了。”

  那白尊仁显然很有城府,并没有跟我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争论下去。

  但是白尊信却忽然站了起来,指着我说道:“大哥,我还是想干掉这小子。”

  黑雾里的白尊仁没有立即反应,但是我却看到白尊信朝着我伸出了一双惨白的手,我心头一动,知道要遭。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了一阵诡异的声音,那似乎是唢呐的声音,还夹杂着一些鸣锣开道的声响。

  我眉头一皱,循声望去,只见地铁隧道的尽头隐约有亮光传来,但是这个亮光十分诡异,忽明忽灭,摇摆不定,处处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氛围。

  我隐约听见白尊智“咦”了一声,之后问道:“今天怎么会是使者出来的日子呢?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