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七十一章 进站

第七十一章 进站

  我足足冷静了五分钟,终于从刚才的震惊之中缓了过来,手机中的照片已经完全静止了下来,钱保国带着一抹诡秘的笑容,似乎在静静地看着我。

  我连忙点击了一下屏幕。退出了全屏,重新回到帖子里。然而帖子里再也没有回复,至少现在没有,我知道看到这张诡异的图片的肯定不止我一个人,但是他们为什么都没有回复呢?是不是说明他们看到这张图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不能够再回帖了呢?

  我不敢再想下去,毕竟我现在自身难保,也没什么心情去管别人了。

  我赶紧关掉了手机,尝试着给大黄发了个信息,可是信息发出去之后过了很久,始终没有回应。

  我想了想,觉得也许原路返回是个比较好的方法,决定了之后,我开始掉头往回走。

  一般来讲,隧道里面都是会有一些指示灯的。这些指示灯常年亮着,可是这条隧道里面根本没有,这也让这条隧道变得更加诡异莫名。

  走了一会,我忽然感到隧道开始变得宽阔,我心里头隐约觉得不对,之前我们来的时候在狭窄的地方走了很久。可是我返回只走了这么一会,为什么地铁隧道就变得宽阔起来了呢?

  我越想越奇怪,不由得渐渐停住了脚步,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前面不远处竟然有光亮传来!

  什么情况?前面有什么东西么?

  我连忙又往前走了几步,等到隧道三拐两拐之后,我忽然看到了两束光线照射了过来!竟然是地铁!前面的隧道里,停着一辆地铁!

  奇怪!

  我心里头咯噔一下子,忽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我知道这辆地铁为什么停靠在这里,又为什么开着灯了,这好像就是钱保国坐着来到白家坟的那一辆地铁!我本来以为我自己是转身原路返回了,原来我竟然来到了白家坟地铁站!

  我刚才根本就不是往回走了,而是继续往前走!而这一切,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鬼打墙!我遭遇到了鬼打墙!

  没想到我莫名其妙的一通折腾之后,竟然来到了这个神秘莫测的白家坟地铁站。想到这里。我心里头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惊恐,毕竟我这一趟过来,目的就是来白家坟地铁站找到失踪的钱保国。

  我想到这里,也顾不上想白家的底盘有多么凶险,我连忙迈开大步,朝着地铁的方向走去。

  这辆地铁停靠在站台旁边,正好在车尾和隧道的缝隙处有一个楼梯供我爬上去,我站在隧道里面看了看,只见站台上空空如也,什么人都没有,我有些奇怪,钱保国不知道去了哪里?

  等我沿着楼梯爬到一半的时候,我终于看到远处站台的尽头,一根柱子旁边,钱保国正半靠着坐在那里。

  我赶紧三步两步爬了上来,朝着钱保国跑了过去。

  白家坟地铁站十分老旧,虽然应该是在十号线的沿线上,但是整个站台的设计很类似地铁一号线里面的构造。整个站台都散发着一股腐臭的味道,十分难闻恶心。讨低肠号。

  而这辆地铁车门全部开着,灯也亮着,但是车上就是一个人都没有。

  我也没时间去调查这辆地铁和这座站台了,我赶紧跑到了钱保国的身边,低头一看,只见钱保国双目紧闭,好像已经失去意识了。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脖子,只觉得他的皮肤冰凉无比,但是还有脉搏,应该没死。

  我赶紧抓住他的肩膀轻轻摇晃了一下,问道:“钱保国?钱保国?你还活着么?”

  喊了两句,钱保国并没有什么反应,这下子让我有点着急,他靠着柱子坐着,整个身子却不自然的提着,让我忽然觉察到有一丝诡异。

  一个人如果已经失去意识的话,那么身体会很自然的瘫软下去,肯定无法用这种诡异的方式坐着的,但是现在的钱保国就是这么不自然的坐在这里,难不成还有别的蹊跷?

  想到这里,我试探性的推了一把钱保国,想把他推倒在地,可是等我用力之后,钱保国的身子只是轻轻地朝着左边偏了一偏,很快之后,他竟然又恢复了自然,变成笔直地靠着柱子坐着了。

  “奇怪?”我一愣,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为什么钱保国能够这么坐着呢?他的身体到底有什么诡异的问题呢?我忽然又想到了之前那张伪科学的自拍照,一个双手都背在背后的人,到底是怎么样给自己拍下了自拍照?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钱保国的肩膀上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好像是蜘蛛网……又好像是……两条丝线!

  这两条丝线缓缓的向后延伸,一直延伸到钱保国背后的巨大的柱子后面……而柱子后面的东西,因为我被挡住了视野,就再也看不清楚了。

  “这是……”我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只怕钱保国现在并不是正常晕厥,而是……“鬼拉线!”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二话不说,先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几步。

  果然,就在我跳起来的一瞬间,我忽然看见钱保国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他无助但是却又带着一丝凶残的看着我,眼神之中的感情是复杂的,我不知道他到底遭到了怎样的事情,但是现在的钱保国,真的已经有些吓人了!

  而与此同时,我忽然看到钱保国背后的柱子后面,猛地探出来一张脸!那是一个惨白惨白的脸,看样子应该是个少年男孩,十八九岁的样子,模样倒还英俊,但是只是一张脸惨白的吓人,竟然像是京剧里面的脸谱!

  他长着一双狭长的凤眼,梳着大背头,眼圈漆黑,像是没睡醒的样子,又像是烟熏妆,而整个脸孔上的皮肤则像是刚刚漆完的大白墙,白的吓人,更诡异的是他的一双红唇,虽然薄薄的,但是却是鲜红的颜色,用一句土话来说,就像是刚刚吃完了死孩子。

  我吓得一个激灵,脱口而出问道:“谁?!”

  那张白脸一下子缩到了柱子的后面,并没有理我,但是钱保国却忽然开口说道:“林杨,你不认识我了么?”

  我听见钱保国的声音阴阳怪气,根本就不是他本来的声音,而是像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又后退了两步,问道:“你不是钱保国,你究竟是谁?”

  但是此时我已经意识到了,那个柱子后面的大白脸显然是个厉害的人物了。鬼拉线之前在跟白尊礼交手的时候我曾经见识过,当时小梅就已经被控制住了。

  白尊礼何等厉害,那可是白家老鬼之中,出了名的五兄弟之一,他的鬼拉线应该已经出神入化了吧?

  但是他却无法控制小梅说话,被他拉线之后的小梅,行动都已经受到了控制,唯独声音没有受到控制。

  但是眼前这个鬼,不仅可以控制钱保国的动作,竟然还能控制钱保国的声音,这等骇人听闻的鬼拉线之术,简直比起白尊礼都要高明了不少。

  而且看他的年纪,不过只有十七八岁,老猫曾经说过,死得越早的鬼越容易变成厉鬼,这家伙比白尊礼年纪要小,难不成邪性也要强于白尊礼?

  那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呢?

  我心念电转,忽然想到了一个人,曾经说到白家五兄弟的时候,我记得其中一个,年纪最轻,死的最早,应该就是五兄弟之中的老五,白尊信。

  而他刚才的那副民国时期的装束,也进一步的确定了我的想法,一有了这个判断,我心里头至少踏实了一点,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