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六十九章 欲戴皇冠

第六十九章 欲戴皇冠

  大黄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老猫却摇头说道:“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林杨,这个道理你懂么?”

  我有点不解。问道:“这个道理我倒明白,但是这和大黄的玄木剑有什么关系?”

  老猫说道:“当初这个玄木剑之所以厉害。并不只是因为这柄宝剑的能力,还有使用这把宝剑之人实力超凡,如今咱们若是轻易动用了玄木剑,地下的厉鬼肯定知道咱们手里头有这个神兵利器,他们心存忌惮,定然会不惜一切毁掉这把宝剑……可是咱们现在的实力,并不能保全得了这把宝剑的安慰。”

  我这才明白了老猫的意思,虽然大黄现在手中有玄木剑这个宝贝,但是当初王如君也说过,非要拼命的话,根本不用三千厉鬼,当时的几十厉鬼很有可能就能把我们灭掉,这样一来。就算有玄木剑也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而一旦我们暴露了我们手中有这样宝贝的话,那些厉鬼肯定会心中忌惮,千方百计毁掉我们这个大杀器,这样一来,反倒引火上身。

  我连忙擦了擦冷汗,说道:“这倒是真的。还是我欠缺考虑了。”讨低肠巴。

  大黄笑着说道:“林杨,你抓紧学着我给你的光盘里的视频,等哪一天你剑术高明了,我把这宝剑借给你玩玩。”

  我一听,连忙激动起来,问道:“你这话可没有骗我?”

  大黄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我堂堂大黄何等的霸气,怎么会骗你这个毛头小子?”

  我撇了撇嘴,说道:“你明明跟我差不多大,语气说的那么老成干嘛?”

  大黄嘿嘿一笑,没有说话,一边老谢自顾自的开车,显然没想要加入我们的群聊。

  转眼到了北土城地铁站,老谢找了个偏僻的角落把那辆老旧的夏利停好,然后说道:“好了。我已经送你们过来了。林杨,我之前也告诉过你去白家坟的方法,这地方太邪,我就不再进去了。”

  我一看老谢又要临阵脱逃,连忙说道:“别啊,现在地铁外面的入口已经封锁了,我们怎么钻进去啊?你好歹给我们引进去再走啊?”

  老谢脸色一变,说道:“唉,这可是白家的地盘,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打死我都不会过来的……你可别……可别得寸进尺啊……”

  我一把抓住老谢的胳膊,说道:“不行,老谢,好歹给我们开了门,之后你爱滚多远滚多远。”

  老谢纠缠不过我,只好带着我们到了地铁入口,他从怀里头掏出来了一圈钥匙,找了找,立即选中一个钥匙开了门。

  我看他那一圈钥匙挺稀罕,连忙问道:“老谢,你这个钥匙是不是包罗了整个京城的地铁站啊?能不能给我配一副?”

  老谢瞪了我一眼,骂道:“呸,你还真是得寸进尺,这我可不能答应你,给你配了之后可是要犯错误的……”

  说着老谢赶紧远离我,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自求多福吧,还是老规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千万不能说是我把你们送进来的。”

  我连忙答应,转头看了一眼乌漆墨黑的地铁入口,忽然又想起来了之前在这里发生的事情。

  不久前的一天,也是在这里,李迟疯了,浩然死了,一切都发生的这么突然,没想到就在短短几天之后,我竟然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大黄看我盯着楼梯不走,问道:“怎么了?进不进去?”

  我连忙说道:“走走走,赶紧去。”

  说着我们三个排成一字长蛇阵,沿着地铁楼梯就往下走去。

  北土城地铁站里面的装设还算挺新的,比起一号线二号线这种老古董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偷摸进来被值班的工作人员秦庆生逮到,因为监控室里有监控摄像头,随时可以看到这边的景象。

  不知道今天值班的是谁,会不会也过来阻拦我们。

  果然,还没等我们走下楼梯,忽然远处传来了一阵光亮。

  我连忙停步,低声对老猫他们说道:“小心,这应该是工作人员来了,他们能从摄像头看到咱们……”

  老猫似乎早有预料,低声说道:“来了就先给他干蒙圈。”

  我心里头好笑,没想到老猫竟然这么虎。

  一会之后,一阵脚步声伴随着手电筒的光芒照了过来,我看到一个庞大的身影朝着我们走来。我看了看,觉得这个身影有点眼熟,心想:“不会吧,难不成今天还是他值班?”

  果然,那亮光忽然朝着我们晃了晃,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你……叫……林……林什么来着?你怎么又来了?”

  我连忙说道:“秦庆生?又是你值班?我是林杨啊!”

  说着我赶紧跑下了楼梯,走到秦庆生跟前,只见秦庆生脸色惨白,肯定是从监控室看到我们,以为我们是什么作案团伙了。

  秦庆生看了我一眼,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脸,又瞅了瞅我的脚下,问道:“林杨,你现在还活着吧?你可不是鬼吧?”

  我捶了他一拳,说道:“费什么话,我当然是人,秦庆生,你是不是上次给吓傻了?”

  秦庆生看我真的是个人,这才放下心来,叹道:“可不是?卧槽,上次真是给我吓得差点辞职了,要不是实在找不着养家糊口的工作,老子才不在这里干了……林杨,你又来干什么?该不会你又有同学跑到白家坟地铁站里头去了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真别说,你说的还真对,对了,你刚才上没上网?”

  秦庆生一愣,说道:“上什么网?工作时间,不许上网!”说着我看他脸色有点别扭,显然是经常在上班岗位上上网。

  我连忙掏出手机,登录到了之前钱保国直播帖子的那个论坛,然后将那个帖子调出来给秦庆生看。

  秦庆生看了一会,立即吓得不停的“卧槽”,说道:“林杨,这也太邪乎了吧,不行,我明天一准辞职,绝逼不在这里接着干了,大不了喝西北风去,卧槽,吓死爹了……”

  我指了指不远处那个通往白家坟的小铁门,说道:“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得去救救我这个朋友,要不然他估计会被困死在白家坟,你快通融通融,给我开个门。”

  秦庆生倒也是明白人,知道我没有骗他,也绝没有必要骗他,他连忙走了过去,走了两步,他忽然看到了老猫和大黄,指着问道:“这……这两位,是阴间的朋友?”

  我一听,差点没笑出来,老猫长头发,高冷脸,说他是鬼也就算了,大黄长得一脸阳光,竟然也被当成鬼了,真是笑话。

  我连忙摇头说道:“什么阴间的朋友,这俩是趟阴人啊,上次找浩然的时候在地铁站外面你见过的,专门驱鬼的,你忘啦?”

  秦庆生这才恍然,拍着脑门说道:“哎呦,我这个脑子,刚才给我吓懵了,一下子都忘了,怪我,怪我,两位莫怪。”

  说着秦庆生打开了那扇通往狭窄隧道的小铁门,指了指里面,说道:“行了,你们进去吧,我就不去了。不是我老秦不仗义啊,我也想跟你们走一趟,救救人,只是这里头实在太瘆的慌了,我老秦拖家带口的,我要有啥三长两短的,我这一家子也都别活了。”

  我连忙点头表示理解,看了一眼小门,立即钻了进去。

  大黄和老猫也都没犹豫,紧跟着我钻进了小门,我们三个走了几步,刚找到那个狭窄的隧道,忽然哐当一声,背后的小门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