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六十六章 黑色木剑

第六十六章 黑色木剑

  王如君显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是我和老猫却是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如君口中的这个“原来如此”是什么意思。

  但是王如君所说的那个“疯道人”,显然是这件事情的关键,而疯道人、大黄、黑色木剑之间,也一定有着某种隐秘的联系。

  大黄看见王如君的反应之后,却仍然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好像这把剑跟他没什么关系,王如君口中的这个“疯道人”也和大黄没什么关系。

  我思索片刻,隐约可以猜到王如君的“原来如此”指的是什么,她所说的这个疯道人,很有可能就是大黄的正牌师父,那个在八大高人之中,位列“三道”之一的高手。

  八大高人之中,有三道三僧两闲人,根据大黄所说,他的师父便是三位道人其中之一,显然应该就是王如君口中所说的疯道人。

  看起来虽然四大家族威名赫赫,王如君更是四大家族之中,王家的前辈首领,但是面对手持黑木剑的大黄,她还是心存忌惮。只是不知道王如君忌惮的是这黑色木剑本身,还是那个身份神秘,位列八大高人之一的大黄的师父,疯道人。

  王如君轻轻笑了笑,摆手说道:“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还能遇到故人的传人,疯道人那家伙看起来疯疯癫癫,倒是没有让他那一身本事失传了。”

  大黄显然被王如君说的云里雾里的,他一脸茫然的看着王如君,并没有答话。

  我也是一愣,听王如君的语气,疯道人似乎跟她十分熟悉,而且大概算是朋友,不太像是敌人,既然如此的话,那么王如君又为什么会对大黄这么忌惮呢?难不成真正厉害的是那一柄漆黑的木剑?

  我本以为王如君会继续跟我们说些什么,至少也要威胁我们,但是我却想错了。

  王如君轻轻朝着二楼招了招手,淡淡地说道:“咱们走吧。玄木剑的传人在这。”

  这句话说得声音很轻,我甚至怀疑二楼上的人能否听到,但是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大约几分钟之后,我便听到二楼传来脚步声,灵照和尚带着王亚民匆匆从二楼下来,他们两个显然听到了刚才王如君的命令,两个人都显得有些一头雾水,大和尚环视一下,也是看到了大黄手中的黑木剑,他一个激灵,问道:“是他?”

  王如君苦笑着点了点头。

  大和尚脸色渐渐变得有些恐惧,又指着大黄问道:“你说你姓黄?”

  大黄嘿嘿一笑,说道:“我叫大黄,并不说明我就姓黄啊。”

  大和尚一听,脸色突变,低声对王如君嘀咕了几句。王如君皱眉摇头,似乎并没有同意大和尚的提议。

  我看到大和尚的反应,心里头更是奇怪,大和尚所说的“是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难道指的是大黄?他又为什么询问大黄的姓氏?大黄是谁呢?

  为什么大和尚看大黄的眼神,会变得那么胆怯?

  真是太奇怪了,我隐约觉得大黄身上一定有某种更重要的秘密。

  两人低声窃窃私语了一会,最后王如君微笑说道:“林杨,今天咱们不妨握手言和,日后再相见,我也希望咱们是友非敌,你看怎么样?”

  我却并没有心情跟她勾洽感情,我更担心的是二楼李迟的安危,我连忙质问大和尚道:“老和尚,李迟现在怎么样了?”

  大和尚嘿嘿一笑,说道:“这你放心,李迟并没有什么危险。”

  我这才松了口气,这时王如君轻轻一挥手,沙发上的梁小枫一下子恢复了自由,她闪身来到我的背后,一脸警惕的盯着远处的王如君。

  王如君又看了大黄一眼,说道:“大黄小友,其实今天如果咱们撕破脸的话,就凭你那把玄木剑,也未必能够挡得住我们,但是既然你师父是疯道人,那咱们就算是故交,在江湖上行走,多个朋友总好过多个敌人,你说是么?”

  大黄还是带着一丝傻傻的笑意,说道:“美女女鬼,你说得对。”

  王如君听到大黄调侃自己,倒也并不生气,微笑着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咱们日后相见,算是朋友?”

  大黄听罢,看了我一眼,又看了老猫一眼。老猫一脸淡定,不置可否,我也说不清楚该不该和王家成为朋友。

  大黄看我们俩都没有反应,只好摸着后脑勺说道:“至少不算敌人,这总行了吧?”

  王如君再次笑了笑,说道:“好。”

  说完之后,她忽然如同一阵青烟一样转眼不见,王亚民和老和尚两个则看都不看我们,立即从正门离开,走了出去。

  王家的人一走,外面围着的厉鬼立即像潮水一般散去,这些家伙狰狞恐怖,来如潮水,去如潮水,真的是诡异得很。

  我们送走了王家这些煞星,我赶紧回头看了看小枫,问道:“小枫,你没受伤吧?”

  小枫还是穿着标志性的白衬衣,我看她脸色并不那么好看,她勉强摇了摇头,说道:“我没受伤,只不过那个女鬼实在太厉害,我总感觉在她面前我连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

  大黄赶紧说道:“林杨,快看看李迟怎么样了?”

  我赶紧走了上去,只见李迟在父母的陪同下已经睡着了,我记得刚才我听到他几声惨叫,连忙低声问李迟他爸,李迟刚才有没有发生什么,李迟他爸说老和尚刚才在给李迟催眠,那几声惨叫都是李迟在睡梦中发出来的,应该是做恶梦了。

  我这才放下了心,没想到老和尚并没有对李迟做什么坏事,还帮助李迟催眠,可是我转念一想,李迟知道王家害死浩然的秘密,老和尚岂能这么善罢甘休?难不成这催眠之中,还有别的门道?

  但是我也没心情细想,我看李迟他爸妈也累了,没有再招呼我的意思,我便告了辞,赶紧下楼和大黄他们汇合。

  下楼之后,小枫已经走了,只剩下大黄和老猫在嘀咕些什么。我赶紧走过去,原来老猫正在问大黄那柄剑的来历。

  大黄说那柄剑是他师父送给他的生日礼物,送的时候并没有说那柄剑的名字,更没有说那柄剑的用途,大黄最开始做趟阴人的时候曾经用过这柄剑,觉得这剑对付厉鬼十分管用,因此就装在包裹里,背在身上,当成一个秘密武器。

  老猫沉吟片刻,说道:“刚才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这柄剑应该就是鼎鼎大名的玄木剑。”

  “玄木剑?”我连忙问道,这个名字还挺炫酷的,一听就不是凡品。

  老猫点了点头,说道:“这柄剑在业界很有名气,算得上是业内神兵利器之一,玄木剑属性纯阳,对付阴魂厉鬼最好不过,曾经有一句俗语,叫厉鬼三千,不敌玄木一剑,说的就是玄木剑。”

  大黄显然也没想到这柄剑这么厉害,他一脸兴奋的问道:“这么厉害?这把破剑竟然这么厉害?”

  老猫见大黄这个德行,白了他一眼,说道:“传言当然有夸张的成分,一柄剑对付厉鬼三千是不太可能,但是它的确很厉害,这是肯定的。”

  大黄嘿嘿一笑,说道:“看来我师父这老东西对我真好,这种宝贝也舍得送给我。”

  我见大黄竟然如此后知后觉,简直无奈,不过我本已经做好了跟王家的厉鬼玉石俱焚的准备,如今死里逃生,李迟又平安无事,我心里头不免愉快的很。

  我们三个不太好意思继续打扰李迟一家,天色又已经晚了,我们收拾了一下,就离开疗养院,打了个车往城里赶。

  大黄坐在附件,估计是因为今天太累了,不一会就陷入了睡梦之中。

  我和老猫坐在后面,也都昏昏欲睡。

  我刚准备闭起眼睛睡一觉,忽然一旁老猫推了我一下,我扭头一看,只见老猫一脸神秘的凑了过来,低声问道:“大黄睡着了么?”

  我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大黄两眼紧闭,张着大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显然是睡得不能再死。

  我不知道老猫要干什么,为啥非要问大黄睡没睡着,我只得先回应他:“睡着了。”

  老猫点了点头,说道:“我总觉得大黄这个人不太简单。”

  我一听,有点奇怪,问道:“老猫,你跟大黄不是合作了很久么?难不成你还不知道他的底细?”

  老猫没说话,但是应该是默认了,又沉默了一会,老猫才说:“我跟大黄今年是合作的第四个年头了,之前的大黄什么来历,什么身份,我都并不知道,一开始他也是别人介绍给我的,我看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有一身传统道玄的本领,性格也不错,是个好帮手,就跟他搭伙做生意,一转眼四年过去,其实我对他之前的生活经历一点都不了解。”

  我心想,也对,老猫连大黄的师父是堂堂八大高人之中的疯道人都不知道,看起来他的确对大黄之前的经历并不了解,不过老猫为什么忽然现在跟我说这些悄悄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