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六十五章 大黄?

第六十五章 大黄?

  我听见李迟的惨叫声,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二话不说就提着桃木剑往楼梯那边冲了过去。

  刚跑出去两步,忽然背后一凉,只见王如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肩膀上一下子被她两只手搭上,我脸色一变,问道:“你想要干什么?”

  王如君笑了笑,依然语速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跟你说过,现在的二楼,你上不去。”

  我虽然知道王如君一定没有虚张声势,但是还是不肯就此作罢,猛地一扭身子,就想要挣脱她的一双玉手。

  可是我却发现我根本无法挣开,她的手看起来纤细瘦弱,但是却十分有力。

  就在这时,梁小枫忽然低呼一声,从远处快速的冲了过来,朝着王如君的背后冲击了过去,我紧张之下连忙喊道:“小枫,住手!”

  可惜已经晚了,小枫已经发动,她速度奇快,一瞬间就已经到了王如君背后。王如君轻轻一笑,将右手从我的肩上拿下来,轻轻一挥,小枫立即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着远处沙发上摔了出去!

  白光一闪,小枫已经摔在了沙发上,王如君再次挥手,小枫不知道受了什么影响,浑身立即开始抽搐起来,一抖一抖,面色痛苦。

  我看的着急,连忙问道:“王如君,你把她怎么了?”

  王如君轻轻一笑,说道:“并没有把她怎么样,只是看她好动,因此先让她冷静一下。”

  我看着小枫痛苦的样子,不由得心疼不已,我也顾不得王如君究竟是个多么厉害的厉鬼,当即手腕一翻,桃木剑立即朝着她刺了出去。

  剑一出手,我就听见老猫在一旁喊道:“林杨,别冲动!”

  可惜现在我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桃木剑带着风声,朝着如君快速刺去,王如君苦笑了一声,双手一抖,我立即觉得浑身发冷,手中的桃木剑早已不听使唤。

  我早知道如此,这个王如君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女鬼,她的实力,早已经超越了之前我见到过的大部分厉鬼,甚至连桃木剑这种专门克制厉鬼的法宝,在她面前,也都似乎像是小儿科。

  王如君却并没有追击,而是冷冷地看着我,低声说道:“林杨,从我来到这里到现在,可曾伤害了你?”

  我没想到她竟然会问出这个问题,当即一愣,摇头说道:“你没有伤害我。”

  王如君点了点头,又指了指沙发上的梁小枫,说道:“那只女鬼,本来是个不错的命格,刚才她对我无礼,我若是想的话,挥挥手便可以让她烟消云散,但我这么做了么?”

  我又摇了摇头:“你没有。”

  王如君苦笑了一声,说道:“很好,既然我都没有,那么可谓是对你以礼相待,你又为什么非伤害我?”

  我指了指小枫,说道:“那你为什么非要让她那么痛苦?”

  如君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其实她根本不需要这么痛苦,我只是想让她冷静一下,只要她停止挣扎,那么她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说着,我看了看小枫,只见小枫的脸孔已经开始扭曲,浑身似乎被一条看不见的绳索勒住。我连忙劝道:“小枫,你先试试不要挣扎……”

  小枫倒还听我的话,她立即停止了挣扎,就在这时,我看到她的脸孔渐渐恢复如常,身子也没有之前的那种颤抖了。

  看起来如君的确没有骗我,只要小枫停止挣扎,她就不会感受到痛苦,我虽然不知道王如君对小枫做了什么,但是显然她也并不想跟我们撕破脸。

  想到这里,我又指了指楼上,问道:“那李迟呢?你们究竟想要对他怎么样?”

  王如君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李迟的事情,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多管了,毕竟现在你们该要担心的是你们自己的安危。”

  我听了这话,不由得心里头一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刚王如君明明一直都对我们以礼相待,怎么忽然开始威胁起了我们,难不成李迟是个禁忌,说不得提不得?

  我连忙后退了一步,然后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如君再一次露出了她标志性的微笑,说道:“林杨,我现在可以给你两个选择,一个选择就是现在离开,这样对你我都好,第二个选择,如果你想要去找李迟的话,那么我就不敢保证你的安全了,不光是你,你的这些朋友,恐怕也会给你陪葬。”

  我一听,心道:“这只老狐狸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她来这里果然是为了杀人灭口的。而我当然要估计李迟的生死,他毕竟是我的同学,浩然的死我无能为力,但是我总不能连李迟都不管。”

  我回头看了老猫他们一眼,问道:“我要是选择第二条路,你们会不会怪我?”

  老猫摇了摇头,大黄也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道:“你想做就做咯。”

  我对他们报之一笑,回头对王如君说道:“那我选择第二条,今天我一定要保证李迟的安全。”

  王如君似乎有些意外,她嘴角动了动,忽然轻轻招了招手。

  就在这时,我通过别墅的窗户,看见外面的那些忽明忽暗的眼睛开始潮水一般朝着别墅涌了过来……

  我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还是背脊发麻,我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桃木剑,准备跟他们做最后的决斗。

  李迟,为了我这个同学,我必须得拼命了。

  王如君似乎满怀怜悯地看了我一眼,叹气说道:“可惜啊林杨,本来咱们兴许还能做个朋友,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识大体。”

  说着,王如君轻轻一晃,从我身边款款走过,径自坐在了沙发上。

  然而此时的梁小枫还是被控制在沙发上不能动弹,老猫和大黄则站在窗边,显然准备对抗潮水般涌来的厉鬼了。

  我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楼梯,不知道到底该先上楼找李迟还是先帮助老猫抵御窗外的厉鬼。

  就在这时,大黄忽然猛地卸下背包,开始翻找了起来。

  这家伙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现在竟然还不紧不慢地翻着包裹,我听他一边翻找一边嘟囔道:“哎呦,这些王家老鬼,我本来想安静的做个美男子,你们非逼我变成凶神恶煞……”

  这句话之中透着一股强烈的自信,还带着一种难以察觉的杀气,我忽然觉得大黄这家伙似乎存留着什么没有告诉过我们的杀手锏。

  话音未落,我看见大黄从背包里面翻出来了一支两尺来长的漆黑色木剑,这木剑造型古朴,并未开刃,剑身上镌刻着一条青龙,两朵祥云,看上去颇有些分量。

  大黄这个人平时吊儿郎当的,就像小混混一样,丝毫没有任何气质可言,但是当他从背包中拔出这柄且黑色的木剑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他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不同了。

  那种感觉很难用言语来形容,就好比是一个画家巨匠拿着最擅长的画笔的样子,又像是一个武侠小说中的高手拔出佩剑的时候……

  我甚至觉得蹲在地上的大黄变得高大了起来,他从来都没有如此光辉夺目过,我甚至能看到他身上散发出来淡淡的光芒。

  而不仅仅是我有这种怪异的感觉,就连一直淡定的老猫看到大黄这柄黑色木剑的时候,两只眼睛瞪的老大,表情也立即变了。

  我忽然意识到大黄的这柄剑可能连老猫都不曾见过,但是这柄剑一定很有名气,老猫肯定听说过,要不然的话他绝对不会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

  然而更令我意外的,是坐在沙发上的王如君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大黄从背包里面掏出来的这柄黑色木剑!

  以王如君的能力和见识,一柄普通的木剑,绝对不会让她做出这么剧烈的反应,这时候我终于明白,大黄的这柄木剑很有可能名气极大,甚至连不可一世的王如君都对它颇有了解!

  大黄这时候提着剑站了起来,他看到我们的眼睛全都盯着他,挠了挠头,问道:“干嘛?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老鬼们都快围上来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王如君忽然开口问道:“你叫大黄?”

  大黄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嘿嘿一笑,说道:“怎么?美女女鬼,难不成你看见我英俊潇洒,想交个朋友,不打了?”大黄虽然说话的时候带着一丝轻浮,但是我却能够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一种有恃无恐的自信,大黄这家伙,果然留有一手。

  王如君却并没有被大黄的幽默逗笑,反而脸色变得更加严肃,她轻轻招手,门外的厉鬼们忽然停了下来,只听她继续问道:“疯道人跟你怎么称呼?”

  大黄眉头一皱,思索了一会,摇头说道:“我没听说过这个人。”

  王如君却面露疑惑,追问道:“那这柄剑你从哪拿到的?”

  大黄笑道:“我师父给的啊,生日礼物。”

  王如君听罢,苦笑一声,叹道:“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