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六十二章 李迟必须死

第六十二章 李迟必须死

  “然后怎么样?”我也开始失去耐心了,因为李迟实在是说的太慢了。

  李迟被我一问,立即有点紧张起来,我看见他脸上的汗珠如同黄豆般大小,他支支吾吾又说了一些胡话,这才慢吞吞说道:“他们举着浩然,把浩然活生生给钉死在了地铁的顶部,他们还说这是一个……一个祭祀……”

  “血祭……”我低声说道,心里头可谓是毛骨悚然,我虽然早就知道了浩然的死法,但是听到李迟重述这一段事情的时候,我心里头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李迟他爹和他妈显然也是没有料想到李迟和浩然竟然经历过这样恐怖的一幕,两个人都是有些崩溃,连老猫和大黄这两个见惯了大世面的人表情都有些变化,显然对这件事情反应也极大。

  然而对我来说,李迟所说的话还尚且不够,他只是看到了几个穿白袍子的人,以及一个长相跟浩然十分类似的年轻人,可是他并不知道那些人的身份,虽然我知道那个年轻人十有八九就是王浩然的堂弟浩天,但是我的一面之词毕竟还是不够,必须要让李迟也认出他来才行。

  因此,如果真的能够让四大家族了解王家的阴谋的话,李迟必须要和王浩天当场对质才行。

  然而以现在李迟的精神状态来看,想要让他和王家的人对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王浩天稍微有些经验,就可以直接击垮李迟的心理防线。

  说出了这件事情之后,李迟的精神稍微缓解了一些,他满头大汗,眼神空洞无神。李迟他母亲心疼的抱着李迟,低声说道:“儿子,你受苦了……”

  李迟他爸连忙带着我们走到了楼道里,问道:“几位,你们看现在这个情况,该怎么办?是不是浩然的鬼魂真的过来缠着我儿子索命了?可是我儿子也只是个孩子啊,他当时真的没办法救浩然。”

  我点了点头,说道:“叔叔,您先别急,浩然的鬼魂的确是来了,但是他白天是不会出现的,咱们不妨等到晚上,晚上等浩然再来的时候,我们三个跟他好好说说道理,看看能不能将他送走。”

  李迟他爸还是不太放心,但是也没别的法子,只好走到楼道尽头的窗户边上抽烟,一支接着一支。

  我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李迟,似乎已经睡着了,这几夜对他来说的确是个很大的折磨,因此他的精神才会这么衰弱。

  我跟老猫他们静静地等着晚上的到来,一转眼已经到了七点多,李迟妈粗略准备了些饭菜,我们就到一楼客厅里面准备用餐。

  这时候忽然一个保安敲门进来,说疗养院外面来了两个人,似乎是专门探望李迟来的,李迟他爸有点疑惑,低声嘀咕道:“没想到今天客人还挺多。”

  说着他连忙跟我们道了个歉,跟着保安出去迎接客人。

  李迟他爸一走,老猫就皱了眉头,低声问道:“你们觉得是谁来探望李迟了?”

  大黄撇了撇嘴,说:“谁知道,也许是李迟的某个亲戚,毕竟自家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是个亲戚应该都会来看看的吧?”

  我却心里头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妙,问道:“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王家的人,过来杀人灭口了?”

  大黄听了这话,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林杨,你可别吓唬我们啊,王家的人可都是鬼,悄悄潜进来不就得了,干嘛非得要从正门进来,还通报给李迟他爸知道?”

  老猫淡淡地看了我们一眼,说道:“管他是谁,一会咱们就知道了。”

  我一听老猫这话,知道再争论下去也是无意义,毕竟我们必须要保护李迟的安慰,就算整个王家厉鬼都来了,我们也不能临阵脱逃。

  半个小时之后,我听见外面的脚步声传来,伴随而来的还有某个很熟悉的声音,好像是个慈祥的声音。

  但是我听到这个慈祥的声音之后,心里头却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我已经判断出来来的人是谁了。

  果然,门一开,我看到三个人一起走了进来,带头的当然是李迟他爸,跟着的两个,一个是浩然他爹王亚民,还有一个,赫然就是大和尚灵照大师!

  我心里头咯噔一声,知道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没想到这两个王家在阳间的中流砥柱竟然一起出现在了这里。

  我连忙低声对老猫和大黄说道:“这两人都来了,可得小心点。”

  老猫和大黄在浩然下葬的那天见过王亚民和大和尚,当时大和尚还把他们两个轰了出去,所以老猫他们肯定对他们两个都很熟悉。

  大黄显然还是对大和尚怀恨在心,默默瞪了他一眼。

  李迟他爹似乎觉得我们并不认识,赶紧过来介绍道:“林杨,这两位是浩然家里的长辈,王先生,大师,这位是……”

  话音未落,大和尚笑着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认识,林杨嘛,是浩然和李迟的好朋友,这就不用你介绍了,大家都是老朋友了。”

  李迟爹连忙尴尬笑道:“认识就好,认识就好。”然后他转过来对我说道:“林杨,正好浩然这位爷爷是得道高僧,他们也听说了浩然回来……回来缠着李迟的事情,这才过来做法,帮李迟送走浩然,唉……真是太感谢了。”

  我心里头却是暗叫不妙,大和尚的阴谋我再了解不过,当初在坟地的时候他已经说过,他一定不会让李迟活下去的,因为除了我之外,李迟是唯一一个知道事情真相的人。

  可是这老和尚又偏偏长得一副慈祥和蔼,宝相庄严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个坏人,再加上他是浩然的家属,李迟他爸绝对不会怀疑这位大师会对李迟不利,如果怀疑,我身后的老猫和大黄倒是长得更像坏人一点。

  果然,李迟他爸几乎都没有跟我们多说什么,直接带着老和尚他俩上了楼,看样子应该是直奔李迟的房间而去。

  他们一走,我立即问道:“老猫,大黄,这下怎么办?老和尚是个猥琐狡诈的伪君子,他要是接近了李迟的话,那么李迟小命难保!”

  大黄也是连连摇头,说道:“这王家也太狠了,不过众目睽睽之下,王家该不会想要就这么杀人灭口吧?”

  老猫冷冷说道:“杀人的方法有很多,之前浩然已经来过了,想要杀掉李迟,浩然一只厉鬼已经足够。他们这一次过来,做掉李迟可能只是次要目的,我觉得他们真正的目的应该是带走浩然。”

  我跟大黄都有点听不懂了,连忙问道:“带走浩然?这是什么意思?”

  老猫说道:“浩然虽然成功变成了厉鬼,但是肯定对生前害死他的人心怀怨恨,而害死他的正是自己最亲近的家人,这样一来,浩然集聚怨气,便不愿意继续和王家人为伍,王家的人对这一点一定倍感头疼……”

  我点了点头,这才明白了老猫的意思,我推测着说道:“那老和尚这次来的目的,其实是想要把浩然带走,好好劝说,让他重新回到王家,成为王家厉鬼的一员了?”

  老猫点头肯定了我的推测。

  大黄则翘着二郎腿,一脸崩溃的说道:“浩然怎么样咱们一会再说,如今既然大和尚来了这里,是不是说明李迟的小命注定要不保了?”

  我一听大黄又把这个棘手的问题摆了出来,眉头一皱,连忙说道:“对啊,咱们得想办法抱住李迟的性命啊……”

  老猫则看了看窗外,低声说道:“现在李迟还没有危险,王家就算手眼通天,也决不能动手杀人,李迟如果有危险,那也肯定是晚上的事了,因为没有一种杀人手段比厉鬼索命来得更划算……”

  大黄问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老猫眼神一直飘忽在窗户外面,我看他脸上带着一股毅然的神色,只听他淡淡说了一个字:“等。”

  老和尚和李迟一家三口一直都在楼上,而且楼上一直都很安静,看样子天黑之前果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我们三个则坐在一楼,慢慢的吃着饭,喝着茶。

  我心里头始终很紧张,但是老猫和大黄却都还镇定,王家的厉鬼无数,如果他们真的想要李迟的性命的话,我觉得就凭我们三个,肯定不能挽救什么。

  转眼天就黑了,别墅外面的小路上除了星星点点的路灯之外,什么光亮都没有。

  这个疗养院本来就是个僻静的所在,位于深山,一到了晚上,四下更是静谧的如同死了一样。

  老猫始终都在盯着窗外,我不知道他究竟在等些什么。

  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左右,老猫忽然身子一抖,站了起来,低声对大黄说道:“大黄,准备好了么?”

  大黄笑了笑:“早就准备好了。”

  老猫低声说道:“他们来了……”

  我还在反应老猫所谓的“他们来了”指的是什么,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了一阵怪异的声音,那是手指甲刮着玻璃发出的刺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