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六十一章 开门

第六十一章 开门

  说来倒也滑稽,我们三个大老爷们,竟然齐齐站在狭窄的楼梯上面,玩命的拉着面前的一扇漆黑的小门,更滑稽的是,我们的确没有拉开……

  我自认为臂力也还不错,而且大黄和老猫的臂力也绝不会比我弱,但是我们三个人齐心协力,就是拉不开这扇门。

  尝试了一会,大黄有点垂头丧气,停手说道:“完蛋,我觉得这扇门是闹鬼了,咱们在这么用蛮力,肯定是拉不开的。”

  我也点头表示同意,因为这扇门外面并没有锁,唯一的门锁还在里面,绝不会有被锁上的可能。就算是被锁上了,我们三个这么一通拉,肯定也得有反应才对啊,但是这扇门偏偏像是被焊上了一样,纹丝不动。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这扇门真的中邪了。

  老猫低头想了想,忽然一抬头,看了看地下室里躲在柱子后面的那个老鬼,说道:“只能找他了。”

  “找他?”大黄也有点意外,问道:“师父,这是什么意思啊?”

  老猫说道:“没办法,这扇门绝对是中了邪,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是浩然给下的手脚,咱们现在手里头的家伙不能浪费在开门上,只能请那个老鬼来帮个忙了。”

  说着,老猫翻身下了楼梯,动作十分潇洒,他甩着长发,三步两步就到了那只老鬼的面前。老鬼显然对老猫的做法十分意外,脸上忽然一动,露出了森然白牙。

  大黄叹了口气,低声跟我说道:“这他娘受不了这老东西,下个楼梯还要装逼。”

  老猫走到老鬼的面前,低声说了些什么,那老鬼反应极大,忽然对着老猫呲牙咧嘴了起来。我看到那老鬼的样子,心里头有点发憷,我低声问大黄:“咱们要不要过去帮忙?那老鬼会不会对老猫不利?”

  大黄笑着说道:“你放心吧,老猫这家伙这辈子就擅长跟两种东西打交道,一种是女人,一种是鬼。”

  我半信半疑,紧张的看着老猫和那个老鬼讨价还价,最开始那老鬼还挺凶的,一直对着老猫呲牙咧嘴,但是过了一会,这老东西就冷静了下来,一张脸渐渐变得冷静,像是一张画一样……

  我不由得惊叹这老猫果然还是有两下子,心里头也不那么担心了。但是这老鬼到底知道些什么呢,难不成他真的能够帮我们开门?

  过了约莫十分钟,老猫微笑着回来了,我连忙问道:“怎么样,老猫,这老家伙说什么?”

  老猫脸上带着自信的神采,显然问到了重要的东西,他说道:“刚才浩然真的来过这里,林杨,你没听错。”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边却知道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果然,老猫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说道:“但是事情只怕很严重,因为那个老鬼说了,浩然这次过来,想要带走他一个同学。”

  我听了这话,如遇晴天霹雳,立即问道:“你是说李迟?!”

  老猫点了点头,说道:“没错,看样子浩然这次势在必得,是想要拉着李迟跟他一起当鬼,那老家伙说的言之凿凿,不像是骗我。”

  我连忙问道:“那这扇门呢?这扇小门可以开了么?”

  老猫伸手一拉,那扇刚才怎么都拉不开的小门,忽然吱呀呀的打开了……

  “这是奇了怪了!”大黄看见老猫这一次竟然不费吹灰之力拉开了门,简直有点目瞪口呆,我显然也很吃惊,不知道老猫到底跟那只老鬼说了什么,更不知道这老鬼究竟是对这个门做了什么手脚。

  门开了之后,外面的光线一下子就照射了进来,我们赶紧冲了出去,一出门,我看见李迟他爹还在外面等着,正站在走廊上抽烟。

  他看见我们出来了,连忙迎了过来,问道:“怎么样?你们怎么进去了这么久,还把门关上了?”

  我叹了口气,关门也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分明就是浩然在作怪,我连忙将里面的事情跟李迟他爹说了,但是避开了浩然回来找李迟报复的事情。

  李迟他爹听得冷汗直往下冒,连忙说道:“走吧,咱们赶紧去看看李迟,他现在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我回头又看了一眼那间地下室,赶紧把门关上,我对那只老鬼还是有抵触情绪在,毕竟人鬼熟透,大白天的看见鬼,这种经历我可不想再有。

  我们沿着走廊到了楼梯,盘旋直上到了二楼。

  二楼明显比一楼要敞亮的多,走廊的两边尽头都有窗户,现在下午三四点的功夫,阳光正明媚,一看到阳光,我心里头就舒坦了许多,刚才在地下室的那种阴森也就一扫而空了。

  李迟现在疗养的房间就在二楼的尽头,我们走了进去,只见李迟躺在床上,正呆呆的盯着电视,而一个中年女士正坐在床边陪着,显然就是李迟的母亲了。

  我赶紧过去问了阿姨好,然后看了一眼李迟,只是一眼,我心里头就忽然酸楚了起来。

  李迟本来是个挺健壮的小伙,膀大腰圆的,现在却像是变了个人,整个人瘦的都已经皮包骨了,尤其是他一双黑眼圈,就像是国宝大熊猫一样,说不出的萧索。

  我低声问道:“李迟,你怎么样了?”

  话音还未落,李迟看了我一眼,一下子从床上做了起来,忽然开始激动。他断断续续说道:“林杨……林……林杨!”

  一边说,他一边伸出手来拽我,我吓了一跳,觉得这种场景挺尴尬,但是还是连忙握住了李迟的手,说道:“我在这呢,有啥事就说吧,我们都陪着你呢。”

  李迟好像是想哭,但是挣扎支吾了半天,愣是没有挤出眼泪来,他断断续续地说道:“浩然,浩然来找我了!浩然他来找我了!”

  我点了点头,安慰着说道:“李迟,你别想太多了,浩然已经死了,他不会来的。”

  李迟却拼命摇头,说道:“不是,林杨,浩然真的来了,我爸妈都看见了,真的看见了!”说完,李迟又看了看他爸妈。

  李迟他爸止不住的叹气,显然是很心疼自己的儿子,而李迟他妈更是泣不成声,呜呜咽咽的捂着嘴哭。

  我虽然知道浩然是真的来了,但是为了安抚李迟的情绪,我还是赶紧说道:“李迟,你先别激动,放心,浩然已经死了,死了的人是不会来找你的,而且我们都陪着你,就算浩然来了,他也不能做些什么,对不?”

  李迟摇了摇头,说道:“浩然一定在怪我,他一定怪我那天晚上没有救他……浩然死的好惨,他真的死的好惨……”

  我听见李迟竟然开始回忆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觉得这可能是个好机会,毕竟只有搞清楚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够彻底治好李迟,才能够防止王家的人再利用这件事情害人,我赶紧问道:“李迟,你告诉我,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浩然是怎么死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立即打开了手机准备录音,因为这件事情很重要,千万要做好记录,日后也可以做个证据。

  李迟听到了我的问题,立即变得更加焦躁了起来,两条腿不停地蹬着,似乎在抵抗些什么。

  李迟他爸赶紧过来说道:“林杨,非要问孩子这些问题么?会不会太刺激他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些问题还是要问一下比较好,毕竟涉及到浩然的事情,问清楚了才好解决,心病必须要心药医啊……”

  大黄也赶紧过去扶着李迟他爹,说道:“叔叔,放心,我们心里头有谱。”

  李迟他爹还是一脸迟疑,但是却没有阻止。

  我紧握着李迟的手,继续问道:“李迟,那天晚上在地铁里面,你到底看见什么了?浩然是怎么死的?”

  李迟支支吾吾的抗拒了半天,还是没有直接回答我,我看他一双眼睛之中全都是惊恐,似乎还是很排斥回忆那天晚上的事情。

  我想了想,说道:“李迟,你知道浩然为什么回来找你么?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他不想死不瞑目,他想让别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果然,我一说这话,李迟忽然两眼一瞪,问道:“真的?”

  我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

  李迟当即咽了口吐沫,说道:“那天晚上,我本来跟浩然走散了……然后,然后我进了隧道,隧道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然后……然后……”

  大黄不耐烦地在后面嘀咕了一句:“哪那么多然后。”

  李迟却没有被打扰,继续说道:“然后……然后我走了一会,忽然看到了几个人……不对,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人,他们都穿着白袍子,脸上带着面具,面具很狰狞,有獠牙和鬼眼……他们中间还有一个人没戴面具,那个人长得和浩然有点像,是个年轻男人,他们一起举着浩然……举着浩然……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