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六十章 地下室

第六十章 地下室

  大黄照了几下,什么都没有看见,大黄问道:“林杨,怎么回事?你看见什么了?”

  我又看了看,确定没有浩然的影子,这才说道:“没看见什么,我刚才听见浩然喊我了……”

  大黄脸色一变,说道:“真的?我怎么什么都没听见?师父,你听见了么?”

  老猫也摇了摇头,显然跟大黄一样,什么都没听见。

  大黄说道:“林杨,我觉得你是太紧张了,不光眼花,还幻听……”

  我则拼命摇头,这不可能,就算刚才我是眼花了看错了,可是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有听错,我真真切切的听到有一个人喊我,而且那个人就是浩然的声音。

  我连忙走到了那个柱子附近,围着柱子走了一圈,说道:“大黄,你看看这柱子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大黄连忙跟了过来,用手电筒一照,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说道:“没什么呀……咦,这是什么?”

  说着,大黄指了指柱子上,我跟着他的手指望过去,看了一眼,后背直冒冷汗!

  只见白灰色的柱子上,赫然有两个鲜红的手印!那是两只成年男人的手印,看样子比我的稍小一些,但是却显然是成年人的手印。

  “是浩然的手印!”我脱口而出,我刚才果然没有听错,没有幻听,刚才浩然果然在这里。

  大黄凑了过去,闻了闻,又看了看,说道:“手印还是湿的,说明浩然刚才的确在这里,师父,怎么办?”

  老猫不动声色,只是默默地说道:“牛眼泪。”

  说罢大黄立即将手电筒递给我,然后从背包里面掏出来了一个素雅的小瓷瓶。

  我们三个都抹上了牛眼泪,再放眼一望,只见地下室里面忽然变成了另一番景象……

  我虽然说不清楚眼前的变化,但是我总感觉抹上了牛眼泪之后,我看整个地下室都变得清楚了许多,就连手电筒没有照到的地方似乎也都变得清楚了许多……

  难不成这牛眼泪还有夜视的功能?

  大黄低声在我身边说道:“林杨,你可小心点,现在有了牛眼泪,不光能够看到浩然,可能还能看到其他不该看到的东西……”

  我被大黄说的心里头毛毛的,连忙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黄环顾四周,说道:“我看这别墅也有点年头了,估摸着别墅里头除了浩然,肯定还有一些原住民,不过现在还是白天,他们应该不会出来作怪,不过就算是看见了也别大呼小叫,只要不惹他们,他们应该都不会惹咱们的……”

  我这才明白,原来大黄是这个意思。

  但凡是个上了点年纪的建筑,里面少不了依附着很多孤魂野鬼,这些孤魂野鬼虽然死了,但是心里头也是渴望某些依托,所以就会找一间房子隐居起来,平时不出来害人,但是一旦受到威胁,难免就有出来作怪的危险。

  大家平时在家里或者出门在外,住旅馆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偶尔感觉到房间里面有别的人?也许这并不是错觉,而是真的,只不过这些鬼轻易不会出来惹人罢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嗡”的一声巨响,吓得我赶紧回过了头,朝着巨响传来的地方望去,只见地下室远处的墙上,靠近地上的位置,竟然有一扇风扇忽然转动了起来。

  这风扇应该是给地下室通风的装置,算是半个窗户,扇叶外面大概就是户外,隐约可以看到一点点阳光从那个扇叶的外面透出来,这扇叶的响声实在是来的太突然,吓得我都差点坐在地上。

  大黄也被吓了一跳,他望着那个风扇,骂了一句娘,说道:“吓死老子了,还以为是鬼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风扇的扇叶后面忽然多出来了一张脸,那张脸应该是弯着腰在看我们,通过风扇的扇叶,我只能看见那家伙阴沉的,背着光的一张脸。

  我指着风扇厉声喊道:“谁?”

  大黄也不害怕,三步两步跑了过去,抬头看了看,可是那张脸却在大黄赶到之前忽然消失了!

  那张脸一消失,风扇也忽然停了下来,整个地下室里面又瞬间恢复了一种诡异的安静,我眉头一皱,回头问老猫:“老猫,你看到那张脸了么?”

  老猫点了点头。说道:“看见了,没必要大惊小怪,那应该是个人,不是鬼。”

  我疑惑问道:“为什么是人不是鬼?”

  老猫淡淡地说道:“废话,风扇外面应该是户外,现在还是白天,户外阳光直射,你见过哪个鬼能在阳光下行动?”

  我这才恍然,不由得赞叹老猫的定力,当即又问道:“那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忽然偷看我们?”

  老猫说道:“谁知道,路人也不一定,也许只是想过来看一眼,没有别的目的。”

  而这时,大黄忽然指着远处一个柱子,低声问道:“你们看,那里……是不是有个人?”

  我听了这话,心里头一凛,连忙朝着大黄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虽然之前大黄提醒过我,这种老房子,尤其是很大的老房子里面肯定会有一些孤魂野鬼,而且他们一般都是没有攻击性的,但是我看到了那个人影的时候,还是浑身寒气直冒……

  只见远处的一个粗大的灰白色柱子后面,一个枯瘦的老头穿着一件蓝绿色相间的厚重棉袄,正躲在那边静静地看着我们。

  他也不动,也不说话,一双眼睛白茫茫的,像是得了白内障,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我……

  我们三个跟着他对视了一会,大黄沉不住气,忽然做出了一个先前的动作,动作做完,那老头猛地后退了一下,然后又躲在了柱子后面,悄悄探出来半个脑袋来看我们。

  大黄却并不害怕,逗了逗那个老鬼,回头对我说:“林杨,这老家伙应该不是浩然吧……”

  我没好气说道:“废话,他要是浩然,那也是六十年后的浩然了……”

  大黄说道:“再看看,还有没有别的鬼?”

  我看他轻描淡写,连忙问道:“那这个老鬼怎么办?咱们就不理他了?他会不会忽然来上我们的身?”

  老猫摇头说道:“不用管他,他不过是这里借宿的人,估计没什么危害,虽然人鬼殊途,但是都不容易,算了。”

  大黄也点头说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赶紧找找浩然。”

  我们连忙再朝着别处看了看,但是始终没有看到浩然的影子。我一直还是对那个老鬼不放心,半途中经常回头看他,可是他还是一动不动,虽然一直盯着我们,但是没有害我们的意思。

  也许他有点害怕我们,毕竟老猫和大黄专门驱鬼,肯定对鬼都有些威慑。

  找了一会,再也没有看到第二个鬼,老猫和大黄都是摇头说道:“出去吧,浩然不在这。”

  我也是叹了口气,看起来的确如此,刚想要走,忽然灵机一动,问道:“要不然咱们问问这个老鬼,看没看见过浩然?”

  大黄一愣,两只眼睛瞪得老大,说道:“林杨,你可真行,这主意都想得出来?”

  我瞥了一眼那个一直躲在柱子后面的老鬼,只见他仍然怯生生地看着我们,似乎毫无攻击性。

  老猫却立即摇头说道:“不行,林杨,你想的太轻松了,你觉得那个老鬼一直不言不语的就是个好惹的主?告诉你,敢白天冒头出来的东西绝对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现在咱们跟他井水不犯河水,他这才显得人畜无害,一会万一咱们去惹了他,只怕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么厉害?”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多亏有个见多识广的老猫跟着,要不然的话,刚才我的馊主意很有可能让我们惹上事情了。

  老猫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废话的表情,然后默默地看了一眼楼梯上的小门,说道:“走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看看究竟是谁把咱们关在了这里。”

  我这才意识到老猫其实早就明白了刚才的那扇小门是被人关上的,虽然我们想不明白究竟关门的是谁,但是我们心里头知道,这家伙肯定对我们不会好意,而且李迟他爹现在到底在哪里,还是个问题。

  我们几个连忙顺着楼梯走了上去,走上去的过程中,那老鬼一直静静地躲在柱子后面看着我。一想到老猫刚才的话,我心里头就有些不寒而栗。

  这么大的一间别墅里面,也不知道究竟还有多少陈年老鬼……

  走到了楼梯上面,那一扇小门依然是紧紧关着,大黄走在最前面,他摸了摸小门,拉住门把手,开始用力的拉……

  大黄的力气我是见识过的,相当不错,但是大黄拉了两下,那扇小门竟然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我有点着急,低声问道。

  大黄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完蛋了,拉不开门,林杨,师父,来,咱们仨一起试试……”

  我赶紧上前,三个人一起拽着门把手,玩命地拉那一扇小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