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五十九章 冤魂索命

第五十九章 冤魂索命

  我点了点头,虽然我心里头并没有底气,但是至少要给李迟他爹一个希望。

  正说着,我们已经进入了疗养院,整个疗养院的别墅里面阴森潮湿,与外面的环境大相径庭,我刚想要仔细看看,忽然却听到了一阵哭声传来……

  我一个激灵,后退了几步。

  老猫神色也是一变。大黄问道:“这是什么声音?谁在哭?李迟么?”

  李迟他爸却脸色很难看,摇头说道:“不是……这……这不是我儿子的哭声……”

  现在正是白天,而且又是下午,按理说是阳气最盛的时候,虽然这栋别墅里面很阴森,但是毕竟刚过了午时,再阴森的地方也有阳气的蔓延……

  然而在这时,这个别墅里面却发出了这样的阴测测的哭声,听声音显然是个男人,而且根本就不是李迟……

  我冷汗扑簌簌地流了下来,浑身如中雷击。老猫看到我反应异常,低声问道:“林杨,你知道这是谁在哭?”

  我静静地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对这个哭声很熟悉,我跟浩然一起同窗了这么多年,我对他的哭声很了解……

  这就是浩然的哭声,绝对不会有错,这就是浩然的哭声!

  我低声说道:“是浩然,他的确在这个别墅里,这就是浩然的哭声……”

  疗养院的别墅空间并不算太大,可能跟李迟家的经济条件有关,进了别墅之后是一条狭长的走廊,走廊里只有三个房间。

  一楼的房间一般都是家属来住的,而李迟的房间在楼上,然而这哭声却并不是来自楼上,也不是来自一楼,而是来自地下室……

  这栋别墅里面,在走廊的尽头有一扇小门,而这个小门的下面,就是一间地下室!

  李迟他爸盯着地下室的小门,整个人都有点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小门,低声问道:“怎么办?李迟的同学……浩然的冤魂是不是现在就躲在地下室里……”

  大黄也是脸色大变,说道:“卧槽,真是太他娘邪了,这王家的鬼还真厉害,看来王家在白家坟外地铁隧道里面摆下的那个血祭大阵还真的挺有用。”

  我有点不解,连忙问道:“此言怎讲?”

  大黄说道:“你看啊……浩然他的体质命数本来只能做个寻常小鬼,在王家的血祭大阵之下,竟然变成了这么凶的厉鬼……林杨,这么跟你说吧,我跟老猫行走江湖也算是挺久的了,厉鬼见了不少,大白天的出来吓唬人的真是从来没见过……你说这浩然现在得变得多凶啊……”

  我本来就已经吓坏了,被大黄一说,更是浑身冷汗直冒,我连忙问道:“那怎么办?咱们要不然趁着白天阳气盛,先把浩然送走?”

  大黄还没说话,老猫却摇头说道:“不行的,咱们现在虽然能够听见他的哭声,但是未必就能抓得到他,厉鬼都很狡猾,估计咱们到了地下室,这浩然也会立即逃走。”

  我眉头一皱,知道老猫说的不错,可是毕竟白天是个好机会,就算白天不去,晚上也难免再要面对浩然,我摸了摸手中的桃木剑,说道:“要不然咱去试试?”

  老猫无奈点头:“试试吧。”

  说着我们三个也不管李迟他爸吓得脸色苍白,立即就朝着那扇小门走去。

  小门不过一米五左右高,一米来宽,我们三个大老爷们钻进去还要猫着腰,一走到门口,里面浩然的哭声忽然停止了。

  我摸着小门漆黑冰冷的表面,手里头紧紧攥着桃木剑,低声问道:“浩然?浩然?”

  可是叫了两声,里面一点回应都没有。

  大黄眉头一皱,问我:“林杨,你干嘛?”

  我说道:“我想叫他两声,毕竟我们俩同学一场,万一他看在老同学的面上,肯就这么离开呢?”

  大黄笑道:“林杨啊,你也太单纯了吧,浩然现在变成厉鬼了,厉鬼你知道不?那可是专门害人索命的,理智都已经没了,你还想跟他套近乎?”

  我一听,似乎觉得自己的确有点傻,便干脆不再叫了,用力推了推小门。

  一推之下,小门吱呀呀的开了,门刚一开,里面就吹出来了一阵凉风。

  别墅的一楼并没有开空调,所以空气里面的温度其实还挺高,但是小门一开之后,忽然一股如同冰箱里的冷空气一下子吹了出来,吹得我浑身一个寒战……

  不光是我,我身后的老猫和大黄都一个激灵。

  大黄不由得回头问站在远处的李迟他爹:“我说,李叔,这地下室你们进去过么?知道里面是干嘛的么?”

  李迟他爹估计是吓得有点傻了,支支吾吾说道:“没……没进去过啊,我们只不过是在这里租的别墅,除了一楼二楼,没去过别的地方……”

  大黄见问他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就从背包里头掏出了手电,往小门里面晃了晃,说道:“得了,咱们自己看看吧。”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顺着大黄的手电光芒看到了地下室里面竟然浮现出来了一张脸!

  那是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只是一瞥,我根本就没有看的清楚,那张脸是男是女,是大是小,我都没有看清楚,只是轻轻一瞥,我甚至都怀疑我是不是眼花了。

  但是看到一张脸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惊悚,我不由得吓得后退了几步。

  大黄看我反应奇怪,连忙问:“怎么了林杨,你看见什么了?”

  我指着地下室里深邃的黑暗,说道:“刚才你手电筒照到的地方……有……有一张脸!”

  大黄眉头一皱,钻到了我的旁边,再次用手电筒照射了一遍,但是这一次却什么都没看见。大黄勉强笑着说道:“林杨,我看你是不是紧张过度了,眼花了吧?”

  我只能这么自我安慰,的确比起真的看到了一张脸,我还是更愿意相信是我自己眼花了。

  大黄说道:“得了,你也别自己吓唬自己了,有我跟师父在这,一般的厉鬼也伤害不了你,就算是浩然亲自来了,咱们也有法子给他制服了。走吧。”

  说着大黄绕到我的前面,打着手电筒,顺着楼梯往下走。

  小门后面是一条比较狭长的楼梯,楼梯是木制的,已经有点老旧了,踩上去吱呀呀的响。

  楼梯不过两米来高,楼梯的下面就是地下室的空间。

  这间地下室很大,几乎和这个别墅的面积类似,也就是说,这个别墅的地下一层大部分是空的,就是这间地下室。

  下了楼梯,我环视了一下,地下室里面的空间很大,摆放的东西也很多,除了一些柱子支撑整个别墅之外,还有不少用大塑料布遮盖着的东西。

  我不知道这些塑料布下面遮挡着的是什么,我也没心情去看,只是想看看刚才浩然究竟躲在了哪。

  我们三个缓缓地在地下室里走着,因为这里实在是太阴森了,所以我冷汗已经把后背打湿了。不过老猫和大黄显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两人的脸色都很淡定。

  我跟在大黄后面,走在老猫前面,缓缓地朝前移动,大黄一边走一边回头问我:“林杨,你刚才在哪看到的那张脸?”

  我指了指前面一处偏僻的角落,说道:“就在前面,那张脸好像是在前面那个柱子的后面……”

  话音未落,忽然“哐当”一声,楼梯上的小门竟然突然关上了!

  我吓得一个激灵,回头去看,只见地下室楼梯上面的小门关的死死的,外面的光线一点都照不进来,要不是有大黄的手电,我们现在已经置身于黑暗之中了!

  我心里头开始有些慌了,赶紧喊道:“李叔?叔叔?帮我们把门打开啊?!”

  可是喊了好几声,却始终没有人回应,老猫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吧,我看李迟他爹有点害怕这个地下室,肯定不敢过来的,门可能是风吹上的,关就关了,一会咱们自己打开就行了。”

  我不由得佩服老猫的镇定,但是刚才我推开地下室的小门的时候其实已经发现,那小门可能因为年代久远,门轴十分生涩,就连用手推开它都十分费劲,别说风吹了。

  也就是说,那扇门一定是被一个很强大的外力关上的,而绝对不可能是风吹的,再说了,地下室在别墅的尽头,这里根本就不通风,哪里会有这么大的风?

  我心里头虽然越想越害怕,但是还是尽量保持冷静,我知道这个问题老猫肯定也是想到了,他没有这么说,只是说明想要安抚我的情绪。

  想到了这里,我连忙冷静下来,跟着大黄的手电光线四下查看,地下室里面漆黑一片,似乎什么都没有。

  然而忽然,我隐约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低声的在我的背后说道:“林杨……是不是你来了?”

  “浩然!?”我一个激灵,猛地转过头来,说道:“大黄,快照一下!”

  大黄的手电紧跟着过来,可是我背后空空如也,除了一根硕大的柱子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