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五十七章 大黄的师傅

第五十七章 大黄的师傅

  我一直等到天都开始蒙蒙亮,老猫和大黄两个人才慢慢悠悠的过来了。

  大黄一直说都是因为老猫睡懒觉不起床,所以两人才来晚了,但是我显然看见老猫是梳洗过的,而大黄却是蓬头垢面,显然连洗都没洗,谁睡懒觉,一目了然。

  两个人也不客气,一进门就在沙发上坐下了,老猫看了一眼梦筠和张朵,估计立即就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大黄却没有老猫这么厉害的观察力,赶紧问道:“怎么了林杨,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我便粗略地把如何在手机里头看见那个女鬼,又如何搏斗,如何坐上了地铁,以及最后遇到白家五兄弟之一的白尊义告诉了老猫和大黄。

  老猫沉吟不语,大黄却大呼小叫,不停问道:“你到底是怎么逃脱白尊义的追杀的,他既然想要弄死你们,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对了,那个陈玄策的事情,你有没有告诉白尊义?”

  我连忙摇头说道:“当然没有,我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把陈玄策给出卖了,陈玄策对我一直不错,帮过我两次,而且他只怕是比白尊义都要只强不弱,得罪了陈玄策,只怕比得罪白家还要难受……”

  大黄听得晕了,问道:“既然你没有告诉白尊义是陈玄策吞噬掉了白尊礼,那他究竟是如何放过你们的?后来小枫又是如何把白家的女鬼给吞噬掉的?”

  我笑了笑,说道:“你确定要听?我在浩然下葬的那天,一不小心听到了一件很惊悚的惊天大秘密……”

  大黄锤了我肩膀一拳,说道:“别废话,快,快说!”

  我喝了口水,坐在沙发上开始讲述浩然的故事。

  从浩然的家族开始讲起,我告诉了老猫和大黄,其实浩然身份很不一般,他是四大家族之中王家的一员,而且还是王家在阳间的长孙,而浩然之所以死在了白家坟附近,并不是白家的鬼所做,而是王家为了让浩然变成厉鬼,所摆出的一个血祭大阵,王家更是借此嫁祸于白家,想要让四大家族的人对白家产生怨恨和不满……

  等我讲完了这个故事,别说大黄,就连老猫都瞪大了眼睛,显得很吃惊。

  看起来这个秘密的确已经超越了正常人的思考范围。

  老猫好不容易一改往日的高冷神态,他往前坐了坐,问道:“林杨,这个秘密你是听谁说的?你确定这件事情是真的?”

  我连忙说道:“千真万确,这件事情是我躲在洗手间里面听王家的浩天和浩然他爹说的,绝对没有错,后来那个大和尚灵照大师也确认了我的想法,这件事情绝对没错。”

  老猫点了点头,面露沉思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所谓的八大高人的灵照大师很有可能身份也很特殊了……当年京城之中修建地铁,本来是要请高人来扫灭四九城下的孤魂野鬼,谁知道到了最后竟然变成了和谈,阴阳两界划界而治,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件疑案,处处都不合常理。那个老和尚如此身份,很有可能是当年那场和谈的重要砝码。”

  我不由得又想起了老猫和大黄想要调查雍和宫里抬轿子的人的事情,我不由得问道:“老猫,到底是谁来请你们调查雍和宫抬轿子的人的事情的?为什么我觉得那个人似乎也是个知情者之一呢?”

  老猫脸色严肃起来,低头说道:“林杨,你也知道,我们趟阴人这一行,只拿钱办事,从来不多说话,客户的秘密,我们必须要把守。而且这次委托我们调查雍和宫的客户更加神秘,从来都没有和我们正面接触过,一直都是委托的代理人……所以我们只知道这次任务的报酬高昂,却并不知道这个客户到底是谁……”

  我见老猫说的诚恳,心里头知道老猫肯定没有骗我,那个神秘的客户虽然对这件事情有所了解,一定是个知情人,但是老猫他们却并不知道。

  这时大黄忽然问我:“林杨,那这件事情跟你后来从白尊义手中脱身又有什么关联呢?”

  我连忙笑了笑,说道:“嘿嘿,既然王家想要跟白家翻脸,我就借此机会,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白尊义。”

  老猫和大黄闻言一惊,都是紧张了起来。

  我继续说道:“之前白尊礼被陈玄策吞噬,四大家族的人并不知道,我就告诉白尊义,说白尊礼是被王家的人吞噬掉的,这样一来,就可以挑起白家和王家之间的战火,你们说我这个挑拨离间的计策是不是很高明?”

  大黄倒是没说什么,老猫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连声说道:“林杨啊……你胆子怎么这么大啊……你可真行,本来咱们需要面对的不过只有一个白家罢了,就算王家的人陷害咱们,咱们有着王浩然这一层关系,多少还有可能跟王家的人搞好关系,你现在好了,直接得罪了两家……一个白家还不够你折腾,你又多添了个王家……”

  我很少见到老猫一下子说这么多话,大概猜到了我可能真的是做的并不是很妥当,但是当时的情况,我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我连忙辩解:“可是我如果不这么说的话,总不能将陈玄策给说出去吧?一来陈玄策一直对我不错,二来得罪了陈家的结果只怕也不是太好……我只能这么做呀。”

  老猫叹了口气,露出了一脸无奈的样子,说道:“好吧……唉,这件事情算是你反应还快,不管你怎么做,其实注定都要得罪四大家族之间的两个。”

  我点了点头,没想到高冷的老猫竟然到最后会认同我。

  停顿了几秒,我忽然说道:“对了老猫,那八大高人到底都是什么来历?为什么当年修地铁的时候会找他们八个人?”

  老猫听罢,看了一眼大黄,说道:“这八大高人比较神秘,其实最开始我也并不知道,我估计大黄也许比我清楚。”

  大黄没想到老猫忽然会把问题抛给他,他微微一愣,说道:“我……我也并不是很清楚……”

  老猫笑了笑,说道:“大黄,咱们都是自己人,没必要藏着掖着的,直说了吧。”

  我一听,看起来这大黄真的跟八大高人有点关联,不过最开始他们两个听到八大高人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也许是那时候大黄就在隐藏这件事情吧。

  大黄喝了口水,说道:“唉……林杨,咱们也不是外人,我就告诉你了,之前师父也说过,其实他并不是我的师父,我是传统道玄的传人……”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记得,当初在白家祖坟的时候你就露了一手,难不成这跟八大高人有关?”

  大黄笑着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我本来谁都没说,但是既然咱们在京城遇见了这么凶险的事情,我也不妨告诉你们,只不过你们一定要给我保密。”

  我郑重的点头,看起来大黄真的跟八大高人有关。

  只听大黄悠悠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这个八大高人,但是后来我问了问我师父……”

  “你师父?那不就是老猫么?”我赶紧问道。

  大黄瞪了我一眼,似乎对我打断他表示十分不满,他说道:“你先别插嘴,我说的师父是教我桃木剑的师父,不是老猫。”

  我这才恍然,原来大黄这一次的师父指的是他真正的师父。对于大黄的身份来历,我一直都并不明白,老猫似乎也不是很了解,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走在一块的。

  不过看样子老猫对大黄很欣赏,否则的话,以老猫那种高冷的性格,也不会让大黄跟着他。

  只听大黄继续说道:“我师父脾气很怪,一般都不愿意搭理我,但是这件事情再不找他的话就要出大事了,所以昨天我就问了他一句……你们猜怎么着?”

  大黄说到这里,故意卖了个关子。

  这大黄也真行,都到了这时候还故意卖关子,我赶紧催促:“赶紧说啊,卖什么关子啊!”

  大黄翘起了二郎腿,露出了一副了不得的神态,笑着说道:“我师父,呵呵,也是八大高人之一,没想到吧?!”

  听了这话,我是一下子傻眼了,本来我以为大黄不过是某个厉害道士的徒弟,没想到大黄的师父竟然就是曾经在四九城下与鬼域四大家族会面的八大高人之一,这也太扯了吧?

  我不禁有些怀疑,问道:“不对啊大黄,修地铁的时候你应该年纪不小了啊,你师父参加这件事情,你难道现在才知道?”

  大黄笑了笑,说道:“这有什么的,我师父那老家伙,从来喜欢藏着掖着,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要不是我追问的话,他这一次都不一定告诉我。”

  我问道:“那你师父还有没有说其他重要的信息?”

  大黄说道:“当然说了,你知道这八大高人都有谁么?”

  我一看大黄又要卖关子,气得差点跟他拼命。

  大黄连忙说道:“别着急,别着急,容我慢慢道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