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五十三章 白尊义

第五十三章 白尊义

  白尊义听了我这话,忽然一愣,想必也是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忽然夸赞起白尊礼的能力。过了片刻,他才阴测测的说道:“不错,尊礼是白家少有的高手,能力自然出众,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心里头连忙思考,现在的形式,我肯定不能把陈家老鬼陈玄策给抖出来,显然,虽然白家的厉鬼很厉害,但是那个陈家老鬼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要是因为白尊信而得罪了陈家老鬼,只怕我后面的下场只会更惨。

  但是我现在又不能不告诉白家白尊礼的下落,这样的话,我身后的梦筠和张朵都会有危险。

  这可怎么办呢?想来想去,我忽然想到了王家的阴谋。

  既然浩然的死是王家的阴谋,而且王家还想要嫁祸于白家,那么说明这王白两家之间,只怕早就已经阳奉阴违,水火不容了,既然这样,倒不如把白尊礼的死归咎于王家,一来可以答复白尊义,救得梦筠和张朵两条性命,而来可以让白家和王家正式开火,也可以分散火力,驱虎吞狼。

  一想到这个主意,我心里头都不由得暗自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

  当然,现在这个局势我还不能够得意忘形,我连忙说道:“既然您知道白尊礼的实力,那么你也应该清楚,单单凭我们几个人,再加上老猫和大黄这两个趟阴人,想要驱散白尊礼,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而且就算我们勉强能够驱散他,你们白家的其他人也绝不会得不到任何消息……”

  白尊义也是个狡猾的老鬼,显然知道我说的不错,他点了点半拉脑袋,脑袋一动,血肉横飞。

  他说道:“你说的不错,那你告诉我,到底是谁驱散了尊礼?”

  我犹豫了一下,装作为难的样子,说道:“这件事情我要是说了的话,你可要确定能够饶过我们,放我们出去?”

  白尊义冷笑一声:“当然。”

  我还是面露难色,说道:“既然如此,先表示一下诚意吧,让地铁停下总是可以的吧?”

  白尊义又冷笑了一声,但是我看到他眼睛里已经透露出来了不耐烦的情绪。

  他摆了摆手,地铁猛然停止,之后嘟嘟嘟的提示音响起,地铁的车门竟然开了。

  我往外一看,只见外面赫然是个站台,看样子应该就是在之前我们上车的下一站,没想到地铁跑了这么久,竟然只跑了一站地?这是什么情况?

  我也来不及多想,连忙说道:“好,既然您是个讲信用的人,我也一定会信守承诺,只不过这件事情涉及的人势力非常强大,我希望您不要告诉别人是我透露出去的消息。”

  白尊义越来越没有耐心,他厉声说道:“你赶紧说,别他娘的废话!”

  我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实不相瞒,其实驱散了白尊礼的不是别人,而是四九城下,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

  白尊义听见“王家”两个字,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虽然他脸色没变的时候就已经很难看了,但是现在脸色变了之后,还是更难看了……

  他满脸的伤口和皮肉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我亲眼看见他的脑袋似乎大了一圈,而后他往前走了几步,离我更近了,嘴里头不停的说道:“放屁,放屁……你这是一派胡言!”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说道:“不是胡说,我亲眼看见一个老鬼把白尊礼吞噬了下去,样子十分惨烈,我且问你,这四九城中,能够吞噬白尊礼的厉鬼能有几个?是不是只有四大家族之中才有如此能力的人?”

  白尊义听到这个消息,整个身子都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他一只眼睛瞪得像乒乓球那么大,不停的说道:“你说尊礼被吞噬了?你说他被吞噬了?”

  我看到他一双惨白惨白的手上青筋已经暴起,手上的鬼火更是光芒大盛,映照的他整个脸庞都变成了绿色。

  就连他身边的那个白家的女鬼都开始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显然是对白尊礼被吞噬的这件事情表示无法接受。

  白尊义一直念叨了好久,这才猛地瞪向了我,厉声说道:“林杨,今天你要是说出一句假话,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句话吼出来就像是隧道里凄厉的风声一样,十分难听刺耳,而且从他口中说出,还带着一股腥臭的气味。

  我心中恐惧,又后退了几步,哆哆嗦嗦说道:“真的没有,一句假话都没有。”

  白尊义整个身体都有些站不住了,他厉声喝问道:“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吞噬了白尊礼?!”

  我虽然嫁祸于王家,但是我毕竟没有见过白家的厉鬼,因此也无法编造,只能说道:“我没看清楚那只鬼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只是看他的能力,应该更在白尊礼之上。”

  白尊义忽然阴笑了起来,笑得声音令我耳膜都有点疼了。

  他又朝着我走了几步,摇头说道:“我不信,你这肯定是嫁祸于人,王家跟我们白家几百年的交情,难不成还会害我们不成?我们是自己人,你们阳间的人休想挑拨离间,林杨,到底是谁让你挑拨离间的,说!”

  说着,白尊义的一只手已经伸了过来,他紧紧地扼住了我的脖子,几乎要把我掐死……

  我脖子生疼,但是还是拼命问道:“你……你知道王浩然吗?”

  白尊义并不傻,根据我的判断,我觉得白尊义的老奸巨猾绝对在白尊礼之上,因为我看到他对事情的判断几乎都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如果说白尊义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可能就是他的表情经常暴露自己的想法。虽然白尊义显然的脸已经烂了一大半,完全谈不上什么表情,但是当他听到了“王浩然”三个字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脸孔明显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笑了笑,知道他已经被我说服了,果然,不久之后,他的那只手上的力气渐渐消退,我渐渐地从他的手中挣脱了出来。

  一挣脱出来,我赶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说道:“怎么样,这下子你知道我没有骗你了吧?”

  白尊义面色十分难看,他沉默了很久,大概有五分钟左右,这才低声说道:“你知道王浩然是王家的人了?”

  我嘿嘿一笑,说道:“其实之前我并不知道,但是直到前几天,我猜看破了王家的一个惊天秘密。”

  白尊义脸上的神情飘忽不定,我看到他那一只眼睛忽然从眼眶里面突了出来,之后又渐渐的缩回去,十分诡异,可能这是他思考的一种方式。

  又过了一会,白尊义低声说道:“什么秘密,你可以告诉我。”

  我又笑了笑,假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王浩然想必你也知道,不用我多说了吧?四九城下的王家,那可是四大家族之中排名第三的家族,虽然比你们白家排位靠后,但是他们家族的历史却比白家要悠久得多……而王浩然,正是王家在阳间的长孙。”

  白尊义有点不耐烦,说道:“别说废话,直接说主题!”

  我当即说道:“王浩然本来是王家的长孙,在阳间的命数也是万里挑一,将来必定是要成龙成凤的,然而他却忽然死了,死在了白家坟地铁站的外面,我就问一句话,王浩然是不是你们白家的鬼害死的?”

  白尊义听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已经难看到了一个极点,他冷笑起来,说道:“好你个林杨啊,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反问起我来了?我倒要问问你,你说这王浩然是谁害死的?”

  我并不急着回答,而是故作老成的踱起了步子,走了几步,我才说道:“王浩然是我的同学,最开始我并不知道王浩然是四九城下王家的长孙,我以为他只不过和我一样,是个普通人……”

  说到这里,我故意放慢了速度,不紧不慢的说:“本来我跟你们白家结下了梁子,身边的同学一个接一个的出事,所以浩然出事的时候,我想都不想,立即就判断他是被你们白家害死的,更何况,他死亡的地点就是你们白家在地下的据点,白家坟……”

  白尊义冷笑了一声,并没有打断我,但是我看得出来他心里头已经想到了些什么。

  我继续说道:“我本来已经百分之百确定,浩然就是死在了白家的手里,可是知道前几天,我亲眼目睹王家的人吞噬白尊礼的时候才知道了一个惊天秘密,那就是害死浩然的人其实并不是白家,而是王家自己!”

  白尊义听到这里,猛地跳了起来,嘶声怒吼着:“王家!天煞的王家!难道真的是你们害死了我的兄弟!”

  我看他已经被我成功激怒,连忙添油加火,继续说道:“王家杀死王浩然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因为浩然的命数太硬,如果等他阳寿终结,根本无法变成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