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五十二章 危机

第五十二章 危机

  我控制不住,骂了一句很难听的脏话,倒不是因为我修养不够,而是这个液体实在是太恶心了,又腥又臭,还黏糊糊的,弄得我满脸都是,差点就溅到了眼睛里。

  我连忙后退两步,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鬼。

  老猫说的不错,这女鬼因为吸取了我的阳元,现在已经有了人形,而且已经有了实体的形态,我之前遇到的那些鬼就算都很恶心,但是也没有一个可以从胸前喷出水来的东西,这只女鬼显然跟他们并不一样,所以我要加倍小心。

  梦筠那边则蹲在张朵身边,不停的安慰着张朵,不知道什么原因,张朵还是不能说话,浑身颤抖,似乎很难受。

  一看到张朵这个样子,我心里头更加着急,我不由得朝着那只女鬼怒吼道:“你究竟把朵朵怎么了?”

  那只女鬼冷笑了一声,长长的舌头不停的抖动,胸前的伤口里还是断断续续的流出绿色的液体……我闻着脸上那些液体腥臭的味道,就有点想要作呕。

  那鬼看了我一眼,白色的眼球不停的闪动,但是她却并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但是我却知道,想要救张朵和梦筠的话就一定要干掉面前的这只女鬼。

  想到这里,我再一次向她扑了过去,长剑一抖,就朝着她的脖子上砍了过去。

  显然那只女鬼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谨慎,也许她知道她自己低估了我的实力,所以这一次变得尤为谨慎,我看到她舌头一抖,就朝着我的脸上抽来。

  我动作没有她舌头快,立即被她的长舌头抽到了眼睛,一股酸疼感从眼睛一直钻到心里头,我不由得踉跄一下,差点扔了桃木剑。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觉得脖子上一凉,低头一看,只见那女鬼已经用一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她长长的舌头从我的脖子后面绕了过来,不停的在我的脸上舔着,十分难受恶心。

  她的舌头上的味道几乎比那绿色的液体还要腥臭,我也不知道这家伙既然是出车祸死的,为什么舌头像吊死鬼一样长。

  没想到跟厉鬼纠缠过这么多次,我还是被她掐住了脖子……

  这种感觉已经并不陌生了,我觉得我的呼吸渐渐变得困难,但是手中的桃木剑仍在我的掌握之中,想到这里,我猛地将桃木剑横过来,朝着女鬼的腰间割去!

  这女鬼因为已经有了实体,所以并不需要点燃犀角让她来现出原形,我便可以利用桃木剑将她割伤!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好像是用菜刀切割豆腐一样的感觉,只见那个女鬼面部抽搐,嘶声呐喊,看得出来我的这一剑已经有了作用。

  惨叫声中,那女鬼松开了我,猛地后退了几步,我看到她脸上的皮肤又掉落了几块,露出里面已经腐烂的血肉。

  她的脸上甚至已经长出了一层苔藓,十分的恶心,再加上她一双大白眼,更是让我有点作呕的意思。

  女鬼后退了几步,似乎对我有些忌惮,她已经两次被我的桃木剑划伤,胸前和腰间不停的流出绿色的液体,十分恶心。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似乎不敢再上前了,我看我已经占据了优势,当即喊道:“畜生,你赶紧把我们放了,饶你不死!”

  那女鬼听了我的话,并没有立即给出反应,反而是忽然笑了起来。

  她笑得十分难听,而且十分嚣张,看样子似乎是对我的自信带着一种嘲讽,也正是因为她的嘲笑,我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女鬼背后的车厢里面闪出来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比女鬼高大一些的人影,而且看轮廓是个男人。

  那个人影缓缓的朝着我们走来,没有任何脚步声,我立即明白过来,这个身影应该也是个鬼,而且很有可能就是白家的老鬼。

  果然,等那个人影走近了,我在手机的照射下才看清楚来的人是谁……

  这个人的样子让我不寒而栗,因为他长得实在是有些与众不同。

  那是一个穿着一件古朴的老式西装的男人,他看样子五十多岁,头发已经掉光了,甚至连脑袋都只剩下一半,我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死的,但是我却知道他死的时候死相一定不怎么好看。

  因为只剩下半个脑袋,我也无法评价他的五官和长相如何,他只剩下了一只眼睛,眼睛很小,狭长狭长的,像是京剧里面的脸谱一样。

  他阴测测地笑了笑,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是林杨?”

  说着他走了过来,走到了女鬼的前面,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女鬼。

  我看他的穿着像是民国时代的风格,忽然想起了之前老谢说的白家人的信息。

  仁义礼智信五个兄弟,都是死在了民国时期,其中白尊礼已经被陈玄策吞噬掉了,那么面前这个家伙,应该是五兄弟之中,其他四位之一了。

  根据之前所说,白尊信应该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郎,这么说来,面前这个五十多岁的,只有半个脑袋的人肯定不会是老五,我当即问道:“不知道您是哪位?仁义礼智信,您一定是其中之一吧?”

  那老鬼显然没想到我能猜出他的身份,他先是有些惊讶,又阴测测的笑了笑,伸出手来看了看,说道:“小伙子,很有见识,我也不跟你摆架子卖关子了,我是白尊义,白家老二就是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倒还觉得这家伙有点客气,说话之间也没有白尊礼那种咄咄逼人,但是他长得实在太可怕了,再加上他阴测测的笑声,还是让我有点恐惧。

  梦筠也在我身后低声说道:“林杨,你要小心……”

  白尊义看了我一眼,说道:“咦?你难不成害怕了?没必要害怕,林杨,据我所知你现在应该跟我们这些孤魂野鬼打过不少次交道了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您说的不错。”虽然我知道这家伙过来肯定是不安好心,但是他既然对我客客气气,我也不好直接跟他翻脸。

  然而就在这时,白尊义忽然说道:“林杨,我知道你是个老实人,这样吧,我问你一个问题,只要你好好回答我,我立即就放你和你的朋友出去,怎么样?”

  地铁仍然在轰隆隆的前行着,这时候我才忽然意识到地铁始终都没有停站。按理说地铁之间两站的间隔最多不过两分钟,可是这一次地铁一直开了足足有十分钟了,还是没有停下来。

  我心里头不由得明白了,这一切可能都是白尊义做的手脚,难不成他想要把我们关在这地铁上,永远不让我们下去?

  我越想心里头越害怕,连忙问道:“什么问题,你说?”

  白尊义嘿嘿一笑,仍然是一副阴森森的语气,他忽然朝着我走了过来,我看着他那半个脑袋在走路的时候都一颤一颤的,我甚至害怕这家伙的半拉脑壳会掉下来。

  我紧张的看着他,害怕他会忽然发难,等到他走到我旁边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顿了一顿,问道:“我弟弟,白尊礼,你见过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头开始忐忑起来,原来如此,白尊义果然不是轻易出来吓唬人玩的,他过来这里,费劲千辛万苦把我引上这辆地铁,果然是为了白尊礼的失踪而来。

  然而就在这时,白尊义忽然将脸贴了过来,他那半张带着鲜血的脸实在是恶心恐怖,再加上说不出的狰狞,一下子就贴到了我的面前!

  我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从他的脸上疯狂的扑来,迎面扑来!我几乎是吓傻了,甚至连后退都没来得及后退!

  这时候我看到他长大了嘴巴,硕大的嘴巴里面竟然有三排尖利的牙齿,就像是鲨鱼的牙齿,我听见他用一种刺耳的声音大声地问我:“说!你们把白尊礼弄到哪去了?!告诉我?!”

  我当时几乎整个人都傻了,大脑都已经懵掉了,彻底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我下意识地后退几步躲开白尊义狰狞的脸,恶心的气味,但是发现我自己已经几乎不能动弹……

  我呆呆的看着忽然变成凶神恶煞一般的白尊信,摇头说道:“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白尊义猛地一抖,脸孔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可惜他就算是刚才的样子也完全谈不上好看,只听他缓缓说道:“不知道?我找你过来,费了劲把你弄上地铁,难不成就是为了一句不知道?”

  说到这里,白尊义忽然伸出手来,我看到他的手上忽然亮起了绿色的火焰,这种火焰我曾经在坟地见过,一般都解释为因为尸体上的磷元素燃烧所产生的鬼火……

  白尊信阴测测的笑着,一只小眼睛却已经看向了我身后的梦筠和张朵,他笑着问道:“你要是再说一句不知道,那么你身后的那两位姑娘,可能就活不到明天了……”

  我脸色大变,因为我素来知道白家人的特点,他们说出的话肯定会实现,这些人从来都是心狠手辣。

  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问道:“你是白尊礼的哥哥,一定知道白尊礼的实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