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四十五章 大阴谋

第四十五章 大阴谋

  现在天已经擦边黑了,再加上墓地附近阴气太重,这个公共厕所又比较老旧,里面只有昏黄的破灯泡亮着,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但是恐惧感再重也比不上我的腹痛感,我想也不想,赶紧找了个隔间就钻了进去。

  好在这个墓地平时没什么人过来,隔间里面显然没有外面那么肮脏。只是光线找不到,黑漆漆的一片。

  自古有个成语叫一泻千里,我现在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了汉语言的博大精深,这四个字形容现在的我真是恰如其分,十分贴切。

  我也不知道我泻了多久,反正两条腿全都麻了,这才勉强缓解了腹痛感。

  我刚准备离开,忽然听见脚步声传来,然后两个人似乎低声交谈着走到了厕所里面。

  我听其中一个人的声音十分熟悉,竟然好像是浩然他爹?我有点奇怪,没想到在厕所里面都能遇到熟人。

  我刚想出去打招呼,但是腿一麻,根本就动不了,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了一些令我震惊不已的话。

  只听一个比较年轻的男子说道:“大伯,咱们这样来做,你说浩然会不会怨恨咱们?”

  然后浩然他爹叹了口气,说道:“唉……我也是于心不忍,毕竟浩然是我唯一的儿子,可是没办法,浩然将来是要继承王家的,他的命数又在阳间太好,不利于阴间,到时候如果他寿终正寝的话,到了阴间,永远只是个毫无建树的小鬼罢了。”

  我听了这句话,脸上冷汗就下来了,我不敢动弹,躲在隔间里面静静地听着。

  那个年轻人继续说道:“可是大伯,浩然死的太惨啊,您都没见到当时浩然死的时候,喊得声音整个隧道里面都听见了,唉……我是真害怕到时候浩然化成了厉鬼,先就要跟咱们自己人过不去了。”

  浩然他爹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有灵照大师呢,再说阴间里的那些长老们早就等着浩然过去,他现在自己还忙不过来,哪有时间来找你报仇。”

  我越听越害怕,为什么这个年轻人竟然知道浩然临死的时候喊得那么大声,整个隧道都能听见?为什么他说浩然死后会来找他报仇?

  难不成……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了,要不是我使劲按住自己的嘴的话,我只怕是就要叫出声来了。

  难不成浩然根本不是白家的鬼魂弄死的,他和李迟失踪的事情也跟白家没有任何关系,浩然其实根本就是现在厕所里这个王家的年轻人,这个喊浩然他爹大伯的这个人杀死的?

  我整个人不停的颤抖了起来,简直浑身发麻,这件事情对我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而我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为什么呢?为什么浩然他爹会纵容一个自己家族的人去害死自己的儿子呢?

  我静静的听着,只听浩然他爹继续开口了:“放心吧,浩天,浩然只要到了阴间,就会知道咱们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他。咱们当时为了在白家坟建出这么个血祭阵,牺牲了多少阴间的兄弟……这可都是为了送走浩然去阴间啊,别忘了,那里可是白家的底盘,要是让白家知道了这件事情,咱们王家跟白家岂不是立即就要翻脸?”

  那个年轻人似乎是叫浩天,看样子应该跟浩然是同族的兄弟,我记得在葬礼的时候看见过他一次,但是印象不深,他应该是个长着一张大众脸,白白净净,一米七左右的寻常男子。

  只听浩天说道:“可不是,不过大伯这一招真是狠辣,既可以让浩然成功成为阴魂厉鬼,又可以嫁祸白家,让其他三大家族对白家产生敌意,大伯,我真是太佩服您了。”

  浩然他爹冷笑了两声,说道:“这不算什么,再说这也不是我的主意,浩然这孩子本来是个好苗子,可惜就是命格太硬,只适合做人,不适合做鬼,要不然咱们也不会要费劲来给他做出这么一个血祭阵来。不过他生前多受些苦,死后必定能够大富大贵,也算是值得了。”

  说着这两个人已经放过了水,渐渐往外走去,我听着两人的脚步声渐渐走远,整个人都已经傻了……

  我捋了捋刚才两个人的话,渐渐明白了这两个人谈话的内容。

  王浩然的死根本不是白家的鬼做的怪,而是王家人自己的阴谋,如果刚才两个人说的没错的话,那么杀死浩然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浩天。

  当然,浩天并不是元凶,整个浩然的死亡都是王家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这个阴谋的策划人很有可能是王家的元老级人物,而浩天只是直接操作者。

  当然,这个王家显然也并不一般,这个王家肯定就是四九城地下家族,徐、白、王、陈中的王家!浩然真正的身份应该是王家在阳间的大公子,将来是要继承王家祖业的,就算无法继承,那他死后在阴间的地位也绝不简单。

  而浩然偏偏生来的命数决定他在阳间会大富大贵,在阴间却只能是个寻常的小鬼。

  这个道理我多少听老猫说过,老猫说一个人在阳间的命数越好,混的越出色,那么他在阴间的命数就越差,也就越难出头。最直白的例子就是梁小枫,她骨重一两七,在阳间的时候命运坎坷,少年早夭,但是到了阴间变成厉鬼之后,就是吞噬一切的无双体格。

  而浩然很有可能跟梁小枫恰恰相反,他在阳间命运顺利,到了阴间难免就会衰颓。

  因此王家人才想出了这么一个狠毒的主意,用那个所谓的“血祭”阵来把浩然钉死在白家坟的地铁隧道里,这样一来让浩然临死的时候集聚够了足够的痛苦和怨恨,可以帮助他死后直接成为厉鬼。

  而王家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嫁祸白家,引起其他三大家族对白家的不满。

  毕竟王浩然是王家的长子,这个事情四大家族的人肯定全都知道,如果浩然被发现死在了白家坟中,白家之外三大家族的人肯定都会觉得这件事情是白家所做,再加上之前我和老猫他们驱散萌二白的事情,三大家族的人肯定都会觉得白家蓄谋报复,这才弄死了浩然,还是用这种残忍的手法。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管究竟是谁策划了这一切阴谋,这个人的城府和计谋简直都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我仔细一想,这才明白,原来其实之前我们驱散萌二白,跟白家结仇,一直到把战火蔓延到王浩然的身上,这都像是一个大阴谋,我、老猫、梦筠、大黄、张朵……我们几个其实不过是王家和白家之间争斗的棋子……

  我越想越害怕,冷汗越来越多,我赶紧提起裤子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开了门。

  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老猫,因为现在只有老猫才可以信任。

  王家的人原来一直都在利用我们,还有那个大和尚,那个号称是当年和地下厉鬼们谈判的灵照大师,还是堂堂八大高人?他自己明明就是王家的人……

  他很有可能是王家安插在阳间的内奸,当年八大高人和四大家族的谈判也一定有着某种猫腻,肯定另有隐情……

  我越想越害怕,一把推开了厕所隔间的小门。

  然而一开门,我立即吓傻了,小门敞开,我看到一个消瘦的身影站在小门的外面,正对着我,正咧着嘴对我笑。

  那是一个年迈的老头,看上去少说也有六十岁了,他穿着一件破旧的黄衣服,脸上胳膊上都已经烂了,身边竟然还飞着几只苍蝇,说不出到底是恶心还是恐怖。

  他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我,一双眼睛就像是死鱼眼。

  他半张着嘴,下颌骨裸露在外面,舌头十分长,舌头上竟然长着绿色的类似青苔的东西,不知道他当年究竟是怎么死的。

  我一下明白了过来。

  大和尚曾经说我背后的血手印是鬼催命,被下了鬼催命的人体质极为容易招鬼,而这个地方又靠近墓地,阴气很重,现在又快到了晚上,招鬼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可是现在老猫和大黄早已经走了,两个人都不可能赶来帮我,我又没有随身携带桃木剑,眼前这个鬼看上去灰不溜秋的,显然并不算厉害,但是对我来说,他几乎已经是致命的了。

  到底该怎么办?难不成我要赤手空拳的跟这个老家伙搏斗?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一只鬼……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想到了自己胸前,梁小枫给我印下的那个小小的血手印。

  我想到这里,大喜过望,连忙轻轻地按上这个手印,低声说道:“小枫,快来救我……小枫快来救我……”

  然而面前的那个鬼老头却丝毫不给我时间,没等我叫完小枫,忽然身子一闪,朝着我猛扑了过来!

  一股恶臭的味道扑来,我几乎看到他那一条长满了苔藓的舌头朝着我的脸甩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