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四十四章 送葬

第四十四章 送葬

  老猫点了点头,说道:“这不就是了,那个白阑珊死的时候不过才二十岁不到,还是个少女,难不成你觉得那个年代的少女就可以有如此丰富的经验?”

  我一听,有点恍然大悟,但是心里头又咯噔一下子,有点很不舒服。原来每天晚上跟我做害羞的事的人竟然是那个只有眼白没有眼球的恶心人,简直太恶心了。

  大黄点头说道:“嗯,没错,一般来说女鬼吸收阳气,都是为了固本筑基,凝结人形的,我看昨天晚上,白阑珊并没有凝聚成人形,还是靠着犀角才能化出实体来,吸收林杨阳气的肯定不是白阑珊。”

  我没好气的瞪了大黄一眼,说道:“你这会扮什么事后诸葛亮,当时你怎么不说?”

  大黄被我一说,有点尴尬,但是还是勉强说道:“我……我当时是害怕伤你自尊……”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那可怎么办?现在家里头虽然除掉了白家老鬼,但是还有个白阑珊,还有白阑珊她娘,这样一来,公寓里面会不会还是很危险?朵朵和梦筠会不会有事?”

  大黄说道:“你放心,她们两个就算出事了也是晚上,白天肯定不会出事的。”

  老猫也说道:“嗯,昨天晚上那么一闹,这两个鬼肯定不敢轻举妄动,今天送葬之后,我和大黄再去公寓走一趟,给你们结个阵。”

  我一听,老猫竟然还懂结阵,当即就有点肃然起敬,问道:“老猫,结阵是什么东西?这门手艺能不能传给我?”

  老猫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还没学会走,怎么就急着学跑了?也不怕摔死?”

  我看老猫没有教我的意思,心里头暗骂了他一句小气,便不再多说了。

  我们一边聊一边赶路,时间过得倒也快,等到早上八点多的时候,我们三个已经到了浩然下葬的目的。

  浩然家果然是家大业大,整个墓地外围已经被王家的人给包围了下来,大有一副土豪承包鱼塘的即视感,我看到远处一个人站在墓地外面迎宾,竟然正是浩然他爹,我赶紧拉着老猫和大黄走了过去。

  老猫和大黄似乎也没见过这么大的派头,都是有些惊讶。这是这两个人第一次见到浩然他们家族,显然俩人都有点手足无措。

  走到近前,我连忙去找浩然他爹,浩然他爹仍然戴着一副黑墨镜,看不见表情,也猜不出喜怒。但是他似乎对我不错,见面了点了点头,说了句:“来了?”

  我连忙鞠躬致敬,表达了我的遗憾。浩然他爹摆了摆手,目光停留在老猫和大黄的身上。

  我赶紧介绍,说这两位是趟阴人,当初灭掉白家的萌二白就是这两个人下的手。浩然他爹一听,身子震颤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开心。

  不过想来也是,毕竟要不是我们除掉了萌二白,浩然也不会突然死在地铁隧道里,所以浩然他爹有这个反应纯属正常。

  浩然他爹还没说话,不远处一个胖大和尚走了过来,正是灵照法师。

  灵照法师看了老猫一眼,又看了大黄一眼,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厉声问我:“林杨,这两个人是你带来的?”

  我不知道一向和蔼可亲的灵照法师为什么忽然变成这么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想来他还是当初给地铁驱鬼的八大高人之一,应该和老猫他们算是半个同行,没想到同行见面竟然如此水火不容。

  又或者灵照法师和浩然他爹的想法一样,觉得浩然的死都是老猫和大黄驱散了萌二白造成的,所以才对老猫他们心存敌意,我见到这种情况发生,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连忙说道:“大师,不好意思,他们是我带来的。”

  灵照法师脸色阴沉,看了看老猫和大黄,冷笑说道:“感谢两位来为浩然送行,只不过今天在场的都是浩然的老友亲人,你们两位,似乎不太合适吧?”

  老猫倒是并没有说话,表情也是古井无波。大黄有点沉不住气,微微皱起眉头说道:“大和尚,我们远来是客,我知道你他娘是什么八大高人之一,道行高强,可是这样待客,只怕会让人笑话吧?”

  灵照大师又是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们王家人如何待客,可不是你能够说了算的,这里并不欢迎二位。”

  大黄越听越生气,还要早说,老猫一把拦住,说道:“大黄,咱们走。”

  说罢老猫掉头就走,大黄无奈,只得跟上离去。

  我看这俩人刚来就走,刚想拦住,大和尚灵照法师过来说道:“不好意思,林杨,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只不过我对他们两人并没什么好感。”

  虽然大和尚对我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但是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毕竟老猫和大黄大老远地跟我跑来这里,不过是为了送浩然最后一程,显然被大和尚残忍的拒绝,我心里头也不痛快。

  我皱眉问道:“大师,他们两个都是好人,为什么您对他们没有好感呢?”

  大和尚笑了笑,说道:“林杨,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都不懂,但是听我一句话,这两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跟他们走得太近,难免会受到伤害。”

  我看大和尚灵照法师说话的时候信誓旦旦,不太像是骗人,再加上我对和尚一直还比较有好感,正所谓“出家人不打诳语”,灵照法师又是八大高人之一,肯定不会骗我。

  可是老猫和大黄跟我认识也不止一天两天了,他们两个人的为人我还算是清楚,至少在跟我结识的这段日子里,这两个人帮了我不少忙。

  就算是大黄比较贪财好色,老猫比较高冷装逼,但是这些都不算是什么大问题,更谈不上让我受到伤害。

  可是听着灵照和尚说他们两个“不是什么好东西”,又让我心里头有点疑惑,知人知面不知心,难不成这两个人真的另有身份?或者说他们接近我另有目的?

  我摇了摇头,他们跟我毕竟也是好多次出生入死的好朋友,就算他们另有目的,我也不能就这么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怀疑他们。

  我既然把他们当做朋友,就应该无条件的信任他们。

  我连忙说道:“大师,我虽然跟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我觉得他们两个都是跟我推心置腹的好朋友,肯定不会伤害我的。”

  灵照和尚听我这么说,倒也没有再劝我,只是长叹了一口气,眼神之中的神色让我有些捉摸不透。

  这时候浩然他爹走了过来,对我说道:“对不起,这些日子送走了浩然,我们心里头多多少少都有些不痛快,对你的朋友态度不好,你也千万别怪罪。”

  我连忙点头说道:“叔叔,您这是哪儿的话,浩然离开,我们心里头也很难过,您心情不好我也很理解。”

  浩然他爹苦笑了一声,说道:“这就好,这就好。”

  说完引我进了墓地,我看到浩然的骨灰盒就静静地躺在一处新挖开的墓葬旁边。我眼眶一红,有点难受,赶紧过去给浩然鞠了个躬。

  浩然他爹仍然在墓地外面迎宾,老和尚倒是跟了过来,对我说道:“林杨,放心吧,我们给浩然挑的这个墓地风水极好,想必他下辈子应该能过的平安喜乐。”

  我一听见这话,心里头又有些难受,差点就哭了出来。

  等到宾客起来,浩然他爹拿着话筒音响说了一段话,大概都是对浩然生前的追忆,深情款款,感情真挚,现场不少人都淆然泪下。

  一直到了下午六七点钟,葬礼终于算是结束,但是浩然还迟迟没有下葬。

  大和尚灵照法师说因为他算准了时刻,浩然不能太早下葬,一定要等到天黑了之后才可以。但是天黑之后宾客不方便离开,于是大和尚就替浩然他爹下了一道逐客令,让我们早些离去。

  在场的宾客也都在墓地站了一天,一个个腰酸背痛,就连我这个运动员出身的年轻人都有点扛不住了。

  正好大和尚说完之后,不少人就纷纷离开。

  我心里头还是有点惦记浩然,想要亲眼看着他下葬,于是我跑到大和尚那边问道:“大师,我能不能留在这里看着浩然下葬。”

  大和尚听我这么说,脸色一下子变了变,让我觉得有点奇怪,大和尚摇头说道:“林杨,你对浩然的感情我们都知道,只不过送走浩然毕竟还是我们王家的家事,你留在这里,只怕并不方便吧……”

  我看大和尚言语里的意思竟然是想要赶我走,我也不是不识趣的人,当即便点了点头,又给浩然鞠了一躬,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

  说完我又跑到浩然的骨灰盒旁边跟他低声念叨了几句,这便离开了墓地,往外面走去。

  没走两步,我肚子忽然咕噜噜直叫,估计是中午吃饭的时候着了凉,正闹肚子呢……

  我无可奈何,叹了口气,看到墓地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又脏又破的旧公厕,我着急得很,也顾不上别的了,赶紧就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