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四十三章 还有

第四十三章 还有

  我听见梦筠惊叫,连忙问她怎么了,梦筠指着客厅远处,说道:“我刚才……看到那里有个人影。”

  我头皮发麻,赶紧提着桃木剑过去看看,因为之前的确是走漏了一个白阑珊,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从窗户离开了,还是换种方式继续潜伏在我们的公寓。

  但是既然老猫和大黄都那么放心的走了,小枫也没有多说,看样子白阑珊应该不会留在这里。

  我提着桃木剑前前后后地找了好多圈,始终没有看到有鬼的影子,我这才放心下来,过来安慰梦筠说道:“梦筠别怕,咱们公寓现在安全了,应该没有人了。”

  徐梦筠将信将疑,还是有点害怕。

  她挽住张朵的胳膊,说道:“朵朵,要不然今天晚上咱们睡在一起吧?”

  张朵显然也是被吓得不轻,连忙点头说道:“好,我也有点害怕……”

  两个姑娘商量了一下,决定住在一起,她们草草的洗漱了一下就去缩在卧室里面看电影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客厅里面呆着。

  我其实心里头还是有些害怕,因为毕竟家里头刚刚闹过鬼,而且就是在这个客厅里面闹得鬼,我又不是傻大胆,肯定心有余悸。

  但是一想到我只要出事,小枫就会第一时间赶来救我,我心里头就说不出的踏实。

  没想到小枫真的会成为我的好朋友。

  想到小枫刚才为了救我不惜跟比自己实力强上那么多的白家老鬼对抗,我心里头就莫名的感动,可惜小枫年纪轻轻就早夭了,真是天妒红颜。

  一面想我一面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一个古装剧正在热播,我看了一会,觉得有些困了,就洗了澡,回来关了电视睡觉。

  时候也不早了,再加上刚才的一番折腾,我很快就睡着了。

  恍惚之中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隐约觉得天快要亮了,但是客厅里面分明还是漆黑一片,我恍恍惚惚地意识到今天是浩然下葬的日子,他要葬到郊区去,所以我肯定要起个大早。

  我想要看看时间,就自然而然地去摸手机,摸了一下没有摸到,我却忽然听见一种奇怪的噪音传来……

  呲啦啦的像是电视冒雪花的声音,可是我睡觉之前明明已经关掉了电视啊,而且现在这个年代,电视就算没有节目也不会呲啦啦地冒雪花,冒雪花都是九十年代的事情了。

  我越想越奇怪,挣扎着就往电视的方向看去,这一看之下,吓得我一下子从沙发上掉了下来!

  只见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了,整个屏幕上竟然有一张巨大的脸孔对着我!

  那张脸有电视机屏幕那么大,是一张女人的脸,那个女人大概四十多岁了,眼睛硕大,没有眼珠,只有眼白,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我……

  而电视则发出呲啦啦的声音,就好像是那个女人的呼吸,特别的诡异!

  我吓得浑身发抖,一声大吼,连忙将一旁的暖水瓶朝着电视砸了过去!

  轰然一声,电视屏幕被我砸的碎裂,屏幕上的那张大脸也立即消失了。

  我还是惊魂未定,不停地喘着粗气。

  张朵和梦筠听见巨响,立即从卧室里面冲了出来,两个人都是睡眼惺忪,梦筠连忙问道:“怎么了林杨,出什么事情了么?”

  张朵则立即看到了已经碎裂的电视机,她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从电视里面爬出来了?”

  可能因为张朵看日本的恐怖片看的比较多,所以看到电视机碎掉了之后第一反应是有东西从电视里面爬出来了,但是我却摇了摇头,说道:“我睡觉的时候记得把电视机关掉了,但是我刚才却看到电视机已经打开了……”

  话没说完,张朵就说道:“所以你就把电视机砸了?林杨,也许是电视机坏了也不一定呢。”

  不等张朵说完,我就说道:“不是,要只是电视机开了的话,我肯定不会这么大反应,只是电视机的屏幕上,有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没有眼珠,只有眼白,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我……”

  说到这里,张朵和梦筠被吓得“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她们两个虽然没有看到当时的场景,但是经过我的描述,还是把她们吓了一跳。

  我现在的心脏还是在不停的扑腾着,显然刚才的那次惊吓真的是把我吓着了。

  梦筠连忙又警惕地看了看四周,问道:“林杨,那个人会不会还在咱们的公寓里,你说她会不会是萌二白的家人?”

  我点了点头,萌二白被老猫和大黄驱走了,她姐姐白阑珊从窗户逃走了,而她父亲又被梁小枫直接吃掉,现在这个中年女人,很有可能是萌二白的母亲。

  张朵忽然问道:“林杨,你说那个女人,会不会就是上次我在浴室的镜子里面看到的那个鬼?”

  我一听,心里头咯噔一声,的确,刚才我看到的那只鬼跟张朵描述的在浴室里面见到的那只鬼应该是一模一样……看起来的确是同一个。

  我越想越觉得可怕,说道:“这样吧,等到明天给浩然送葬之后,我再去让老猫和大黄来咱们公寓看看,要是有鬼,一定要及时驱掉。”

  梦筠和张朵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他们刚来过一趟,现在才是凌晨,再让他们过来有些不合适。

  这时候我手机忽然响了,我低头一看,竟然是老谢的电话,我连忙接了,电话那边老谢的声音十分紧张,问道:“林杨,白尊礼失踪了,你知不知道他去哪了?”

  我一愣,心里头咯噔一声,没想到白尊礼的失踪这么快就已经在地下世界传开了。我当然知道白尊礼去哪了,因为我眼睁睁地看到陈玄策将白尊礼吞噬,但是我又不敢告诉老谢,一来是因为我并不信任老谢,而来是因为陈玄策十分高明,他明确说明不要让我泄露他吃掉白尊礼的事情,要是我告诉老谢,陈玄策定然会对我不利。

  考虑了一下,我说道:“我还真的不知道,只不过他已经很多天没有来纠缠我们了,怎么,他失踪了?”

  老谢的声音有点阴阳怪气,也许是他听出来我的话里面对他有隐瞒,他说道:“林杨,咱们既然是同盟关系,我劝你一句话,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否则的话咱们两个都不会有好下场。”

  我明显从老谢的语气之中听出来了警告的意味,但是我既然决定隐瞒,就肯定不会被他一两句话吓到,当即说道:“老谢,我是真的不知道,难不成你觉得以我们的实力,能把白尊礼干掉?”

  老谢阴森地冷笑了两声,说道:“这可不一定,那个老猫一看就是个厉害角色,干掉白尊礼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老谢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还有,你们是不是已经把萌二白的家人灭掉了?”

  我没想到老谢的消息如此灵通,小枫吃掉萌二白的父亲不过只是几个小时前的事情,而老谢竟然现在就知道了。

  这件事情我没有隐瞒的意思,当即说道:“是的。”

  老谢叹了口气,说道:“林杨,我看你们和白家之间的梁子是越结越大了,到时候要是白家追查下来,千万别把我供出来,那个啥,好自为之吧。”

  说完之后,老谢立即挂断了电话,没有给我任何询问的机会。

  我心里回忆着老谢刚才的话,心里头觉得怅然若失。

  沉默片刻,我看了眼手机,早上五点不到,离出发去浩然的葬礼还有一个小时。

  我们仨也完全没了睡意,我就干脆去和张朵做了点早点,一起慢慢吃了,终于熬到了六点。

  张朵和梦筠两人跟浩然没有什么交情,也没见过面,所以并没有出席浩然葬礼的意思,我还有老猫他们却觉得必须要去看看。

  我吃完了早饭,便去出租屋叫醒了大黄和老猫,三个人打了辆车,直奔浩然葬礼所在的墓地而去。

  墓地在郊区,一路开过去要足足一个半小时。路上我把在电视上看到那张脸的事情告诉了老猫和大黄,老猫依旧是一副要死不活的冷冰冰的面孔,大黄倒被我的话吓得一惊一乍,他皱眉说道:“不应该啊,昨天明明已经点燃了犀角,只要在公寓里的鬼肯定都显形了,这女鬼到底是躲在哪呢……”

  大黄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明白,老猫却忽然说道:“林杨,我觉得你之前看到的那个假的张朵,应该就是这个女鬼了。”

  我一听,后背上冷汗直冒,赶紧问道:“老猫,为什么这么说?”

  老猫说道:“你别忘了,那个女鬼跟你做过不少次那个事情。”

  老猫说的轻描淡写,我自己却早已经羞红了脸……

  老猫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窘迫,而是继续问道:“你跟鬼做的时候,觉得这个鬼这方面的经验怎么样?”

  我恨不得打老猫一拳,但是还是无可奈何地说道:“经验挺丰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