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四十一章 不止一个

第四十一章 不止一个

  灯亮了之后,我们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因为我们看到客厅角落里站着一个极其可怕的人……或者说是鬼……

  她是个少女,或者说应该是个少女,一身红色,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客厅的角落里面。

  她头发很长,如瀑一样漆黑的长发挡在面前,让我们看不到她的脸孔,但是从她的身材来看,她应该不会太老。

  她本来应该穿着的是一身白衣,但是白衣上偏偏带着血污,一眼望过去,还以为她穿的是红色的衣服。

  我后背直冒冷汗,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难不成这些天晚上来偷偷找我的人,竟然是这个鬼?

  我想到这里,喉咙里就有些难受,差点就冲进卫生间呕吐起来。

  张朵和梦筠更是吓得花容失色,一个躲在了我的身后,一个躲在了老猫的身后。

  老猫冷冷地盯着那只女鬼,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

  那个女鬼嘿嘿地笑着,因为长发挡着,我根本看不到她的脸。

  她一双阴冷的眼睛从头发的缝隙里面露出来,虽然只是一个眼神,但是我也已经看到了她眼神之中的凶光,我忽然想到了之前在白家祖宅时候得知的消息,萌二白一家共有四口,这么说来,她应该有个姐姐。

  难不成这个女鬼就是萌二白的姐姐?

  果然,那女鬼阴测测地笑了几声之后,冷冷问道:“我妹妹呢?”

  老猫一愣,问道:“你妹妹是萌二白?”

  女鬼笑了笑,说道:“是的,我妹妹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

  我听到这话,立即喊道:“老猫,别跟她废话了,快收了她!”

  老猫点了点头,伸手一指,大黄立即一个箭步向前,手中的桃木剑猛地刺了出去。

  大黄打头阵,老猫负责致命一击,这是他们两个善用的手法,虽然我名义上已经加入他们两个的组织好几天了,但是始终没有露脸的机会。

  转眼间大黄已经冲了过去,手中的桃木剑挥舞若风,朝着长头发女鬼砍去。

  长头发女鬼显然并不是个弱手,她轻轻一避,脸上的头发忽然无风自动,一下子长长了不少。

  老猫见状大喝一声:“大黄小心!”

  大黄动作倒是也快,连忙后退了一步,然而大黄动作虽然很快,却远远比不上长头发女鬼头发的速度,转眼之间,长头发女鬼的头发便如同海藻一样疯狂滋生,朝着大黄绕了过去。

  大黄的桃木剑虽然是砍鬼利器,但是无奈剑刃太钝了,砍了两剑下去,根本无法动摇女鬼的头发。

  这样的情况之前在教学楼遇到梁小枫的时候我就已经见识过,我知道对付女鬼的头发,打火机才是利器。

  我赶紧冲了过去,手中打火机点燃,朝着女鬼的头发燎了过去。

  头发遇火,瞬间燃烧,一股浓郁的腥臭味道传来,大黄身上的茂密头发瞬间变得无影无踪,只是大黄也被烧的不轻,嗷嗷直叫,骂道:“林杨,你他娘烧死我了!”

  我也不管大黄咒骂,当即拿起桃木剑,朝着女鬼冲了过去,心想我毕竟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总不能一直打酱油吧?

  没想到老猫看我出手,着急的喊道:“林杨,你快退下。”

  我被他一喊,当场懵逼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站在客厅之中的茶几旁边,就那么傻愣着。

  然而就在这时,女鬼忽然一声怪吼,朝着我扑了过来,她双手成爪,当即便过来掐我的脖子。

  我早就见识过厉鬼的力气,化成厉鬼的人往往力气都会增大很多,就算是我跟大黄两人同时上都不一定有这一只女鬼厉害,更何况我单打独斗了。

  电光火石之间,我只觉得重心不稳,一下子被女鬼扑在了沙发上,女鬼头发被我烧去了一大半,脸孔逐渐露了出来。

  我瞪眼一看,心里头凉了半截,萌二白的姐姐生前也许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但是死后实在是太难看了。

  我看她一张脸孔早已经剧烈扭曲,半张骷髅脸露在外面,两个眼球更是探出了眼眶,就像吊着的乒乓球。

  一看之下,我的第一反应是恶心而不是恐惧,因为我猜测这个女鬼八成就是变成张朵的样子,每天晚上来榨取我的阳元的那一位,然而看到她真正样子竟然是这个德行之后,我简直就要吐了。

  她望着我,一双眼睛已经称不上是眼睛了,她冷冷的笑着,说道:“说,我妹妹呢?她去了哪里?”

  我被她掐着脖子,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了,我赶紧挣扎着说道:“你妹妹要害我的朋友,你妹妹害人,是她不对……”

  她却丝毫没有听信我的话,而是怒冲冲地朝着我吼:“胡说!二白才不会害人!二白最乖!谁都知道二白最乖!”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长头发女鬼的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我看到一柄桃木剑从她的胸口猛地穿了出来,然后大黄出现在女鬼的背后,双手正紧紧握住桃木剑的剑柄。

  一剑下去,长头发女鬼的战斗力明显别削弱了,我感觉到我脖子上的手已经没有那么紧了,我拼命扭动自己的身子,想要从她的手中逃出来。

  但是我显然低估了这只女鬼的攻击力,她仍然死死的抓住我,好像那一剑对她来说没有丝毫作用一样。

  这时候老猫赶紧提着红绳冲了过来,双手挥舞,手中的红绳朝着女鬼绕去。

  那长头发女鬼显然更害怕老猫的红绳,一看到老猫过来,她立即松开了我,闪身一跳,朝着窗边跳去。

  大黄的桃木剑刺了一剑之后,这女鬼虽然表面看上去不疼不痒,但是动作的力量和速度明显下滑。老猫顺势上前,弓腰一跳,立即将那只女鬼牢牢抱住。

  老猫抱着女鬼,大声喊道:“大黄,上红绳!”

  大黄立即赶上,捡起地上的红绳朝着那长头发女鬼裹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张朵和梦筠“啊”的一声惊叫,然后我只觉得我后背上凉飕飕的好像有冷风吹过来。

  而客厅的灯,忽然“啪”的一声灭掉了。

  其实不只是灯,就连电视机都已经自动关闭了,这让我心里头毛骨悚然,我知道好像这个屋子里,远远不止长头发女鬼那一只鬼……

  就在这时,我听见我背后一个中年男子沉稳的声音说道:“放开她,放开阑珊。”

  而老猫和大黄正将那个长头发女鬼捆了一半,如何能够说放就放?

  我背后的中年男子究竟是谁?阑珊?难道萌二白的姐姐,那个长头发女鬼就叫阑珊?

  我看到老猫和大黄两个人吃惊的看着我的背后,我看到梦筠的张朵指着我的背后拼命的摇头,我心里头好奇,不由得缓缓转过头去……

  刚转了一半,老猫厉声叫道:“林杨,别回头!”

  可惜已经晚了,我只感觉到天旋地转,我看到了一张白骨森森的脸,然后我就觉得自己似乎被全身麻醉了一样,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我缓缓地朝着地上摔去,脚边的茶几还不合时宜地绊了我一下,没想到看了那一眼之后,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就在我快要落地的一刹那,我感到一双冰冷的手猛地拽住了我的脖子,然后轻轻一提,我又重新站了起来。

  一个泛着灰白色光芒的人影站在我的面前,他已经腐烂变成骷髅,在黑暗之中,我只能看到他有一个人类大略的轮廓。

  他并没有看我,而是冷冷地对老猫和大黄说道:“放阑珊走,否则的话,我立即弄死这小子。”

  我感觉我自己浑身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整个脑子也是闷闷的,好像喝多了酒,我只能看到不远处大黄和老猫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轻轻放开了早已经捆上了阑珊的红绳……

  难不成这两个家伙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

  我还没来得及想,忽然只觉得脖子紧,我身后的那双大手已经开始用力了,而老猫和大黄身边的阑珊猛地一闪,从客厅的窗户穿了出去!

  “糟糕!”我心里头默默想到,就算老猫和大黄放过了阑珊,但是我背后的那只老鬼也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我意识到了这一点的时候,几乎是万念俱灰,然而在这关键的时刻,我忽然觉得胸口一凉,然后胸前的那个小小的血手印忽然亮了一下。

  “梁小枫?”我大喜过望,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见客厅里面的灯开始忽明忽暗,一下子把周围的环境弄得极为诡异。

  我挣扎着想要四处查看,却因为被那只老鬼扼住脖子而无法动弹,然而就在这时,我听见背后那只老鬼愤怒的说道:“白家的事情,你这小鬼也敢插手?”

  话音未落,我脖子上的大手已经松开,我听见一声巨响,然后看见我背后那个鬼影子朝着一道白色的娇弱身影猛地撞了过去。

  轰然一声,鬼影将白影子撞在了墙上,在忽明忽暗的客厅灯光下,我看到被老鬼按在墙上的就是穿着一件单薄白衬衣的梁小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