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四十章 强力盟友

第四十章 强力盟友

  “互相利用?”我对大黄的话稍稍有些不认可,毕竟梁小枫现在也算是我的朋友,利用朋友总不是一件好事。

  大黄看我反应激烈,笑着说道:“怎么,林杨,你还高尚起来啦?别忘了,梁小枫还不是利用你除掉了她的仇人?不对,看起来说利用你心里头不舒服,不如换个说法,咱们这叫互相帮助,互相帮助……”

  我显然觉得互相帮助四个字比利用来的要好接受的多,我点了点头,说道:“这个说法倒还正常一点。”

  大黄笑着说道:“当然,你可别忘了,咱们是专业的驱鬼人士,难免会经常和恶鬼交手,如果把这些恶鬼全都给梁小枫吃掉的话,那么梁小枫不用太久就会成长成一个威力极其强大的厉鬼,到时候咱们再面对老白家的恶鬼的时候,可就多了一张王牌。”

  我点头说道:“你这个主意的确很好。”

  但是老猫似乎还是对梁小枫不够信任,他始终阴沉着脸,也不知可否,不说话,默默地坐着。

  告别了老猫和大黄我去学校上了两节课,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学校经历了前一段的风波之后,谣言开始渐渐兴起,都说教学楼里面有厉鬼。

  当然,有没有厉鬼我比谁都清楚,但是我却信任梁小枫的为人,知道她虽然是厉鬼,但是却不会轻易害人。

  下课之后我和同学吃了饭,又给医院里的李迟打了个慰问电话。李迟现在基本上已经恢复得像个正常人了,一切正常交谈都没有问题,只不过没办法谈任何涉及地铁的东西。

  他告诉我说,他爸妈商量了很久,决定让他先休学一年,等过一段他出院了,父母会把他送到老家静养一年。

  的确,在经历了生死的考验之后,上不上大学已经变得无足轻重,李迟是他爸妈唯一的孩子,他们最担心的还是李迟能不能心理健康的成长。

  我对李迟还是心怀内疚,毕竟白家恶鬼的报复都是因为我们驱散了萌二白,我问李迟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李迟告诉我没什么,只是浩然下葬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替他敬一杯酒。

  我聊着聊着心里头又难受了起来,赶紧匆匆地挂断了电话,往公寓回去。

  浩然下葬的日子定在了明天,地点就在丰台区的一处陵墓里,我肯定是要去的,老猫和大黄也表示出了想去的想法。

  毕竟浩然的死跟我们脱不开关系,最后一段路,我们都准备去送送他。

  一边想着如何送别浩然,我已经回到了公寓,今天似乎张朵和梦筠都有课程,所以公寓里面没人。

  我掏出钥匙开了门,忽然觉得公寓里面阴森森的,我有点奇怪,难不成走的时候没有关空调?

  我进了门,看见空调是关闭状态的,现在不过八点半左右,天刚擦黑,应该还是很热,没理由这么凉。

  我心里头有些奇怪,刚想四处走走查看一下,忽然看到浴室里的灯是开着的,里面竟然有潺潺的流水声传了出来。

  我有些奇怪,张朵和梦筠都应该还没回来,究竟谁在里面洗澡?

  我敲了敲浴室的门,问道:“谁在里面?”

  张朵的声音立即传了出来,说道:“是我啊,林杨。别进来哦!”

  我连忙说道:“好的,我不进去,你不是去上课了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张朵在浴室里说道:“今天下课比较早,我没吃饭就回来了。”

  “哦。”我随口应道,并没有怀疑,而是默默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了半个小时左右,浴室的声音已经没了,我不由得奇怪,张朵怎么这么半天还没有出来?

  我刚想去看看,忽然公寓的门响了响,好像有人在外面用钥匙开门,我知道这肯定是梦筠,连忙站起来。

  刚站起来,客厅门开了,只见梦筠和张朵两个人手挽手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她们两个的样子,应该是刚刚下课一起吃完饭之后回来的。

  我看到张朵的一刹那,整个头皮都一下子麻了起来,我呆呆的望着张朵,问道:“朵朵……你……你刚才没有在公寓里?”

  张朵看了我一眼,有些奇怪地问道:“没啊?我不是告诉你今天晚上有一节晚课么?怎么了?”

  我也来不及跟张朵细说了,连忙抓起客厅里的桃木剑,朝着浴室疯狂地冲了过去,浴室里的灯还是开着,但是已经没有了流水的声音,我一把将浴室的门推开,眼前的景象让我大惊失色。

  浴室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不仅没有张朵,连一丝一毫的水汽都没有。

  换句话说,浴室是干的。墙壁是干的,莲蓬头是干的,浴缸也是干的,连地面都是干的。

  虽然现在是夏天,水蒸发得快,但是就在几分钟之前,我还明明听见浴室里面有流水声传出来,可是现在的一切都告诉我,浴室里面根本就没人洗澡……

  那个张朵到底是谁?

  浴室里的水声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

  我忽然想到了之前每个晚上跟我……的那个张朵?她究竟是不是张朵?难不成她根本就不是张朵?

  难怪,难怪……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还纳闷为什么张朵会忽然对我投怀送抱,为什么我们俩之间一直都有着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现在我一下子全都明白了。

  我看着张朵和梦筠,心里头觉得又羞愧又懊悔,我早应该想到这件事情里面有某种阴谋在的,事出无常必有妖。

  张朵和梦筠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看着我,梦筠连忙问道:“林杨,怎么了,你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唉,一言难尽。”

  之后我将刚才在听见浴室里面有张朵的声音,以及张朵如何跟我说话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她们,但是我却并没有说张朵晚上和我做见不得人事情的事,因为我害怕面对张朵。

  我忽然觉得很恶心,每天晚上来找我的那个所谓的“张朵”竟然不是人,根本不是人……

  梦筠和张朵听我说完,脸色都是大变,张朵更是吓得冷汗都流出来了,她问道:“怎么办?咱们要不然叫老猫和大黄过来看看?”

  我点头说道:“嗯,他们两个的确更懂行一点,还是抓紧叫过来吧,要不然的话咱们晚上睡觉也都睡不踏实了。”

  说完我就给老猫和大黄打了个电话,这两个倒还仗义,二话不说就赶了过来。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俩人一进门就开始四下查看。

  我对老猫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敬畏之心,所以有什么事情都不敢直接跟他说,所以我悄悄将大黄拽到角落里,把那只鬼化成张朵样子每天晚上找我来做坏事的事情对大黄说了。

  大黄听完了哈哈哈笑了老半天,根本就不像是来驱鬼的,而是来取消我的。

  他低声说道:“林杨,我说你这个桃花命也太冲了,跟两位美女住在一起也就不说了,竟然连女鬼都不愿意放过你……”

  我气得捶了他一拳头,骂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情找我打趣,我到底为什么会招惹女鬼啊,那个女鬼又为什么非得跟我……跟我那个啥?”

  大黄笑得已经无法说话了,笑了很久之后,他才说道:“哎呀,女鬼跟男性那个啥,无非就是两个愿意,一个是陈年老鬼,需要提升能力,便会找年轻男性吸取阳元,给自己固本筑基;另一个就是寻常鬼魅想要集聚人形,这才找一个男人来那个啥……你猜猜看,这个鬼是哪一种?”

  我气得直翻白眼:“我他娘怎么知道,我还以为她是张朵呢!”

  大黄笑道:“放心,张朵和梦筠都是正经姑娘,哪那么容易就对你献身了?你想的也太好了,对了,你们那个啥的时候你感觉那个鬼是老鬼还是年轻鬼?”

  我看大黄又不正经,赶紧骂道:“放屁,我他娘哪还能感觉出来,我不是说了,我还以为她是张朵呢!”

  大黄看我都被他说急了,连忙闭嘴不再说了。

  这时候老猫忽然在客厅停了下来,说道:“关灯!”

  我一愣,不知道老猫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大晚上的,为什么要关灯?

  大黄倒是听话,赶紧冲到了客厅灯开关的地方,关上了客厅的灯。

  现在天已经黑了,灯一关,整个客厅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在黑暗之中,我忽然看到客厅角落里面站着一个人影……

  我吓了一跳,张朵和梦筠更是直接吓得叫了起来,张朵指着那个人影厉声问道:“你是谁?”

  我这才明白老猫为什么要关灯,原来关灯之后,那个鬼竟然会现出原形来!

  老猫二话不说,猛地按下了打火机,我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传来,立即分辨出来老猫点燃的不是别的,正是犀角!

  犀角可以锁住厉鬼的身形,老猫犀角点燃,客厅角落里的人影已经无处可逃。

  这时候大黄当机立断,再次打开了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