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三十六章 夜路

第三十六章 夜路

  空旷的隧道里,就剩下我和那个地铁司机在一前一后的跑着,整个隧道里面就剩下我们俩的脚步声,我不由得有点崩溃,这司机也不会冷静思考一下,如果我真是鬼的话,那么怎么会有脚步声呢?

  但是司机师傅显然不管我是人是鬼,我眼看着他跑到了一条小路,然后从一个楼梯上去,开始拉一扇小门,拉开之后,司机师傅连忙钻了进去。

  好在我跑步的速度极快,在他进了小门之后就赶紧冲了上去,我担心他从外面把小门反锁住,所以赶紧去拉门。

  一拉之下我才发现这扇门并没有关上,可能是因为司机师傅太紧张,出去都忘了锁门。

  拉开小门,外面像是一个地铁站的样子,我从小门出来,走楼梯上楼,终于找到了地铁站的出口。

  这时候我看到一名工作人员正和那个司机师傅说话,两人都是脸色苍白,我不用想也知道,司机师傅一定在说他在隧道里头撞见鬼了。而我就是司机师傅嘴里的“鬼”。

  而那个工作人员一脸不信,虽然也已经被吓得脸色变了,但是还是面带嘲讽。

  但是当我从楼梯走上来的时候,我明显看到他们两个的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俩人同时扭头朝着我看了过来。

  司机大叫了一声“妈呀!”,然后掉头就跑!

  那名工作人员本来是在锁地铁入口的铁栅栏,但是看到我之后,吓得手里头的锁都扔了,跟着那名司机撒腿就跑。

  我赶紧喊道:“别跑啊!我是人,不是鬼!”

  但是喊到一半我忽然想到如果他们知道我是人的话,免不了又要盘问很久,倒还真不如扮成鬼,好好吓唬他们一下。

  我嘿嘿一笑,也不去管这两个跑远了的胆小鬼,自己走出去,捡起了地上的锁,替那名工作人员锁上了门。

  锁到一半的时候,我眼睛的余光往地铁的电梯下面一扫,忽然头皮发麻,一下子跳了起来!

  因为我看到电梯的位置,有一张脸隐隐约约地从电梯下面探了出来,一双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那张脸已经烂掉了,根本认不出来是男人还是女人,一张脸上只有一双眼睛还能勉强分辨,其他五官都已经烂成一块了。

  他冷冷地盯着我,不说话,不喘气,好像是个雕塑,好像是张照片。

  我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上我的,也不知道他跟了我多久,我现在似乎隐约明白了,刚才吓跑了司机,吓跑了工作人员的其实并不是我。我毕竟长得还比较正常,就算是鬼,也是一只不那么恐怖的鬼。

  但是我身后的这个家伙却不一样,我见了不少鬼,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恶心的鬼,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第一反应就是跑,因为我已经锁上了铁栅栏,尽管我知道铁栅栏不一定能够拦住鬼,但是毕竟有了这一道安全的保障,我心里头也踏实一点。

  扔下了要是,我败退就跑,地铁站外面就是一条公路,虽然现在已经是半夜,但是路上还有不少汽车。

  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刚才因为着急,我连地铁站的名字都没有细看,我想也不想,赶紧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上车说道:“师傅,快,去理工大学。”

  师傅笑了笑,说:“理工大学啊?有点远哦。”

  我现在也没心情在乎钱了,这要是放在以前,我宁可找个网吧过夜也不会花打车钱回学校的,但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吓得我已经没什么理智了,跟小命相比,这点钱已经不算什么了。我连忙说道:“远就远吧,只要能回去就行,快走师傅,赶紧的。”

  师傅又笑了笑,说道:“你这么着急忙慌的,是不是急着回学校找小女朋友啊?”

  我也没心情跟师傅开玩笑,隔着玻璃看了看地铁站,确定那个脸都已经烂掉了的鬼没有穿过铁栅栏跟上来,这才安心,叹气说道:“命都差点没了,哪还有心情找小女友。”

  司机师傅一边换了档,一边对我说道:“命都没了?没这么夸张吧?怎么了,是打架了?唉,我年轻的时候也爱打架,成天没事干嘛,荷尔蒙过剩,就剩下打架了,很正常……不过我怎么没看见有人追来呢?”

  我知道城里头的司机师傅话多,现在我也实在是没心情跟他闲聊,我疲倦地靠在副驾驶的位置,扭头看了师傅一眼。

  这师傅长得十分朴素,穿的也有点老土,看样子不过四十来岁,侧脸有点像某个小品明星。

  不过我坐在副驾的位置,看不到他的正脸,当然也就不知道这货正脸长得什么样。再说他只是一个四十岁的大叔,我也没有丝毫兴趣知道他的正脸长什么样。

  我靠在座位上,看了看周边的环境,渐渐认出来了这应该是西南方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从地下跑了那么远,一直从浩然的家跑到了西南。

  从西南到我们学校的确还挺远,估计这一趟又是六七十块钱出去了。

  没过多久我就又困了,挣扎着想要不睡。司机师傅在我一旁不停的絮絮叨叨,讲的都是二十年前北京的样子。

  我越听越困,终于还是忍不住睡着了,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学校附近。

  司机师傅还在不停地说,说的内容已经从老北京变成了最近的交通情况,我也不管他说的是什么了,打了个呵欠,指着前面的路口说道:“您在前边那停车就行了。”

  司机师傅嘿嘿一笑,说道:“好,唉,好久没来这边,变化还挺大,也不知道西直门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还那么乌烟瘴气。”

  我想一路上都没怎么搭理他,不太好意思,便接嘴说道:“西直门还是老样子啊,立交桥修得奇奇怪怪,一上去就晕。”

  司机师傅点点头,说:“可不是,要不是那座桥,我也不会出车祸啊……真他娘是个丧气的地方。”

  说到这里,我忽然觉得不太对,问道:“您还出过车祸呢?”

  司机师傅笑着扭过头来看着我,说道:“对呀,要不然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一路上我一直看到的都是他右半边侧脸,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正脸,但是当他扭过头来的时候,我一下子吓傻了。

  他左半边别说是脸了,就连脑壳都没有了,整个骨头渣子和肌肉露在外面,就像是被人从中间劈了一刀一样。

  他静静的盯着我,我吓得张大了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用仅有的半张脸笑了笑,说道:“唉,我本来不想吓唬你的,谁让你一上车就睡,也不乐意跟我这个老人聊聊天,该给你个教训了。”

  我听得不寒而栗,拼命去拉车门,拉开车门之后,我也不管出租车还在开动,一下子就从副驾驶上蹦了出去。

  好在现在车速不快,我摔在地上,往前骨碌碌滚了几个滚,连忙爬起来往一边跑去。

  跑了几步回头再看,可是却再也看不到那辆出租车了,出租车上的司机就更别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还是心有余悸,不停的喘着粗气。刚才拼命跳车,身上也划出了不少伤口,我也不知道这一晚上究竟是怎么了,先是差点被白尊礼干掉,又在隧道里头被那个恐怖的怪人跟踪,到了外面,竟然还坐上了一辆鬼开的出租车。

  就算是走背运,也不能这么走吧?频繁出现灵异事件,我怎么就这么招鬼?

  想到这里,我忽然开始怀疑是不是我背后的血手印作祟了。鬼催命,老和尚说我现在已经一半是鬼了,难不成因为我一半是鬼,所以这些孤魂野鬼才来找上我?

  这样一来,岂不是以后我的日子就要与鬼为伍了?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心里头就开始不寒而栗,我赶紧给大黄打了个电话,大黄很快接通了,我匆忙地将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短地告诉了大黄,大黄听得都傻了,半天没给我回应。

  过了一会,大黄说道:“你是说白尊礼真的已经死了?”

  我说道:“他是被陈玄策一下子吸进肚子里,他们鬼不能说是死了吧?”

  大黄连忙说:“对,对,这是一种吞噬,之前我也听人说过,吞噬之后,被吞噬的鬼就彻底消失了,吞噬别人的鬼则会能力大涨,看起来这个陈玄策是个厉害角色。”

  我说道:“当然了,要是那个老和尚说的没错的话,我很怀疑这个陈玄策就是四大家族里面,陈家的族长,就算不是族长的话也一定是个前辈。”

  大黄又愣神了一会,才说:“你说那个老和尚叫什么?灵照?”

  我嗯了一声。

  大黄说道:“不行,我得赶紧去跟师父讨论一下,你这小子今天竟然遇到了这么多事。还有,老和尚说的不错,你背后那个鬼手印很有可能就是鬼催命,你还是小心点吧,晚上就别出来晃荡了,好好在公寓里面陪你两个学姐。”

  我连忙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朝着公寓走去。

  不知道梦筠和张朵现在怎么样,我这么晚没回来,她们两个会不会已经等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