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三十五章 吞噬

第三十五章 吞噬

  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好,毕竟他是一只鬼,我总不能去叫他老爷爷吧。可是他显然是来帮我的,我又不能叫的太没礼貌,想了想,我赶紧问道:“老前辈,您怎么来了?”

  陈玄策仍然躲在那一团青色的烟雾里面,我看见他朝着我摆了摆手,似乎是让我不要多说,我连忙闭嘴,躲在一边。

  陈玄策往前走了两步,朝着白尊礼逼了上去,他声音沉稳地说道:“白尊礼,当初咱们四家结盟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对阳间之人定不能打草惊蛇,这个盟约你可还记得?”

  白尊礼又退了几步,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脸上的尸斑颜色都已经变得更深了。我听他的声音开始发抖,说道:“陈玄策,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小心白家人把你打得魂飞魄散!”

  陈玄策阴测测地笑了几声,说道:“白家的人想动我?开玩笑,你以为他们知道今天是谁在这里了解了你么?就算他们知道,可又能怎么样呢?你就为了白家的一个小丫头,竟然不顾咱们四大家族之间同盟的约定,单单凭着这一点,就足够你赶紧去转世投胎去了吧?”

  白尊礼已经退到了车厢的地步,我看到他竟然也开始流下冷汗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一只鬼也会流出冷汗,我知道白尊礼一定十分惧怕陈玄策,我更可以猜到,陈玄策只怕是就要对白尊礼动手了。

  果然,就在这时,我看见陈玄策的身子猛地向前一倾,然后就像是一道青烟一样朝着白尊礼冲了过去。

  他掠过我身边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地闻到了一股浓重的土腥气,就像是一个陈年的棺材从地底下起了出来一样,同时竟然还带着一种哭声,不知道哭声是从何处传来的。

  然而我看到白尊礼的两只眼睛已经瞪的老大了,他鲜红的眼睛在地铁阴暗的车厢里面显得尤为惊悚吓人。

  他的整个脸瞬间变得扭曲,从本来的国字脸变成了一张长长的,尖削的锥子脸。

  他一张全是尖牙的嘴巴开始大大的张开,我听见他似乎在嘶声吼叫,但是吼叫的内容我却听不清楚,就好像是一种哭声一样……

  然后陈玄策已经站在了白尊礼的面前,本来白尊礼要比陈玄策高上一头左右,但是现在陈玄策的身子忽然变大,一下子竟然比白尊礼还高!

  我看到青色的烟雾之中,忽然探出来了一张脸,那是一张扭曲的面孔,根本看不出年纪,脸上并没有眉毛,只是一双眼睛,以及凹陷下去的一张巨大的嘴。

  我都开始怀疑这究竟是不是一张人类的脸孔,因为从那张脸孔上我几乎找不到任何人类的特征。

  我忽然想起来之前在地铁上这位老人对我说过,千万不要回头去看他,否则的话我会吓死。

  的确如此,就算是现在,我自认已经见了不少鬼怪,但是看到他的时候,我还是差点要吓死了。

  陈玄策一张怪脸猛地朝着白尊礼伸了过去,他张大了嘴,忽然从喉咙里面发出了一个诡异的声音。

  他好像是在深呼吸,或者是在剧烈的喘气。

  然而就在这时,我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开始迅速地流动了起来,阴风四起,整个车厢里面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我看到白尊礼的身体开始变形,他的身子猛地被拉长,整个脸孔、胸腔、腿……全都被拉得变了形,变得又瘦又长……

  陈玄策的嘴巴好像是一个大功率的吸尘器,而白尊礼的身体一下子竟然变成了烟尘……

  我听见白尊礼在这时声嘶力竭地喊了几句话,我听不太懂,但是隐约能够听到白家、陈家、报仇、后悔这几个关键词。

  然而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眼睁睁的看着陈玄策将白尊礼一点一点的吞噬,就好像是一条蟒蛇在吞噬一只弱小的兔子一样……

  我不由得震惊,没有到这个陈玄策的能力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老和尚曾经说过,白尊礼已经是白家里面能力过人的杰出人物了,而陈玄策对于他的吞噬似乎进行的毫不费力……

  我一时间有些呆了,不知道眼前的陈玄策究竟是好鬼还是恶鬼,他来帮我到底是什么目的?为什么他会吞噬白尊礼?

  陈家和白家之间又是什么关系?会不会这两家之间本来就有恩怨?

  这些问题我一时还想不透,但是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至少我现在不用死了,白尊礼再也不能伤害我,也绝不能够再伤害我身边的任何人。

  王雨寒的仇,陈玄策已经提他报了。

  目睹了陈玄策将白尊礼吞噬之后,我整个人都有点吓傻了,人吃人我都没有见过,别说鬼吃鬼了。

  我心有余悸的看着陈玄策的背影,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候陈玄策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我看上去,他仍然是那个穿着中山装,背影有些萧索落寞的老先生。

  陈玄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很有可能吓到我,所以他并没有转过身来,而是背对着我,说道:“小伙子,不好意思,让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我连忙摇头说道:“老前辈,多亏了您,是您救了我一命。”

  陈玄策嘿嘿一笑,说道:“不必客气,其实我们地下的人跟你们在阳间的人一样,也都是讲原则,讲道理的,白家的这些家伙嚣张已久,经常不把我们阴间的规矩当回事,还请你多多包涵。”

  我连忙摆手说道:“哪里哪里,老前辈客气了。”

  陈玄策继续说道:“不过白家里面只有这个白尊礼是个沉不住气的角色,其他人物都还有几分度量,肯定不会跟你这个后生小辈过不去,我们与你们阳间也有约定,绝不会害你们阳间人的性命,如今白尊礼犯了罪责,已经得到了惩戒,这件事情还请你保密才好。”

  我点头说道:“前辈放心,我肯定会保密的。”

  陈玄策笑了笑,说道:“地铁也快到站了,一会你就在后面悄悄跟着司机,就能出去了。”

  说完陈玄策似乎准备离开。

  我忽然想到了我后背上那个血手印的事情,赶紧制止道:“老前辈请留步!”

  陈玄策阴测测地笑了笑,问道:“怎么,小伙子你还没跟我这个老鬼待够?”

  我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解释道:“不是,只不过我后背不知道被谁印下了一个鬼催命的血手印,还希望老前辈指点迷津。”

  陈玄策听了这话,“啧”了一声,然后转到我身后看了一眼,摇头说道:“恕我眼拙,这东西我看不出来是谁下的手,只不过这血手印凶得很,你日后定要小心。”

  我没想到就连陈家的老鬼陈玄策竟然都看不出这手印是何人所下,一时间有些失望。但是我还是连忙道谢:“多谢老前辈了。”

  陈玄策又阴测测地笑了笑,说道:“好说,好说。还有,这地下城可不是你们阳间之人该来的地方,日后晚上的地铁能少坐就少坐,阴间鱼龙混杂,讲规矩的鬼毕竟还是少数。”

  说完一道青烟闪过,我眼睁睁看着陈玄策消失在了地铁车厢的尽头。

  我不由得心中一凉,转念又想到他说的话,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晚上的地铁的确是太邪了些,往后我可要谨慎小心,能不坐地铁就千万不要去坐地铁,要不然真是白白搭上自己的小命了。

  这时候地铁貌似是到达了目的地,我看到周围是一片稍显空旷的隧道,然后随着嘟嘟嘟的响声,车门竟然打开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地铁停在隧道的时候车门也会打开,不过我稍微一想就立即明白,这辆车既然是拉鬼车,那么肯定是有一些我看不见的鬼在上下车。

  我赶紧从车门上下去,一下去就跳到隧道里,我盯着不远处的驾驶室,找了个角落先藏起来,等着司机师傅下车之后跟着他出去。

  司机片刻之后关门下车,我看他动作紧张,行动迅速,显然是被我的叫门吓得魂不附体。

  回想起来刚才我在驾驶室外面的行为,的确是很吓人,那个司机师傅一定是把我当成厉鬼了,厉鬼拍门,胆子再大的人也受不了。

  因为我不想再一次吓到那个司机师傅,所以我躲在远处,等司机走的远了我才从后面跟上去。

  司机师傅在前面快步走着,我在后面紧紧跟着,走了几步,司机师傅忽然回头看了看,我立即闪身躲到了阴暗的地方,但是隧道里面能够藏身的地方很少,我虽然尽力去躲,但是还是躲不开。

  司机显然看见了我的身影,我听见他叫了一声,然后噔噔噔的脚步声传来,那司机撒腿就跑。看到他跑得飞快,我也有些着急,因为如果我跟丢了他的话就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

  我想都不想,连忙也飞快的跟着司机跑了起来。

  然而我却没有意识到,我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吓得那个司机跑得更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