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三十四章 坐过站

第三十四章 坐过站

  说来奇怪,我很少在地铁上睡着,这一次算是头一回。

  我睡着的很快,刚坐在地铁上,几乎一下子我就沉入了睡眠,而且这种睡眠我竟然还是有意识的。

  迷迷糊糊之间,我梦到了大一的时候跟浩然一起踢足球的场景,我是体育特长生,本来学习成绩不好,刚开学的几次摸底考试一直在全班垫底,只有在球场上我才能勉强找回来点自信,虽然我球技一般,但是我跑得快。

  而浩然正好和我相反,他是个学霸,只不过身体素质很一般,跑两步就喘的不行。

  梦里面浩然还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而且乐观豁达,虽然在球场上跑的气喘吁吁,但是笑得很开朗。

  我明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但是还是不由得会心的笑了笑,可是刚一笑,我立即意识到浩然其实已经走了。

  一想到这里,我浑身一冷,立即醒了过来,我感觉自己的屁股都坐得疼了,也不知道在座位上坐了多久,更不知道地铁现在到了哪一站。

  我赶紧抬头去看,却看到车厢里面空空如也,连一个人都没有了。地铁门上边本来显示到站的路线图全都灭了,根本分不清楚我现在在哪一站,下一站应该是哪里。

  好在地铁车厢里的灯还是亮着的,否则的话我可能直接被吓死了。

  但是看到这个场景,我已经慌了,因为刚才的贪睡,我竟然莫名其妙的坐过站了……看样子地铁已经驶离了终点站,现在很有可能是往车库里面开过去。

  一想到这里,我就冷汗就流了下来,我赶紧顺着车厢往车头的方向走去,因为我知道,这种情况只能去找地铁司机,否则的话我很有可能整个晚上都被困在车厢里。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信号,在这个深邃的地道里面,信号成了奢侈品。

  我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往前走。

  走了一会,终于到了第二节车厢,第二节车厢和驾驶舱之间有一扇小门相连,就像两节车厢一样。车厢间的车门是可以拉开的,但是第二节车厢和驾驶室的小门却不可以拉开,我连忙走过去,看到一个中年大叔正坐在驾驶室里面盯着前面,现在地铁应该是自动驾驶模式。

  我看见了个大活人,立即就松了口气,我赶紧敲了敲小门上的玻璃,大声喊道:“师傅!师傅!”

  敲了两下,那名司机显然听见了我的声音,我看到他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连忙低着头,并没有回头看我,也并没有说话,而是紧闭着嘴。

  我有些奇怪,连忙再次敲了敲小门,敲得小门震天的响,我大声喊道:“师傅!师傅!救命啊!我被困在这里了!”

  可是我喊得越凶,那名司机师傅头就越低,他死活不回头,也不跟我交谈,坐在驾驶室里面一言不发,我看到他脸上的冷汗已经扑簌簌的流了下来。

  我刚要再敲,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别敲了,没用的,你知道司机为什么不敢回头看你?不敢说话吗?呵呵……因为这是一辆拉鬼车……”

  我一听这个声音,立即就紧张了起来,因为这个声音我有些熟悉,我缓缓的转过来,看到车厢的尾部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浑身都笼罩着一股死亡的气息,穿着一双漆黑发亮的大皮靴,梳着一个大背头,赫然就是被我捅了一剑的白家老鬼,白尊礼。

  我一看到白尊礼,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后退了几步,说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尊礼看着我,一双死鱼眼睛里面毫无感情,他笑了笑,说道:“为什么会在这里?因为现在已经过了子时,地铁里面是我们阴间人的地盘了。林杨,你应该问问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拼命摇头,这根本不可能啊,我上车的时候才八点多,就算我睡着了的话,也绝对不可能一觉睡到十一点啊,这可是两个多小时啊……

  我越想越觉得奇怪,可是看这辆地铁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是一辆拉鬼车。

  白尊礼笑吟吟地看着我,我从他的笑容之中明显感觉到了杀意。

  白尊礼说道:“林杨,你捅了我一剑,还真是厉害啊……这一剑竟然让老子差点歇足了七天,我看你真是本事大了,经还敢对我动手。”

  我听着白尊礼嚣张的语调,心里头也开始愤怒起来,本来他便是万恶的根源,这些人命都是出在他的手里,更有甚者,我甚至开始怀疑浩然是不是也是他杀的。

  我一想到这层关系,心中的恐惧就渐渐被愤怒所取代,我瞪视着他,怒目相向,说道:“白尊礼,你恶事做尽,我真后悔当时没有一剑灭了你!”

  白尊礼听见我直呼他的姓名,忽然一愣,眉头皱起来,我看到他脸上的尸斑似乎像活了一样,竟然还能不停颤抖。

  只听他说道:“你竟然知道我叫什么?林杨,是谁告诉你的?”

  我并不答话,仍然是恶狠狠的盯着他。

  白尊礼见我不说话,猛地两脚一蹬,就像一道青烟一样飘到了我的身边,他一双眼睛硕大空洞,如同两个深不见底的古井,他的脸孔已经贴上了我的脸孔,我都可以问到从他身上传过来的哪一种腐臭的味道。

  我厌恶的试图推开他,但是他的身体就如同空气一样,根本没有实体,我想要推他,双手却从他的胸前穿了过去。

  白尊礼冷冷的看着我,阴笑着说道:“说,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他喝问我的时候一张嘴巴长得老大,我看到他嘴里尖利密集的牙齿,浑身都开始起鸡皮疙瘩。他的嘴里不止只有一排牙,而是密密麻麻的一共有三排牙齿,就像是鲨鱼的嘴巴。

  我看到他的舌头也已经变成了暗红的颜色,末尾甚至已经变成了黑色,他一张嘴,一股腥臭的味道就从他的口中窜出来……

  我心中恐惧和恶心交杂在一起,一时间几欲作呕。

  白尊礼仍然阴魂不散的缠着我,似乎非要将我问出来不可。

  但是我却并不理他,我开始紧紧闭上了眼睛,不去看他的恶心的面孔,在我闭上眼睛的一刹那,我忽然感到一双冰凉的手开始按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自然知道,这是白尊礼的一双手,只怕是他要对我下毒手了。

  就在这时,我感觉脖子上的那双手猛地用力,一股令人窒息的巨大力量当即便压了下来,只听到嘎巴一声,我的喉咙几乎一下子碎掉了。

  我疯狂的咳嗽了起来,但是因为被他扼住了脖子,我连咳嗽都变得有气无力。

  我自然而然的睁开眼睛,看见白尊礼一脸残忍,冷冷的盯着我。他那双惨白冰凉的大手就那么紧紧的扼住我,我知道他已经对我动了杀心。

  这一刻我心中的恐惧又多了一分,我甚至开始回忆起之前我的人生,真的是死亡降临的感觉,因为我发现我在这只鬼面前竟然变得毫无还手之力。

  我手中既没有能够驱鬼的檀香、黑狗血、童子尿,更没有桃木剑,我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打火机都没有带。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真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万念俱灰。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我身后开始吹起了阴风。不知道这阴风是从何处吹来的,但是我后背上始终凉飕飕的。

  然后我看到了白尊礼的眼睛忽然瞪得老大,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人。

  我明显感觉到扼住我脖子的手,力道减弱了那么几分。

  究竟是谁来了?为什么白尊礼会吓成这个样子?

  这时候,我听见背后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白尊礼,你非要跟一个后生小辈过不去么?萌二白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了,还不是那孩子自己顽劣成性,咱们跟阳间之人井水不犯河水这么多年了,你想让一切都毁于一旦么?”

  我听着这个声音,只觉得有点耳熟,可是却又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听过,我想回头去看看究竟是谁来了,可是被白尊礼扼住脖子,根本无法扭头。

  白尊礼却忽然松开了我的脖子,后退了两步,望着我身后,说道:“陈玄策,这是我白家的事情,你还不配插手!我敬你是宗族前辈,这次就先算了,我劝你可不要得寸进尺!”

  “陈玄策?他又是谁?听名字似乎是陈家的人,陈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难不成这陈玄策就是陈家的前辈?”

  白尊礼一松开我的脖子,我赶紧扭头看了看身后,这一看之下,差点吓得我坐在地上。

  我背后是一道青色的影子,看样子应该是个老头,他一身灰白色的中山装,整个轮廓都隐藏在一股雾气里面,根本看不清楚脸面。

  但是我却立即认出了他,他就是我在第一次坐地铁末班车的时候遇到的那个老爷爷,要不是他告诉我千万不要惹萌二白,我很有可能在那辆列车上就被萌二白弄死了……

  原来他叫陈玄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三番五次赶来救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