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三十三章 谁的手印

第三十三章 谁的手印

  “徐家?”原来四九城下的四大家族,分别是徐、白、王、陈,这四个姓氏,听到老和尚这么一说,我心中渐渐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但是他一一排除,我仍然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我背后按上了手印。

  鬼催命,这三个字的确太过惊悚,以至于让我心中顿生寒意。

  老和尚继续说道:“徐家的人都比较孤傲,就算现在变成了鬼,仍然是不屑于与其他冤魂为伍。他们在四九城里面算是最古老最传奇的一个家族,虽然已经历经千百年,但是现在仍然是地下世界的王者,他们的实力,只怕是比剩下三个家族加起来还要昌盛。”

  我听得冷汗直冒,问道:“那我这手印是否有可能是徐家人下的呢?”

  老和尚摇头说道:“这我也并不清楚,徐家人自视甚高,轻易绝不会亲自出手,当年修筑地铁之时,我们八个人齐聚京城,开坛做法,到最后白家、王家、陈家的族长全部现身,唯独徐家族长却迟迟没有出现,到了最后,还是其余三家极力邀请,徐家才派出了第三代子弟出来勉强跟我交流了一番,不过也只是敷衍……”

  我摇头说道:“想不到徐家竟然如此摆谱,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厉害的。”

  老和尚轻声笑了笑,说道:“当然厉害,且不说徐家里的族长少说也有八百年的阴龄,就是他们徐家第三代的子弟出山,其余三大家族的人都未必能够制得住他。”

  我一听,真是有点震惊,想不到徐家的实力竟然强悍到了这个地步。

  我忽然想到了之前老猫和大黄所说的话,他们两个是因为追寻那个在雍和宫里面出现的抬轿子的人才来到了这里。老谢也是因为撞见了抬轿子的人才不幸横死的。

  我赶紧问道:“大师,您有没有听说过雍和宫里面地铁隧道有人抬轿子的事情?”

  老和尚摸了摸光头,说道:“当然听说了,雍和宫这个地方相当的邪,这件事情可谓说来话长。”

  我连忙聚精会神的听着,想知道知道雍和宫怎么个说来话长。

  老和尚说道:“林杨,不知道你去过多少个地铁站,有没有仔细观察过。”

  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从一号线一直到现在各种线路我多多少少全都坐过,虽然没有每一站都下车看过,但是的确已经见识不少了。我说道:“我去的车站倒还算多,怎么了?”

  老和尚说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些车站之中,哪一站修得不太一样?富丽堂皇,庄严肃穆?”

  我仔细一想,忽然意识到了雍和宫里面的构造。地铁站雍和宫站地下的装潢的确跟别的车站完全不同,不仅有祥云环绕,还有数十条龙柱矗立,我第一次去到雍和宫地铁站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来到了一个庄严肃穆的寺庙。

  想到这里,我冷汗扑簌簌的下来,我说道:“大师,好像雍和宫地铁站的下面……的确要比其他车站都修得要好上一点……”

  老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说道:“岂止是好上一点,咱们看到的只是表象,更多东西是咱们没有看到的。雍和宫地铁站里不仅仅装潢要出色一些,更有很多咱们见不到的建筑和设施,那里不止是个地铁车站,还是一个勾连阴阳两界的枢纽。”

  我听得都傻了,追问道:“勾栏阴阳两界?请问如何勾连?”

  老和尚说道:“当年京城修筑地铁,本还一切顺利,正当着修到雍和宫的时候,动了地基,开始出现无数灵异事件。后来我们这八个人过来,考量一番,这才知道雍和宫地下乃是一个聚鬼积阴之地,四大家族商讨大事,便是去的雍和宫。后来我们八人与地下阴灵谈判,也是在雍和宫……”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雍和宫还有如此一段不平凡的经历。

  老和尚继续说道:“阿弥陀佛,后来经过一番交涉,我们终于是跟地下的阴灵达成了协议,子时之前地铁线路归属阳间之人管控,而子时之后,我们必须将地铁内的空间转回给阴间操纵。另外我们阳间之人还要负责阴灵的出行,这也就是现在的地铁末班拉鬼车的由来……”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么说来,这雍和宫站是现在阳间的人和阴间的四大家族开会的会场了?可以这么理解么?”

  老和尚点头说道:“就是这个意思,现在阳间的人如果想要和四大家族的人协商事宜的话,就会在子时之后进到雍和宫里,所以雍和宫地铁站比其他地铁站要富丽堂皇得多。”

  我想了想,又问:“那在雍和宫地铁站里面抬轿子的人……轿子里坐着的难不成是四大家族之中的鬼?”

  老和尚说:“是的,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雍和宫里的轿子上,坐着的应该是在四大家族里都很有身份的人。”

  说到这里,一直困扰着我的疑惑终于解开,这也证明了之前老谢说的话都是对的,他并没有骗我。

  老谢的确是因为撞见了四大家族的人,才被强行干掉,变成了厉鬼,而他的主子,也肯定是四大家族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至于老猫和大黄一直追寻的轿子中的人,并不单单是一个人,很有可能那顶轿子代表的便是地下世界的四大家族,所以这两个家伙所面临的敌人比他们想象的要凶残的多。

  我听完老和尚的话之后,又觉得这事情复杂的很,老和尚看见我一头雾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孩子,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白家的厉鬼竟然敢动浩然的性命,那便是跟我过不去,本来这一场仗在当年就应该打了,可惜我们阳间之人只懂委曲求全,一直和阴间的鬼讲道理,谈合作,现在我们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必须要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阳间人的厉害。”

  我听老和尚说的正义凛然,身上也忽然觉得热血沸腾,我连忙说道:“大师,他们人数太多,势力太强,您一个人只怕还是不行,浩然的死我也有脱不开的责任,再说我也被他们下了鬼催命的手印,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也请算我一份。”

  老和尚摇了摇头,说道:“不,这件事情不是人多就能解决的,我有我自己的方法。”

  说到这里,老和尚站起来身子,走到浩然的遗像前面,上了一炷香,低声说了几句话。

  我也赶紧走过去给浩然上了香,低声说道:“兄弟,你安心的去吧,这个仇我一定会给你报的。”

  浩然的父亲一直戴着墨镜站在远处,我看不出他的表情,也猜不出他的想法,但是我却隐约感觉得出他和老和尚心中有着某种秘密存在。

  后面老和尚和浩然爹都忙着迎接别的宾客,便再也没有跟我有过太多的交谈,我看得出来这两个人似乎对我还是心存敌意,至少并不算友善。

  他们嘴上说并没有怪罪我害死了浩然,但是心里头肯定对我有所不满,我心里头明白,也不挑明。

  毕竟对于浩然的死,我一直都心存愧疚。

  用过了辞别宴,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客厅里面哭声一片,震天动地。

  我却再也没有哭的心情了,浩然毕竟是走了,再怎么哭,人死也不能复生,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帮他报仇。

  我又走到了老和尚身边,低声说道:“大师,您往后到底想怎么去找白家报仇,能不能告诉我一声,我虽然能力有限,但是也可以尽绵薄之力。”

  灵照大师摇了摇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之中饱含深意,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不妨留下你的联系方式。”

  说着老和尚竟然掏出来一部手机,竟然还是6 Plus,我有点惊愕,想不到这个老和尚还挺赶时髦。

  老和尚加了我的联系方式,对我摆了摆手,说道:“切记,千万不要做自己能力不及的事情,这样害人害己。”

  我点了点头,郑重说道:“大师放心,您这句话我一定会切记。”

  老和尚没有再多说,我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

  等到八点多的时候,头七的辞别宴便已经结束,我们不能再多逗留,因为浩然的灵魂很有可能就要回来了。

  如果让他看见我们的话,他便会对阳间过于留恋,这会影响他重新投胎转世。

  我又看了一眼摆在客厅正中的浩然的遗像,长叹了一声,之后缓缓离开。没想到大学几年的同窗好友,这么快便跟我阴阳两隔了。

  我向浩然父亲告辞,之后匆匆离去,天已经黑了,一想起一会还要坐地铁回学校我就心里头发憷。

  地铁,在我现在的认知里,已经是个恐怖的地方了,这段时间我一直避免乘坐地铁,但是今天却还是不得已,不得不采取这种交通方式。

  好在晚上八点,地铁里的人还是多得很,有人作伴我心里头就踏实得多。过了安检进了站,没等多久就来了一辆车。

  我走了上去,四下一看,车厢里人数并不算多,竟然还有座位。

  我赶紧找个座位坐下来,一天的折腾弄得我晕头转向,没过多久,我竟然在地铁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