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三十二章 八大高人

第三十二章 八大高人

  我看到那名老和尚的目光灼灼地迎来,跟他四目相对,我一下子有点尴尬,连忙转向一边。

  那老和尚倒并没有尴尬,反倒是迈开步子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感觉老和尚的两道目光温和,但是却又一股威严在里面,看得我浑身不舒服,冷汗都流出来了,感觉两道目光就好比是两只巨大的手一样。

  就在这时,老和尚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他微微一笑,说道:“小友,你是浩然的朋友?”

  我一抬头,看到老和尚正静静地看着我,他身材不高,不到一米七,身子却很胖,看他的年纪没有七十岁也超过了六十,一双眉毛已经白了,而且很长,是长寿眉。

  我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干脆也双手合十行了个礼,说道:“是的,大师,我是浩然的朋友。”

  刚做完这个动作,我就觉得自己有点蠢,但是好在那个老和尚似乎并没有太介意,他连忙拉着我在一边坐下,然后说道:“小友不用这么客气,我们出家人其实跟你们并无不同,不用这么规规矩矩的,我看小友你面露青气,怕不是也招上了一些邪祟的东西吧?”

  我点了点头,感觉自己在这个大和尚面前几乎根本隐藏不了任何事情。再加上浩然的死让我心里头很有愧疚,我也缺少一个倾诉的对象,听见老和尚问我,我就干脆一股脑把在地铁里面招鬼,遇到趟阴人老谢,帮梦筠驱散萌二白,然后后面系列的事情全盘说了出来……

  老和尚静静的听完,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就好像这些事情他都知道一样。

  等我说完了,老和尚缓缓地点了点头,说了句“很好”。

  我有些奇怪,这些经历这么惊悚,尤其还害得浩然失去了性命,老和尚为什么还会说很好呢?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浩然的爸爸不知道为什么走到了我的身后,他仍然带着墨镜,我看不出来他的表情。

  刚才我说的话,浩然的爸爸显然也已经听到了。

  我有些发愣,不知道浩然的父亲和这个老和尚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老和尚见我有点惊慌失措,连忙说道:“小友,你是叫林杨吧?”

  我点了点头。

  老和尚说道:“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的法号是灵照,俗家名字叫王振野,跟浩然的爷爷是堂兄弟。”

  我一听,心里头立即明白了,原来这个老和尚来这里并不是给浩然来做法事的,他竟然是浩然的亲戚。

  不过人家都说出家人皈依佛门之后就要摒弃自己的俗家姓名,更不能跟自己的俗家亲属有来往,但是显然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因为王振野,或者说灵照大师还和浩然一家有着密切的联系。

  灵照大师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浩然出事的那天,我就立即从庙里出来,赶了过来,看过了浩然的遗体之后,我大略明白了事情的因果……浩然出事的地方,应该是白家坟,我说的不错吧?”

  我闻言一愣,没想到这老和尚竟然还知道白家坟,这一站要不是浩然他们亲眼看到,亲口所说,我也根本不会知道,不知道这个老和尚是怎么知道的。

  老和尚摇了摇头,说道:“先别急着惊讶,我看到浩然出事之后,就立即明白了问题所在。这白家坟中的老鬼虽然凶狠,但是却轻易不会动手,这一次浩然出事,绝不是毫无缘由。因此我查访了浩然的同学,终于了解到他周边同学之中有人最近撞了恶鬼……当然,那个人就是你。”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身上的冷汗已经扑簌簌的下来了。难怪老和尚刚才在听我叙述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原来这家伙早就默默地把一切事情都调查清楚了。看起来他对我的事情也是了若指掌。

  那么他刚才为什么又要问我呢?

  老和尚见我一脸惊恐,连忙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对浩然的父亲说道:“亚民,怎么样,你觉得这孩子还老实么?”

  浩然的父亲点了点头,说道:“嗯,他没有瞒着咱们,算得上光明磊落,浩然的事情不能怪他。”

  老和尚也点了点头,说道:“林杨,不好意思,之前我问你只是想要试探你,因为毕竟浩然的死跟你脱不开关系。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但是我想知道你的人品如何。”

  我这才明白,老和尚之所以问我,是因为他想要试探我。他显然知道浩然之所以死,都是因为我招鬼在前,如果他们不讲理的话,大可以把我当成害死浩然的元凶之一,但是好在老和尚和浩然的父亲都是明理的人,并没有这么做。

  我感激地点了点头,说道:“谢谢,浩然的死都是因为我,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老和尚却连连摇头,说道:“不,林杨,这跟你没有关系,你也只不过是受害者罢了。害死浩然的是白家的老鬼,这件事情由我负责,你不要插手。”

  浩然的父亲也咬牙说道:“白家这些阴魂不散的东西,竟然敢动我儿子的性命,他们难道真的以为我们阳间的人斗不过阴间的鬼吗?”

  老和尚默默念了句阿弥陀佛,说道:“白家这些人这些年都在地下相安无事,从来不过问阳间的事情,可是这一次却忽然冒出来,绝对不只是因为那个小鬼……林杨,你这些天除了和小鬼打过交道,有没有遇见别的事情?”

  我听到这里,忽然想到了自己后背上的那个血手印,我连忙掀开衣服,说道:“大师,您帮我看看这个血手印吧?”

  老和尚看了一眼,我便听见他低呼了一声。

  我连忙问道:“大师,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和尚沉默片刻,缓缓说道:“这是鬼催命啊……”

  我听得心里头一惊,赶紧转过来问道:“大师,您可说清楚点,什么是鬼催命,这鬼催命还有救么?”

  老和尚脸色严肃,摇头说道:“阎王发牌鬼催命,本来这都是阴阳两界注定好的东西,一个人的阳寿早有定数,这叫做阎王发牌。但是厉鬼却可以催命,也就是强行给你减少阳寿,这便是鬼催命。看这个血手印,下这道催命的鬼手段应该高明的很,他印下了这个手印,便有了几个含义。”

  说到这里,老和尚顿了一顿,然后才继续道:“第一个,你的阳寿已经被他盯上,他怎么催,你何时死,都要听他的;第二个,你这个人,已经被那只鬼做了标记,别的鬼如果想要害你性命,必须要那只鬼同意;第三个……有了这个手印,你死之后必然不可立即投胎转世,是要做孤魂野鬼的……所以你现在其实已经算是半个野鬼了……”

  我听完了老和尚的话,基本上心都已经凉透了。我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血手印邪得很也凶得很,但是从来没想到它竟然凶狠到了这个地步。

  按照老和尚的说法,我现在岂不是已经开始死亡倒计时了?

  我有些慌了,根本坐立不安,我连忙问道:“大师,那怎么办?您知不知道这鬼催命到底是谁给我下的?还有没有解救的方法?”

  老和尚脸上也露出了同情的表情,他摇头说道:“四九城下孤魂野鬼无数,我很难确定出来是谁下的手。但是这道手印下得极凶,有这样本事的人并不算多,依我看,定然是四大家族之中的龙头人物所做。”

  我一愣,问道:“您还知道四九城下的四大家族?”

  老和尚点头说道:“当然知道,当年城中修筑地铁,惹得城下四大家族一起作祟,还是我亲自过来商讨解决的。”

  听到这里,我立即想起了之前在郊区听到公交司机师傅说的那番话,他说当年地铁修筑的时候十分不顺利,所以请来了全国各地的高人过来做法,看来这个老和尚就是其中一员。

  浩然的父亲也点头说道:“不错,当年修筑地铁,城里共请来了八大高人,我堂叔便是其中一位。”

  我肃然起敬,连忙问道:“大师,那么我这背后的手印都有可能是那些人下的手呢?”

  老和尚想了想,说道:“最有可能的应该是白家,白家在四大家族里面排行第二,厉鬼自然不少,其中仁义礼智信五位兄弟便已经是极邪的人物了,他们无兄弟之上还有三位更凶的主,看你这道手印,有可能是他们之中的某一个下的手。”

  我听得后脊梁直冒冷汗,没想到单单一个白家就有这么多厉鬼。

  老和尚停顿片刻,又说道:“四大家族里的老三,王家……应该不会有人对你下手。”说到这里,我看到老和尚的表情变了变,似乎欲言又止。

  我虽然不明白老和尚的意思,但是觉得他这句话里面另有深意。

  还没等我多说,老和尚便继续说道:“至于四大家族里面势力最弱的陈家,能下得出这么凶恶手印的只怕只有一个,就是他们的族长。不过上次交涉我跟陈家族长有过一次接触,总觉得他并非凶恶之人……除开这三个家族,就剩下四大家族之首的徐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