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三十一章 头七

第三十一章 头七

  我们离开教学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小梅的情况很不稳定,我们赶紧联系了小梅的家长,让家长把她接走。

  不过小梅总算没有生命安全,除了李迟之外,小梅算是白家事件唯一的幸存者,这也让我们心里头稍微舒服一点。

  但是一想到那个负伤逃走的白家老鬼,我们心里头都是有些忐忑。

  当晚我又拨通了老谢的电话,询问他认不认识一个穿着大皮靴,梳着大背头的白家老鬼,老谢说要帮我打听一下,但是让我不要抱太大希望。

  晚上回到公寓,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上下了,我们折腾了一整天,都是很疲惫。

  张朵和梦筠回去就睡下了,只剩下我呆呆的坐在客厅里,看了几遍大黄给我的光盘,学了几招舞剑的步子。但是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靠这一张光盘逆袭击败白家这些鬼简直是天方夜谭,带着这种消极情绪,我也渐渐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我就接到了好几次同学的电话,他们在电话里惊恐地告诉我说3号教学楼出了一起命案,好像是一位研究生导师早上的时候被发现死在了实验室里,死相十分难看,反正到最后尸体都已经不完整了,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如此残忍,用这种手段杀害了他。

  我心里头明白这是什么原因,但是却不能说出来,同学喊我去围观,我也并没有兴趣。

  毕竟这家伙是自作自受,别说这么死了,就算是死个十遍八遍也都不是什么冤枉的事情。

  我心里头唯一担心的就是3号教学楼里的女鬼会不会因此变成一只厉鬼,会不会有别的无辜的人受到她的伤害。

  但是这些事情是我无能为力的,并不在我的控制范围。

  白天的时候我跟李迟通了个电话,看样子李迟恢复的很好,至少神智已经清醒了。但是我还是不敢问他在地铁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王浩然又是怎么死的,因为我害怕一问的话就会让李迟受到刺激。

  他还没有完全痊愈,我还是避免让他回忆起不好的事情才好。

  梦筠和张朵一整天都有些无精打采,梦筠倒还好,张朵则开始恐慌了起来,毕竟我和梦筠身边的人都多多少少的受到了牵连。王雨寒、小梅、浩然、李迟,这四个人不是梦筠的室友就是我的室友,按照这个规律下来,下一个受害者很有可能就是张朵。

  我明知道这件事情张朵只是被我们牵连,可是却又无能为力,我劝张朵要不然回老家多一段日子,等这件事情平息了下来再回来,但是张朵却执意不肯,她说只要是惹上了这些脏东西,逃到天涯海角都是没用的,擅自离开很有可能会惹怒他们,导致报复来的更快。

  我和梦筠觉得张朵说的不错,也就没有再撺掇她离开这里。

  反正我们三个现在住在一起,就算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也可以共同承担。

  晚上的时候老谢给我回了电话,他说我描述的那样的老鬼似乎很有名望,应该是白家里面比较有地位的一位鬼,看样子很有可能是白家五位地位不凡的公子哥之一。

  我连忙问他那五位公子哥都是谁,怎么称呼,有什么特点。

  老谢说白家老鬼里面有五位相当有手段的人物,分别叫白尊仁、白尊义、白尊礼、白尊智和白尊信。

  这五个人都是民国时期不幸亡故的可怜人,其中白尊礼和白尊信两个人最爱穿着一双军靴,梳着大背头。

  按照我的描述,那个老鬼死亡的时候应该是四十多岁的年纪,应该就是白尊礼,因为白尊信少年早夭,现在虽然是个老鬼,但是外貌不过十八九岁,肯定不会是他。

  我听完这些,不由得感叹这老谢做起间谍工作来还真是一把好手,竟然这么快就把白家的老鬼都给搜刮出来了。

  但是老谢的语气却丝毫没有开心,他告诉我说这些消息都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换来的,我一定不能把他给泄露出去,否则的话他的下场会很惨。

  这些我当然知道,我安慰了他几句,就草草的挂断了电话。

  看样子昨天被我捅伤了肚子的厉鬼就是白家五位公子之一了,我虽然不知道萌二白跟他有什么关系,但是却至少了解到了我的对手是谁。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我心里头对敌人有了了解,自信也就多了一分。

  挂断了电话之后,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老猫和大黄,然后自己开始在网上搜索白家这五位地位不凡的人物的资料。

  可是网上的消息令我十分失望,也许他们在阳间的时候只不过是些普通人,所以网上根本就没有这五兄弟的资料。

  我越想越乱,到最后还是一无所获,干脆就放空了状态,关上电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好不容易熬过了前几天的惊心动魄,我也想要先放松一下,至少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接下来的几天怪事情再也没有发生,看起来老猫说的不错,那个白尊礼被我捅了一剑,应该短时间之内复原不了。

  几天过去,我、梦筠和张朵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我们开始正常上课,将之前的一切不开心都抛到了脑后。

  小梅的情况也比较稳定,她现在在一处疗养院静养,我们跟她通过一次电话,电话里小梅的声音还是有些颤抖,但是听得出来她有进步。

  这些天唯一值得一提的也许就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卧室里的张朵经常偷偷摸摸溜到客厅里面,拉着我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对和她的这种行为很不理解,也不知道该不该再这样和她继续下去。我们两个既没有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也没有私底下的一些感情苟洽,唯一交流的也就是每天晚上的那一段时间。

  我甚至想要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可是话到嘴边却总是说不出口。

  也许我在感情方面一直都比较被动和懦弱,我想来想去,大概觉得张朵是把我当成她的一个依托或者是一个放松的工具了吧。

  这些事情我都懒得去想,因为这并不重要,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白家的报复,以及我背后那个神秘的血手印。

  闲着没事的时候时间过得反而慢些,这短短的几天在我看来几乎像是一个月。

  等到这一天我醒来的时候,手机上的备忘录忽然提示,今天是王浩然的头七。

  一看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头一下子就失落了起来。

  王浩然,他明明是七天前不幸死掉的,但是在我心里,他好像已经走了很久,远远超过了七天。

  可能是因为我下意识地避开这件事情吧。

  王浩然的家庭在城里算得上条件不错,他父亲是一个企业里的大人物,浩然死在地铁里的第二天,他父亲就在地铁公司闹了一次,可惜并没有任何作用,这件事情的确发生的太过诡异。

  闹了一阵毫无收获之后,他父亲万念俱灰,便将一切的重心都放在了给孩子置办头七的事情上,浩然家里在近郊有一处别墅,是头七摆宴的场所,坐地铁六号线可以直接过去,浩然的父亲知道我跟浩然的关系很好,所以还特地邀请了我。

  摆宴定在下午三点,因为头七宴席之后要烧香,烧香之后,亲朋好友必须要在晚上离开,避免亡灵回魂之后,看见了亲朋好友导致留恋阳间,影响投胎转世。

  我一点半的时候就从公寓出发,带了几柱香,一摞冥币,惦记着临行一定要给浩然好好辞别一下子。

  毕竟浩然之死与我颇有关联,我作为同学,心里头难免不好受。

  到达王家别墅的时候正好是两点四十,这时候阳气最盛,但是别墅里面黑白花圈点染的阴气森森,我一进门就不由得浑身冒冷汗。

  浩然的父亲穿着一身黑衣服,笔直地站在门口迎接客人。他一米八的身高,本来不算太老,后背却佝偻了起来,看得出来,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确让他饱受打击。

  浩然父亲戴着墨镜,看不出表情,但我却知道墨镜下面一定是一双哭红肿了的眼睛。我快步走过去,低声说道:“叔叔,请节哀。”

  浩然父亲嗯了一声,但是音调都有些变了,显然是强忍着没有让自己的情绪崩溃。

  我叹了口气,便走进了别墅。

  进门之后是个玄关,约有七八米长,玄关两边摆着两排白色蜡烛,正缓慢的燃烧着。

  走过玄关,便是一个小厅,小厅里有两方茶几,茶几周围坐着几个年纪颇大的人,应该都是浩然家里的长辈。

  再往里走便是客厅,客厅很大,足以容纳二十人有余,我一进门便看见远处有一个光头和尚,手里撵着一串佛珠,站在客厅的角落里静静地看着来往的客人。

  我心中一动,难不成浩然父亲特意找了大和尚来给浩然做法事?

  没想到我只是看了和尚一眼,那和尚似乎立即生出了反应,一双眼睛当即朝着我盯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