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二十九章 你是不是找我?

第二十九章 你是不是找我?

  我头皮一下子就麻了,因为这个女人显然就是刚才站在楼道外面朝着我招手的那一位,我大脑一片空白,甚至都忘了怀疑她是怎么样从楼道的尽头一下子就到了洗手间里。

  我呆了几秒,然后开始大声的喊着老猫和大黄的名字,可是当我张开了嘴,却发现我一下子发不出声音了。

  那个白衬衫牛仔裤的女鬼微微一笑,朝着我走了过来。她长相倒还清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她的皮肤都有些浮肿,本来很消瘦的身材,却长着一张松松垮垮的脸。

  她缓缓地走到我的面前。抬起胳膊,轻轻地用手掌拍着我的脸,我看到她右手的手腕上有一条很长的伤口,伤口很齐整,像是被利器划伤的。她的伤口早已经腐烂化脓了,里面竟然还有几条短小的白色的虫子在蠕动,我有些恶心,当即就想呕吐。

  可是我刚弯下腰,就被她一把抓住,她冷冷地问我:“你在干什么?你说,你是不是在找我?”

  我连忙摇了摇头,因为我现在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只能张嘴,舌头也还能动,但是就是说不出话来。

  那个女鬼看见我摇头,似乎脸上露出了一种失落的表情,她再一次拍了拍我的脸,说道:“好久了,我都不知道过了几年,从来都没有人来跟我说说话,你跟我说说话好么?”

  我想说话,可是根本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我只好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然后摇了摇头。

  女鬼面露疑惑,问道:“你不会说话?”

  我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又摇了摇头,我想要用自己的动作向她表示我说不出话来,可是她却并没有理解。

  女鬼倒也并没有多问,只是看着我手足无措的样子,她的脸上带着一种残忍的笑容,好像在看一个濒临死亡的小动物一样。

  她一双手不停的拍打着我的身子,似乎是对活人的一种好奇。

  过了一会,她忽然后退了一步,看了看我,说道:“真好,我曾经也和你一样,是个好好的人,好好的活着,还想要大学毕业,找一个好工作,嫁一个好人。”

  说到这里,我心里头不由得有些疑惑,这只鬼貌似跟其他的鬼都不一样,她好像还挺有情怀的,竟然还感慨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那只女鬼忽然愤怒了起来,我看她的眉头挑了起来,整个面部的表情也变得十分夸张,然后我看到她张开了嘴,一张嘴巴里竟然全都是尖利的牙齿,还有一条很长很长的舌头。

  她一张嘴,声音忽然变得尖利了起来,她嘶哑着嗓子说道:“可是都是那个无良的导师,要不是他在实验室里想要毁掉了我……想要毁掉我的清誉……我现在还是个好端端的人,我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说到这里,她猛地朝着我扑来!

  我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一步,躲到了一个隔间里面,然后猛地把门关上。

  轰然一声,我听见一声闷响传来,显然是那只女鬼撞上了卫生间隔间的门。隔间的门板本来就不算结实,被那只女鬼一撞,更是吱呀呀的响了起来。

  我赶紧插上了门锁,掏出手机来,给大黄他们群发了个短信,说我在洗手间里面撞了女鬼,让他们赶紧来就我。

  然而等我发完短信一抬头,忽然看到卫生间隔间的门缝下面,一双眼睛正在冷冷地盯着我!

  就是那只女鬼!她怨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就像盯着一只待宰的羔羊。

  我啊的一声惊叫,差点把手机扔了,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我立即反应了过来,我可以说话了!

  我可以发出声音了,刚才我毕竟啊的叫了一声。想到这里的时候,我赶紧扯着脖子喊道:“大黄!老猫!快来救我!”

  然而声音空空荡荡的,好像在某个密闭的空间里面不停的旋转,这种感觉让我很绝望,好像是我自己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全然和外界没有联系一样。

  门缝里的女鬼仍然是冷冷地盯着我,我看到门缝里面开始有黑色的东西伸了进来……

  我靠,竟然是头发!是那个女鬼的头发!

  她的眼睛始终盯着我,头发就像是有生命一样,缓慢地朝着我所在的隔间里面蔓延了起来。我试着躲避,但是不管我躲到隔间的哪一个角落,好像都逃不开那双女鬼的眼睛。

  她的眼睛始终能够从隔间下面盯着我,而我也始终能够看见她。

  短短几分钟之后,女鬼的头发就像爬山虎一样密布在了洗手间隔间的地板上,我看到我的脚边已经被她的头发包围了起来。

  我无力的蜷缩在角落里,望着门缝下面女鬼的那双眼睛,对她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杀死我吗?”

  女鬼冷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你出来,我只是想跟你聊聊。”

  我浑身颤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仍然没有动弹,低声说道:“为什么非要出去?我在这里不是一样可以跟你聊聊吗?”

  那女鬼冷冷地笑着,说道:“不,我要你出来。”

  我才不会这么轻易就听从一个女鬼的指引,因为她显然对我不怀好意。我用力地蜷缩在角落里,尽量不让自己的脚碰触到满地的头发。

  然而头发生长的速度简直太快了,几乎就在几分钟之内,整个洗手间的隔间里已经全都是头发,我的脚上都已经缠绕了不少头发。

  我头皮发麻,浑身发冷,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对付这只女鬼。

  眼看着女鬼茂密的头发已经开始缠绕我的小腿,而且有顺着小腿往上攀爬的趋势,我灵机一动,忽然想起来我的口袋里面还有打火机。

  所有头发都是可燃物,遇到了火之后会燃烧得非常剧烈,想到这里,我连忙从口袋里面摸出打火机,朝着腿上的头发便点了上去。

  呼啦啦一声,头发立即燃烧了起来,我明显听见隔间外面的女鬼“啊”的一声惊叫,然后我看到她躲在门缝下面的那双眼睛一下子就撤走了。

  我心中大喜,连忙用打火机疯狂地点着隔间地上的头发,头发越多,烧的也就越快,这些头发长起来需要几分钟的时间,然后烧掉它们却只用短短几秒。

  火光之中,我听到门外的女鬼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而且这个声音越来越远,渐渐地好像离开了这个卫生间。

  我惊魂甫定,望着地上一堆烧焦了之后的头发碎屑,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没想到这间教学楼里面还有这么个难产的厉鬼,看她的样子肯定是刚死了没多久的女人,难不成她也是我们学校的同学?

  我开始回忆学校里面惊悚的传说,忽然想到了五年前似乎有一个女研究生在这间实验室里面割腕自杀了……

  当时学校里面传的沸沸扬扬,说是这位女研究生好像是差点被一个导师占了便宜,后来宁死不从,就割腕自杀,但是这件事情很快就被校方的人打压了下去,以后就再也没听人说过了。

  难道这个女鬼就是当年那个苦命的女孩?

  想到这里,我心中倒是对那个女鬼多了一些同情,但是同情归同情,这些都是那个研究生导师犯下的罪孽,总不能让我来替他承担吧?

  我又在隔间里面等了一会,确定女鬼已经走远之后,这才打开了隔间的门,缓缓走了出去。

  看来但凡是鬼,全都害怕明火,这女鬼真是脑残,竟然还用头发攻击我,一个打火机直接就给打跑了。

  我松了一口气,但是因为刚才的场景太过惊悚,我还是下意识的四下看了看,确定那只女鬼已经走了。

  我环顾了一圈,确定她真的不在这里,这才松了口气。

  然而当我冷静下来的一刹那,忽然又听见那个女鬼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你在找什么?是不是在找我?”

  我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刚一回头,就看到我刚才所在的隔间里面,竟然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白衬衫,牛仔裤,头发变成短发了,但是脸我却记得,就是刚才的那个女鬼!

  她冷冷的看着我,笑着说道:“你终于肯出来了。”

  我已经吓得都不能动弹了,我浑身哆嗦,望着她冰冷的眼神,不知道该怎么办。

  女鬼微微笑着,缓缓地从隔间里面走出来,我看到她的手又伸了出来,向我的脸伸了过来……

  她笑着说道:“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请你帮个忙……”

  我尽全力保持冷静,但是现在的我已经无法保持冷静了,我挣扎着说道:“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女鬼微微一笑,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我看了看她腐烂的手腕,说道:“你……你就是五年前割腕自杀的那位研究生?”

  女鬼听了这话,眼神之中似乎有一丝惆怅闪过……

  她轻轻地笑了,低声说道:“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记得我……五年了,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