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二十八章 闹鬼教学楼

第二十八章 闹鬼教学楼

  小梅和老猫一落地,小梅似乎立即就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紧紧地抱住老猫不放。

  但是我却并没有时间去理会小梅,而是赶紧扭头去看那只老鬼,毕竟梦筠和张朵就在楼道的另一边,如果被老鬼抓到了,她们两个一定会有危险!

  大黄和我几乎是同时朝着那只老鬼冲了过去,我速度更快一些,迅速追上了老鬼,伸手一抱,眼看着就要抱到老鬼的小腿了,没想到眼睁睁看着自己扑了个空,老鬼的腿就像是空气一样,从我的手中穿过。

  然而我摔在了地上,却看到那只老鬼三拐两拐,走步梯消失在了楼道之中。

  好在他并没有对张朵和梦筠动手,这让我心里头放心了不少,可是我还是有些纳闷,为什么眼睁睁看见自己抱住了他的小腿,却又抓不住他呢?

  这时大黄连忙走了过来,一把把我从地上搀扶起来,说道:“刚才他距离我太远,已经离开了犀角的影响范围,所以没有了实体,咱们人类无法碰得到他……就算是桃木剑也没办法伤害他了。”

  我这才恍然,原来要对付厉鬼的话,必须得有犀角的帮忙。

  大黄又说:“多亏你刚才一剑捅了他的肚子,这才让他负伤离开,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挺有天赋的,这一剑下去,那只老鬼得好久才能缓过来……”

  我笑着点了点头,这一战终于算是挽回了颜面,不仅成功救下了小梅,还让那只老鬼负伤离开。我指了指漆黑一片的楼道,问道:“那咱们还追么?”

  大黄摇头说道:“算了,还是别追了,师父也伤了,咱们追上去不一定能占便宜。”

  说着我们赶紧走到老猫和小梅那边,仔细检查两人的伤势。

  小梅现在应该已经完全恢复了,她仍然紧紧抱着老猫,死都不愿意放开,一边抱着一边鼻涕眼泪一起流,搞得老猫浑身不自在,脸都绿了。

  我知道小梅现在的精神应该已经崩溃了,就像前几天的李迟一样,毕竟她刚刚被一只恶鬼操纵了半天,这种经历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的。

  张朵和梦筠赶紧蹲下来轻轻的拍着小梅的后背,温柔地安抚这位刚刚经历了噩梦一般事情的女生。

  小梅仍然没有放开老猫,她已经哭得失声了,只剩下身子在不停的颤抖。

  大黄一脸羡慕的看着老猫,说道:“师父,你累不累,要不然我替你一会?”

  老猫没好气的瞪了大黄一眼,只是一脸淡定的坐在地上。我看老猫的脸颊都已经肿了,看得出来刚才小梅的那一拳力道很足。

  我终于是松了口气,毕竟白家的报复一次接着一次,只有这一次我们能够顺利救下受害者。

  我缓缓站直了身子,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就在这时,我忽然隐约看见另一边楼道的尽头站着一个人,那个人身材很曼妙,看样子应该是个女的,正朝着我招手。

  我有些奇怪,连忙用手指捅了捅旁边的张朵,说道:“朵朵,你看,楼道那边有个人。”

  张朵扭头看了看,笑道:“林杨,你不是吓傻了吧,楼道那边哪里有人?”

  我听了这话,有些奇怪,再看一眼,楼道尽头分明站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少女,正朝着我招手。

  我这里距离楼道尽头大概二十多米,虽然很长,但是却也不至于看花了眼。

  我又问梦筠:“梦筠,你看楼道那边是不是有个人?”

  梦筠象征性地瞟了一眼,说道:“没有啊?现在是晚上,7层按理说是应该关闭的,不可能有同学来的。”

  大黄听见我说话,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林杨,你发现什么了?”

  我指了指远处的楼道,说道:“大黄,你看没看见那里有个人?”

  大黄瞥了一眼,说道:“嘿,还真有,白衬衣牛仔裤,看起来是个美女啊?”

  我连忙对张朵和梦筠说道:“你们看,大黄跟我都能看见,为啥你们两个看不见呢?”

  还没等两个女生说话,大黄忽然说道:“哎呦……林杨,你忘了,咱们两个……好像是抹了牛眼泪了……”

  我一听,头皮一下子就麻了起来,从头麻到脚,只有我和大黄能够看到,这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楼道尽头站着的那个穿着白衬衣牛仔裤的女人……应该不是人!

  大黄指了指楼道尽头,说道:“林杨,你看,她好像朝你招手呢?”

  我连忙啐道:“放屁,放屁,你怎么不说她是在向你招手。”

  大黄摇了摇头,说道:“不管她朝着谁招手,反正咱们是被她盯上了……”

  我连忙低声说道:“那可怎么办,要不然咱们现在跑吧?大黄,白灰黑红青,这是个什么鬼?”

  大黄看了一眼,说道:“看样子顶多是灰色的吧,不是个厉鬼,应该没什么杀伤性……”

  张朵和梦筠被我跟大黄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有点慌了,张朵连忙说道:“咱们要不然赶紧离开这里,这里太邪了……”

  老猫这时候摇头说道:“不行,咱们已经被她看见了,她既然朝着咱们招手,就说明已经跟定了咱们,咱们就算现在走了,也会被她缠上的。”

  我眉头一皱,问道:“那怎么办?要不然老猫,你跟大黄去把她也驱了吧?”

  老猫面色不变,缓缓说道:“驱鬼可以,五千一次。”

  我一听,立即就怒了,骂道:“你钻钱眼里了吧?这次可是咱们一起撞上的鬼啊,这你也要收钱?”

  老猫微微一笑,并不说话,似乎是默认了。

  我真是对这家伙服气了,又扭头望向大黄,说道:“大黄,咱们俩是哥们,关系好,你该不会也想要收钱吧?”

  大黄垂手说道:“林杨,现在不是收钱不收钱的问题,咱们的童子尿已经用光了,桃木剑也给那老鬼拗断了,怎么驱鬼?”

  我听到这里,开始垂头丧气了起来,难不成我们几个连白家的老鬼都不怕,最后却在阴沟里头翻船,败在这么个女鬼的手上?

  正在这时,大黄忽然指着远处的楼道说道:“咦?她好像不见了。”

  我再扭头一看,还真是,楼道的尽头空空荡荡,真的再也看不到刚才的那个女鬼了。

  我松了口气,说道:“得,看起来是老猫吓唬咱们,什么她就跟定了咱们,你看,这不是就走了么?”

  老猫撇了撇嘴,似乎对我的言论很不满意。

  我也不以为然,看了一眼仍然抱着老猫的小梅,说道:“咱们先把小梅送走吧,她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必须得找一家康复医院疗养一阵子。”

  梦筠点了点头,连忙拨打了电话。老猫挣扎着抱着小梅站了起来,一边尴尬的安慰她,一边对大黄说道:“快,帮帮我,我腮帮子还疼着呢,顾不上她。”

  大黄连忙将小梅接过来,顺理成章的温香软玉抱满怀。

  我看他们都收拾的差不多,也就放心了,刚才那么一折腾,我吓得差点尿了裤子,一直憋到现在,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说:“你们等等,我去个洗手间。”

  说完我就朝着洗手间冲了过去。

  我们学校也真是抠门,7层楼道里头不给开灯也就罢了,竟然连洗手间里头都没有灯。

  我抹黑找到了位置,赶紧开闸放水,一边放水一边想刚才的场景。多亏那个白衣服女鬼走了,要不然的话可又有我们受得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觉得背后阴森森的有股凉气一直对着我的脖子冒,吓得我赶紧提上了裤子,自言自语嘀咕道:“这他娘的,女鬼好不容易不见了,不会又冒出来一个吧……”

  刚说了一句,我立即就后悔了起来,因为我真真切切的听见我背后有个人笑了一声。

  笑声很短促,但是很清晰,似乎就在我的耳朵边,“呵”的一声笑,好像是在对我嘲笑。

  我吓得当时就叫了出来,我粗着嗓门大声嚷嚷道:“老猫!大黄!”

  因为我真的是给吓坏了,这一嗓子喊得声音很大,整个洗手间都是我的声音,但是我喊了两遍,老猫和大黄始终都没有回应我。

  我更加慌了,赶紧就往洗手间外面走。

  刚走了两步,我又听见我背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冷冷地问道:“你去哪?”

  这三个字一出口,吓得我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我你扭头一看,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只有洗手间里的隔间和小便池。

  我吓得哆哆嗦嗦,大声给自己壮胆子问道:“谁?谁说话?”

  话音未落,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你去哪?”

  我听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赶紧捂着耳朵嚷嚷道:“我不去哪?我去找人!”

  就在这时,我又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声音。虽然我捂着耳朵,但是她的声音还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你是不是找我?”

  我下意识地朝着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转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女人斜靠在洗手间的门口,一只胳膊搭在门框上,正冷冷地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