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二十七章 鬼拉线

第二十七章 鬼拉线

  我一听,立即就急了,因为之前王雨寒被害得那么惨,我心里头一直对那个穿着大皮靴的鬼怀恨在心。

  一听到这只鬼就是害死王雨寒的鬼,我立即怒气上涌,一把抢来大黄的牛眼泪,也抹了一把在眼睛上。

  我放眼望去,只见远处月光之下,小梅的身后的确站着一个人……不对,应该说是一只鬼。他身材很高,大概有一米九左右,穿着一件老旧的衣服,看样子应该是民国年代的装束,脚上蹬着一双大皮靴,就是那天晚上我在梦筠宿舍床底下看到的那一双大皮靴!

  那个鬼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一张标准的国字脸,梳着一个大背头,楼道里的光线并不算明亮,所以我看不太清楚他的脸。

  但是隐隐约约之间,我能够看到他身上散发着红黑两色的淡淡的烟雾……白灰黑红青,看起来这只鬼的确是个厉鬼,而且还是个相当厉害的厉鬼。

  大黄连忙站在我的身前,低声说道:“林杨,你可不能冲动,这只鬼不是等闲之辈。”

  说着大黄从自己的背包中取出桃木剑,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老猫也低声对梦筠和张朵说道:“你们两个先离远一点,这家伙很危险,小心他上你们的身。”

  两名女生赶紧往后退了几步,靠近电梯间静静地看着,现在整个楼道里面的气氛相当压抑,除了小梅拍皮球的声音之外,并没有其他声音。

  那个穿着大皮靴的鬼两只手高高的举着,就在小梅的两个肩上,我隐约可以看到他的十指上绕着几条细细的绳索,绳索的另一端则拴在小梅的身上。

  鬼拉线,的确是鬼拉线,可怜的小梅现在就像是一个牵线玩偶一样,被身后的鬼轻而易举的玩弄于鼓掌之中。

  我气得厉声骂道:“你有本事冲着我来,老是找别人报复算什么?”

  这话一出口,远处的鬼嘿嘿一笑,竟然带着小梅往前走了几步。小梅一边拍皮球一边朝着我们走来,我渐渐地可以看到小梅的脸孔。

  小梅现在显然已经吓得不行了,我看到她的面孔已经因为极端惊恐而变得扭曲不堪,一双眼睛之中全都是泪水,她的嘴巴长得老大,显然是想要说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发不出声音。

  她似乎在用眼神向我求救,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救她,也许唯一的方法就是灭掉她身后的那只厉鬼。

  然而就在这时,我也看清楚了她身后的那只厉鬼的脸。

  那是一个已经干枯了的男人的脸,脸上虽然还带着皮肉,但是却已经全部干枯掉了,就像是干尸一样。他的脸上星星点点的全都是尸斑,让人只看一眼就想要作呕。

  他一双空洞的眼睛之中透露出死亡的气息,他冷冷地看着我,笑着说道:“林杨?你以为惹了我们白家,就可以简简单单的解决了么?笑话。我们白家在阳间的时候就无人敢惹,到了阴间,更是唯我独尊!”

  说到这里,他忽然带着小梅猛地朝着我走来,小梅手中的皮球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出了老远。

  就在这时,老猫赶紧厉声喊道:“大黄,快点燃犀角!”

  大黄手中打火机猛地点燃,一股青烟冒出,我闻道了一种幽香袭来,就在这时,老猫几乎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着小梅和她身后的厉鬼冲了过去。

  那只厉鬼笑了笑,脸上的皮肉几乎都要掉了,他两只手轻轻一动,小梅忽然像一只灵活的小狗,朝着老猫冲了过去。

  老猫脸色一变,不想伤害小梅,连忙闪身躲避,但是老猫的动作却明显慢了一拍,只见小梅的拳头带着风声,一下子击中了老猫的脸。小梅看上去瘦瘦小小,没想到这一拳竟然很有力道,老猫一声闷哼,斜斜的飞了出去。

  大黄见势不好,连忙过去一把抱住老猫,低声说道:“师父,你没事吧?”

  老猫呸的一口啐出了一口血水,看样子这一拳把老猫的牙都打歪了,他摇头说道:“小心点,这鬼控制着小梅,咱们不能伤了小梅。”

  正说着,小梅已经跟着那只老鬼向我扑来,现在老猫和大黄都在一旁,自顾不暇,更不可能来救我。

  我连忙朝着后边闪去,但是小梅的动作实在太快,我还没来得及后退,已经被小梅一双手紧紧抓住了脖子!

  我大惊失色,眼睁睁看着小梅的一双白皙的手摁在了我的脖子上,她一双眼睛之中全是泪水和愧疚,长着嘴巴,偏偏发不出声音来。

  我无可奈何,只得用手去扳开小梅的手,但是我忽然发现小梅被鬼操控之后,力气变得巨大无比,我的力气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我扳了两下,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被抓得更紧了。

  那个老鬼躲在小梅的身后,冷冷的看着我,一边看一边笑道:“林杨,快杀了小梅啊,杀了小梅你就没事了。”

  我现在感觉自己脑门、脖子上的青筋全都跳了出来,呼吸越来越困难,整个脸上全都是汗水,但是我还是不忍心朝着小梅下手,毕竟小梅是无辜的。

  而小梅的脸却朝着我贴了过来,她的身体显然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小梅一双无助的眼睛痛苦的盯着我,我从她的眼神之中读出了一种无助。

  小梅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我觉得自己的喉咙都要被她捏爆了。老鬼的脸就在小梅的身后,他冰冷的看着我,我看到他那张满是尸斑的脸,就觉得莫名想要呕吐。

  远处梦筠和张朵看见我被小梅掐的要死了,都是连忙跑了过来,张朵大声喊道:“林杨,快跑啊,快跑啊!”

  我则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又何尝不想跑?可是我根本已经跑不掉了。

  就在这时,大黄忽然猛地站了起来,手中的桃木剑挥舞如风,朝着那只老鬼扑了过去。

  老鬼冷笑了一声,猛地后退,小梅忽然松开了我的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着大黄迎了过去。

  大黄害怕伤到小梅,连忙将桃木剑收了起来,但是就在这一刹那,小梅猛地朝着大黄伸出了手。小梅的速度简直太快了,一眨眼之间,小梅竟然又扼住了大黄的脖子。

  老鬼森然冷笑着,长长的舌头忽然伸了出来,就在小梅的头上盘旋,大黄两眼瞪得老大,却也说不出话来了。

  我心里头着急,也不顾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对付鬼,就从大黄手里头抢过桃木剑,朝着那只老鬼冲了过去。

  老鬼估计也没有意识到我竟然还有这么一招,当即一愣,竟然被我一剑捅在了肚子上。

  这种感觉十分奇怪,桃木剑本来很钝,连个剑刃都没有,但是我这一捅,竟然真的给捅了进去。

  感觉好像是用一把锋利的剑刺在了棉花上一样,一剑下去,那老鬼仰天长嘶,声音十分难听刺耳,就像是一只怪鸟啼叫一样。

  老猫看在眼里,喊了一声“干得好”,说罢我看到他从包里拿出一瓶子黄黄的液体,然后劈头盖脸朝着老鬼冲了过去。

  老鬼捂着肚子,猛地一用力,将我手中的桃木剑拗成了两端,然后双手一动,小梅立即松开了大黄的脖子,朝着老猫冲去。

  老猫知道小梅的速度和力量都很惊人,当即也不正面冲突,而是一个虚晃,将手里头的瓶子甩给了大黄。

  大黄也不顾脖子上的疼痛,劈手结果瓶子,拧开了瓶盖,朝着老鬼就泼了过去。

  那瓶子里的液体腥臭无比,八成又是童子尿,闻起来好像还应该是隔夜的。

  老鬼看见童子尿袭来,脸上也露出了惊慌,连忙躲避,但是已经躲不开了,呲啦啦一声响,我看见腥臭的童子尿同时泼在了小梅和老鬼的身上,小梅倒还没什么,但是老鬼的身上脸上接触到童子尿的地方全都冒起了黑烟。

  我心中大喜,因为之前萌二白正是被童子尿干掉的。

  但是现在这只老鬼显然比萌二白要顽强得多,我看见他身上接触到童子尿的地方开始迅速腐烂,苍白褶皱的皮肤开始脱落,然后流出深绿色的脓水来……他疯狂的嘶吼着,不停的后退,手里头牵着小梅的绳索都断了几根。

  他本来一张面孔虽然难看,但是倒还完整,但是经过了童子尿的洗礼,他的一张脸都已经变得扭曲了起来,左半边脸的皮肉更是完全腐坏,露出森然白骨。

  我看得心惊肉跳,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而就在这时,老猫猛地掏出了红绳,大喊一声“红绳锁鬼”,朝着那只老鬼扑了过去!

  我以为这一次老猫一定会得手,但是没想到那老鬼惊慌之中,还是牵动了小梅,小梅的身子一晃,便像一颗流星一样朝着老猫重重地撞了过去!

  与此同时,老鬼猛地捏断了手中牵着小梅的绳索,他身子一晃,竟然朝着梦筠和张朵扑了过去!

  老猫被小梅一撞,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他抱着小梅摔在地上,口中却还连声呼喝道:“快拦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