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二十六章 又一位受害者

第二十六章 又一位受害者

  我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徐梦筠,我心里头咯噔一声,恍然意识到现在天都已经黑了,梦筠却还没有回来。

  我赶紧接听了电话,一按下接听键,梦筠的声音就立即传来:“林杨,你现在在哪啊?”

  我连忙说道:“我在公寓里啊,怎么了,你还好么?”

  梦筠的声音有点发颤,她慌乱地说道:“我还好,但是我的室友小梅出事了……”

  我一愣,想了一会,才忽然意识到梦筠除了王雨寒和张朵之外,还有第三名室友,小梅。

  小梅家住北京,就是本地人,而且胆子很小,当时王雨寒刚出事的时候我曾经在梦筠的宿舍见过她一面。但是后来因为王雨寒的事情,小梅吓坏了,就干脆搬离了宿舍,回家住,所以我就再也没能见到小梅。没想到今天小梅竟然也出了事情。

  我赶紧问道:“她出什么事情了?你现在在哪?要不要我过去?”

  梦筠连忙说道:“我现在就在3号教学楼7层,小梅也在这里,你快过来吧……对了,记得叫上老猫和大黄,我觉得……我觉得小梅也被鬼上身了。”

  我听见鬼上身三个字,脑袋嗡的一声就炸开了,王雨寒被鬼上身了还不算,白家的这些恶鬼竟然开始对小梅下手,难不成他们真的要把我和徐梦筠的同学全都干掉才善罢甘休?

  我挂断了电话,连忙对老猫他们说道:“梦筠刚才来电话,说她的室友小梅也被鬼上身了,现在在3号教学楼7层,让咱们赶紧过去。”

  老猫一听,脸色立即严肃起来,当即说道:“快,事不宜迟!”

  说着我们就赶紧离开公寓,匆匆朝着教学楼赶去。

  好在我们的公寓距离教学楼并不算远,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就已经赶到了。张朵一边走一边低声默念:“小梅千万不能有事,小梅千万不能有事……”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教学楼里面除了一些上晚自习的同学之外并没有其他人,不知道今天梦筠为什么到了这么晚还没走,更不知道小梅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们匆忙地赶到了3号教学楼的七层,一出电梯,我就觉得这一层的环境有点奇怪,现在是夏天,到了晚上教学楼里的空调也已经关闭了,但是我却觉得这一层冷气直冒,让我浑身发凉。

  而当我走出电梯的一刹那,我隐约听见了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

  “啪、啪、啪……”

  那好像是拍皮球的声音!

  我吓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低声对老猫说道:“老猫,你听,是不是有人在拍皮球?”

  老猫点了点头,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3号教学楼的7层其实一般不会有学生过来,因为这里都是实验室,只有白天开放,晚上是要关闭的,所以这一层晚上基本没有人。

  我们走了几步,忽然看见楼道里有个人影一晃,朝着我们过来,我一愣,刚想要自卫,却看到那个人影赫然是徐梦筠。

  徐梦筠脸色苍白,面无血色,一见到我们就立即冲了过来,看样子她被吓坏了,身子不自觉的颤抖着。

  她走过来,低声说道:“你们终于来了,林杨,小梅也出事了!”

  我赶紧问道:“别着急,慢慢说,她怎么了?”

  梦筠没有说话,而是指着楼道远处的地方,让我看。

  楼道远处靠着窗子,7层的楼道里并没有亮灯,所以漆黑一片,只有窗外的月光能够照射到这里。

  在月光下,我隐约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竟然在楼道里默默地拍着皮球……

  “啪、啪、啪……”皮球弹地的声音在空旷的楼道里显得尤为刺耳,而我在仔细盯着那个身影看了看,发现她赫然就是梦筠的室友小梅!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整个头皮都已经麻了,后背上的冷汗开始渗出来,因为小梅拍皮球的动作和神态,几乎都和地铁上的萌二白一模一样!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紧张之下,我已经开始有些语无伦次。

  梦筠低声说道:“刚才下了课,小梅告诉我说晚上想要和我一起吃饭,她说她想要先去个洗手间,我就在教室里等她,可是等了半个小时,小梅一直都没出现。我有点担心,就去洗手间找她,可是却没找到,打电话也没人接……”

  说到这里,梦筠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她说:“之后又过了半个小时,我收到了小梅的一条短信,内容很惊悚……”

  说着梦筠掏出了手机,翻出了那条短信,我低头一看,立即冷汗直冒,只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短信是:“你要不要玩拍皮球?”

  梦筠低声说道:“我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一下子就傻了,我害怕小梅出事,赶紧给她打了个电话,可是还是没人接。我只好给她回短信,问她在哪里玩拍皮球,然后小梅就回给我一条短信,说是3号教学楼的7层,我就赶来了这里,然后看见她正在这里拍皮球……”

  听了这话,我们心里头都是给徐梦筠捏了把汗。张朵也半带责怪半带关心地说道:“梦筠,你怎么能这么冲动的,应该先叫我们过来再来找小梅嘛,万一你也出了事情,那可怎么办?”

  梦筠摇头说道:“不……我害怕小梅也像雨寒那样……”说到这里,梦筠眼眶发红,显然是想到了雨寒的事情,她自己有些难受。

  张朵也有点要哭的意思。大黄一看,赶紧摆手说道:“先别急着哭,咱们得先救救小梅。”

  说罢大黄转头看着老猫,问道:“师父,你看她这个样子,是不是又被鬼上身了?”

  老猫轻轻摇头,说道:“看起来像,但是应该不是,拍皮球是萌二白最喜欢的游戏,如果她是被萌二白上的身,那么才会这样。但是萌二白已经被我们驱走了,总不能又来一只喜欢拍皮球的鬼吧?”

  大黄问道:“那不是鬼上身的话?小梅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老猫面色沉重,想了一会,说道:“大黄,你听没听说过鬼拉线?”

  “鬼拉线?!师父,真的这么邪?”大黄显然听说过鬼拉线,一听见老猫说出这三个字,大黄一下子不淡定了起来。

  我也听得冷汗直冒,连忙问道:“大黄,什么叫鬼拉线?”

  大黄叹了口气,说道:“你看现在的小梅。”

  我连忙望向小梅,只见小梅仍然在楼道的尽头,很有节奏地拍着皮球,啪、啪,皮球弹在地上,发出着清脆的声音。

  大黄说道:“小梅现在的所作所为,显然不是她自己控制的,这也就说明小梅有可能是被鬼上身了……但是师父刚才说过,小梅并不是被鬼上身,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鬼拉线……”

  张朵和徐梦筠也是面面相觑,实在有些不理解,追问道:“那什么是鬼拉线呢?和鬼上身有什么区别?”

  大黄说道:“鬼上身,其实就是鬼的精神占据了人类的躯壳,把人类本身的灵魂赶出躯体,这叫鬼上身。但是鬼拉线要更邪一点,就是一只很强大的鬼,不占据人类的身体,而是通过某种手段,像控制牵线木偶一样,直接站在人的背后,控制一个人的行动……”

  我听得头皮发麻,说道:“那你的意思是,现在小梅的背后,有一只厉鬼在直接控制她的行动?”

  大黄点了点头,说道:“嗯,之所以叫鬼拉线,就是说鬼用一种类似于线的东西拴住人的四肢,脑袋,然后再控制人来行动……小梅现在很有可能神志是清楚的,但是动作却不听自己的指挥。被鬼拉线的人最惨,明明自己知道自己被控制了,可是却无能为力,要比被鬼上身的人更加痛苦,精神上更加容易崩溃……”

  梦筠听到这里,有些焦急,大声地喊道:“小梅!小梅!你别怕,我们这就来救你!”

  说着梦筠竟然朝着小梅跑去。

  老猫连忙一把拉住梦筠,说道:“别急着过去,现在小梅被鬼控制住,要是那只鬼乐意的话,随时都有可能要了小梅的性命。”

  梦筠一听这话,只得停住,但是她显然也已经崩溃了,泪水夺眶而出……

  张朵也慌了,不停地问道:“怎么办,怎么办?”

  老猫还算比较镇定,问大黄道:“大黄,你带着牛眼泪和犀角了么?”

  大黄点头说道:“都带着呢,用哪个?”

  老猫说道:“你先看看那是个什么鬼,咱们再动用犀角。”

  我有些糊涂,问道:“牛眼泪我知道,抹上了之后人眼可以看到鬼,那犀角是什么东西?”

  大黄有些不耐烦的解释道:“犀角跟牛眼泪差不多,但是功效更强,一旦点燃了犀角,鬼就会被打出实体形态,咱们不仅可以看到他们,还可以摸到他们……”

  说到这里,大黄立即掏出一个小瓷瓶,里面装盛的应该就是牛眼泪,大黄抹了一把,放眼一看,低声说道:“我滴乖乖,这就是害死王雨寒的那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