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二十五章 出路

第二十五章 出路

  大黄点了点头,说道:“我听师父说了,是张朵在浴室看到的吧?”

  张朵点了点头,脸色一下子又白了,看得出来还是心有余悸。

  大黄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白家的鬼已经全方位的盯上咱们了,你去找浩然和李迟的那天晚上,其实我跟师父一直都在跟一只厉鬼对抗,他应该也是白家的人。”

  我连忙问道:“是哪一只厉鬼,是不是害死了雨寒的那一只?”

  大黄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他,这次的厉鬼不算太厉害,要不然的话我跟师父也难以全身而退。唉……我们俩来调查抬轿子事件之前就意识到了北京城的鬼肯定不一般,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不一般……根本已经不是别的孤魂野鬼可以相提并论的了,林杨,你要明白,咱们现在面对的是整个城市里,攒了至少一千多年的鬼……”

  我听了这话,心里头咯噔一声,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我们想要和这些厉鬼叫板,显然是以卵击石。

  张朵听得也是冷汗直流,说道:“要不然咱们跑吧,我觉得咱们根本不是这些厉鬼的对手……”

  我苦笑了一声,说道:“跑?倒也不是不行,只不过我家世世代代住在这里,说跑并不容易啊……我回家怎么给我爹解释?说你儿子撞了一大窝鬼,一大波僵尸正在朝着我们袭来……咱们赶紧跑吧?那我爹还不活剥了我?”

  张朵也是连连叹气,她倒是可以跑,毕竟是川妹子,家不在这里,说走就走,但是我却万万无法轻易离开,毕竟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土地。

  大黄也是点头说道:“嗯,再说我跟师父也不能轻易离开,毕竟我们来这里调查抬轿子事件,那是跟别人夸下了海口的,要是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以后在江湖上就混不下去了。还有……就算咱们现在想走,只怕也是走不了了。”

  张朵赶紧问道:“大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大黄苦笑一声,摸着鼻子说道:“白家的势力相当庞大,按照我们这几天的观察来看,白家的势力显然比我们判断的都要庞大的多。先是王雨寒被鬼上身,再加上李迟和浩然在地铁里面的事情……还有昨天晚上张朵撞鬼……唉……”

  说到这里,大黄本来一张带着微笑的脸都变成了苦瓜脸。

  我越听越难受,长叹一声,说道:“唉,说到底,还都是因为我不该坐哪一趟末班车,大黄,你说是不是我只要被干掉了,白家的鬼就不会再缠着别人了?”

  大黄连忙摇头说道:“林杨,你不要有这种想法,鬼和人不一样,他们的仇恨比人类还有深刻,而且他们的报复心会更强,不说这件事情并不是因为你而起,就算是因为你而起,白家的鬼就算弄死了你,也不会善罢甘休。”

  张朵也连忙劝道:“对啊,林杨,咱们都是患难与共的好朋友,你千万不要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

  我只好点头,说道:“可是我真的不希望还有别的人出事……大黄,咱们要不然去跟白家的人谈判吧?”

  大黄撇了撇嘴,说道:“你以为鬼都像人一样讲道理么?告诉你,鬼是从来不讲道理的,你没听说过一句成语,叫鬼话连篇……所有的鬼都是不讲原则、不讲道理的。”

  我被大黄的话说的有些崩溃,难不成现在只能坐以待毙?

  大黄似乎也知道我心情烦躁,当即说道:“不过林杨,我跟师父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有办法的……”

  我连忙问道:“什么办法,快告诉我。”

  大黄说道:“嗯……我跟师父昨天讨论了一天,觉得要是解决这个事情,只有两个突破口。”

  他停顿了一下,说道:“第一个突破口,就是老谢,他是个鬼,对地下城市的了解显然比咱们要多得多,如果他是真心实意的愿意帮助我们,那么咱们总归是有点希望,对吧?”

  我点了点头,但是一想起之前老谢的所作所为,我心里头就有点不痛快,我说道:“我总觉得老谢并不是真心实意的帮助咱们,他肯定有他自己的阴谋和打算。”

  大黄点头表示同意,说道:“那么就还有另一条路走,那就是……继续去坐地铁末班车。”

  我吓了一跳,问道:“这是个什么道理?”

  大黄说道:“四九城下的鬼不止只有白家一家,另外还有三大家族,这些家族之间肯定都是勾心斗角,就像阳间一样,咱们可以利用这个,投靠一方势力,趁机跟白家血战到底……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我稍微有点糊涂,想了想,大略明白了大黄的意思,我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地铁末班车上继续撞鬼?如果能够结交到其他家族的鬼,就可以……额……跟他们结盟,一起对付白家?”

  大黄点了点头:“真聪明,不愧是大学生,一点就透。”

  我冷汗直冒,说道:“大黄,你这个主意,简直就是与虎谋皮啊,万一结盟不成,反倒惹上了另外的家族,那可怎么办?”

  大黄摊手说道:“反正现在事情已经很严重了,再严重也严重不到哪里去,干脆不如冒个险试试……”

  张朵插嘴说道:“可是大黄,你确定坐个地铁就能遇上其他家族的鬼?万一被白家的鬼盯上呢,岂不是自寻死路?”

  大黄似乎没有想到这一点,开始支支吾吾了起来……我看大黄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怒道:“大黄,你可不能拿我的性命开玩笑啊!”

  大黄只好摸着脑袋说道:“好吧好吧,当我没说,当我没说……你先练剑,先练剑,咱们一会找老谢再探听一下情况。”

  我只好无奈的笑了笑,开始研究大黄带来的那张光盘里的剑法。

  光盘里的内容不过就是一个穿的古朴素雅的老先生在提着一柄长剑舞蹈,这剑法跟大黄在白家祖坟里舞的很类似,我看了一会,就觉得困意来袭,因为剑法实在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根本就看不出任何门道来。

  到了傍晚时分,老猫也过来了,我们几个坐在一起,便商量着往后的对策,我还是先给老谢打了个电话,因为现在的情况已经很复杂,恐怕只有老谢能帮到我们。

  老谢每次接电话都很痛快,这也是我对他唯一满意的地方。

  老谢接了电话,也不等我多说,上来就说道:“林杨,你同学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很不幸,希望你能够节哀顺变。”

  我叹了口气,一想到浩然悲惨的下场,我心里头就说不出的难受。

  老谢继续说道:“但是好在你没有去白家坟站,你要是去了,现在你只怕已经跟我一样,是个鬼了,嘿嘿……”

  说着老谢竟然笑了起来,笑声阴测测的,让我浑身难受。我恍然明白,现在的老谢早已经是个鬼了,跟我们人不一样,所以言行举止自然而然地透着一股恐怖和阴森。

  我也没心情跟老谢废话,粗略地客套了一下,我便直入主题,说了一下李迟当时在地铁里的情景,以及他现在的情况,然后问老谢:“李迟还有没有救?或者他之后还有没有危险?”

  老谢沉默了一会,说道:“这倒是挺奇怪的,按理说,白家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他们没理由弄死了一个,还留一个活口……按理说浩然死了,李迟也不应该活着的……”

  我听到老谢这么说,心里头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白家人的确比我想象的狡诈的多,他们忽然留下了一个活口,肯定是另有目的。

  想了想之后,我又问道:“老谢,咱们现在既然是盟友关系,你能不能告诉我,其他三大家族都在哪里活动?我能不能联系到其他三大家族?”

  我明显听到电话另一边的老谢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他问道:“林杨,你这是什么意思?惹上了白家就够你受得了,你难道还想找其他家族?”

  我便将大黄刚才的想法告诉了老谢,告诉他我们想要联合别的家族一起对付白家的事情。

  老谢听完了之后,嘿嘿笑道:“好一个大黄,想法倒是不错,但是还是把四大家族想的太过简单了。四大家族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他们之间虽然暗地里波涛汹涌,但是明面上都是联盟一致对外的,你想要靠着别的家族来对付白家,只怕是并不可能。”

  我听到这里,心已经凉了一半。

  老谢继续说道:“而且你要知道,人鬼殊途,我们现在是鬼,而你们却是人,还有大黄和老猫这两个专门驱鬼的趟阴人,你觉得一个鬼是愿意相信别的鬼,还是相信你们呢?”

  我听到这里,已经完全对和别的家族结盟这一想法失去了信心,老谢说的不错,这样做的确没有任何希望。

  我叹了口气,挂断了和老谢的电话,转向老猫和大黄,摇头说道:“不行,只怕咱们对付白家,只能靠自己了……”话音未落,我电话却又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