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二十三章 变心

第二十三章 变心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觉睡了多久,等到我隐隐约约醒来的时候,我似乎听见远处有人在激烈的争吵。

  听声音好像是张朵,但是我也没有听得太清楚,只是隐约听到了“你还是不是人”、“真是看错你了”这几句话,但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张朵好像在跟一个人在电话里面吵架。

  我身子很疲乏,想要再睡一会,但是却发现自己已经清醒了,再怎么睡也睡不着,低头一看,我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毛毯,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看样子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没想到我竟然睡了这么久,我渐渐醒了过来,随之一股巨大的崩溃和绝望的感觉就扑面而来。

  我忽然意识到,王雨寒死了,浩然也死了,他们都死了,而我虽然知道他们会遭遇不幸,但是却无能为力。

  而且医院里还有一个精神严重受损的李迟。

  这种无助、绝望、崩溃的感觉一下子就开始充斥着我整个大脑。

  我开始有些焦躁,拿起了茶几上的啤酒,一口喝光了一听。喝完之后,我头脑勉强还清醒了一些,我坐了起来,呆呆的发愣。

  这时候张朵似乎已经打完了电话,她从阳台走出来,正好看到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看见她显然是刚刚哭过,两只眼睛红肿着,泪水已经把她的脸庞打湿了。

  我连忙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么?”

  张朵无奈地笑笑,摆了摆手,似乎并不愿意说这件事情,她穿着宽松的睡衣,走到我旁边,靠着我坐了下来,也从茶几上拿起了一听啤酒,默默地喝了起来。

  我叹了口气,说道:“唉,我忽然觉得自己好没用,先是没办法救王雨寒,现在又连累了我两个同学……”

  张朵笑了笑,说道:“可是林杨,这也不能怪你啊?他们又不是你害死的,他们只是运气不好,撞上了鬼。”

  我摇头说道:“不,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才引起的,要不是我坐了地铁末班车,要不是我惹了那个叫萌二白的小鬼,他们都不会死的,这些人都是因为我才死的,我对不起他们……”

  说到这里,我又喝了一口啤酒,心情十分低落。

  不知道为什么,张朵忽然又朝着我挪了一下,我能感到她靠着我的温度,我心里头不由得一震。

  张朵沉默了一会,低声说道:“林杨,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但是这件事情我不吐不快。”

  我望向了她,只见张朵刚刚哭过的脸庞带着一丝另类的娇艳,只听她低声说道:“刚才我给我男朋友打电话了,跟他说了我们这段时间的事情,也告诉他我的室友因为被鬼上身死了……你猜他怎么说?”

  我问道:“怎么说?”

  张朵说道:“他说让我赶紧请假回家躲一躲,还让我离宿舍的其他人都远一点,千万不要自己也招上了鬼……”

  说到这里,张朵忽然笑笑,说道:“你说他这么说是不是太不仗义了?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好姐妹,为什么出了事情就要只想着自己呢?”

  我苦笑了一声,说道:“你也不能太责怪你的男朋友了,他毕竟是为了你好啊,如果我是你男朋友的话,肯定也是希望你能够安全,也会这么劝你的。”

  张朵笑了笑,说道:“呵呵,他如果真的是为了我的安全的话,那还好了,可是他根本就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他自己。”

  我问道:“哦?这话怎么说?”

  张朵说道这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显然变得很落寞,她挤出笑容说道:“自从我们宿舍出了撞鬼的事情,他根本就再也没来找过我,你说这是一个男朋友该做的事情么?而且别说来找我,他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我后来给他打电话,他告诉我他请假回了老家……你说他这么做的原因能有什么?还不是因为知道我们宿舍有人撞了鬼,他自己害怕被连累,所以直接就逃跑了?你说这样一个男人,我还能够信任他么?”

  我听到了这里的时候,已经深深的意识到张朵男友的不可取,的确,如果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女朋友最无助的时候抛弃了他,那么这样的男人真的是不该要的。

  我喝了口酒,叹气说道:“一般这种事情都是应该劝和不劝分的,毕竟你们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我不能做这些棒打鸳鸯的事情。可是如果你说的没错的话,他的确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也许早些看清楚他的真面目比较好。”

  张朵听了这话,再也坚持不住,再一次哭了起来,她轻轻地靠在我的肩膀上,低声抽泣着说道:“可是我们两个都在一起两年了,就这样分开,我心里头真的很不好受……”

  我也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究竟概要如何安慰她才好,只能接着酒劲轻轻环抱住她,低声说道:“没关系,好男人有的是,你早晚还会遇到一个值得托付的人……”

  张朵并没有避开我,而是默默地哭着,我抱了一会,觉得这样有点尴尬,毕竟我们俩孤男寡女的,还喝着酒,动作还有点过分。

  我赶紧试探着岔开话题,问道:“对了,梦筠去哪了,为什么今天都没看到她?”

  张朵连忙抹了抹眼泪,说道:“她姑姑好像来北京看望她了,她今天晚上跟她姑姑在一起……”

  我点点头,心里面忽然觉得有点担心梦筠。毕竟她应该是白家报复的主要人物之一,没有跟我们在一起,总觉得心里头空落落的。

  我试探的从张朵身边挣脱了出来,给李迟打了个电话,但是并没有人接听。可能他在医院里受到保护,医护人员不允许他接听电话。

  再给老猫打了个电话,老猫那边的态度很淡然,似乎就像前两天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老猫让我先沉住气,好好休息一下,因为白家的报复显然还会继续。但是这两天事情太多了,他跟大黄有点忙不过来,必须好好休整两天才能继续调查这件事情。

  跟老猫通完了电话,我心情异常沉重。张朵点了披萨的外卖,我们俩吃着外卖看了个青春偶像剧,也算是调剂一下现在的心情。

  可是其实我们两个谁都没有看进去,毕竟最近的生活太沉重了些。

  吃过了饭,张朵便去洗澡了,我则漫无目的地看着电视,电视上正在直播中超联赛,倒还能解解闷。

  浴室里的水流声渐渐传出来,一想到今天晚上只有我和张朵两个人,我心里头还有些怪异的感觉,像是被痒痒挠在挠,毛毛的感觉。

  再加上我刚才喝了不少酒,再听着浴室里头的流水声,脑袋里头自然而然就联想到了一些限制级的画面,脑补了很多不太合适说出来的场景。

  毕竟张朵是个大美女,我长得也不算太难看,正好还能……

  不行,我刚想了一会,就赶紧打消了自己脑海之中的想法,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两个是苦命相连的患难知己,怎能这样趁人之危呢?

  我的理智最后还是战胜了我的冲动,让我强制性地把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电视画面上的足球场上。

  又过了半个小时,我听见浴室里的流水声竟然还在想,不由得有点奇怪。虽然女生洗澡很慢,但是也不能一下子洗了将近一个小时吧?张朵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

  于是我大着胆子问道:“张朵?张朵?你还好吗?”

  浴室里的张朵立即说道:“还好,你可千万别进来啊……”

  我一听,这才放心,连忙说道:“好,我不进去,你接着洗……”说完之后,我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又开了两分钟,忽然我听见浴室里面的张朵惊叫了起来:“啊!”

  我赶紧冲了过去,隔着一道磨砂玻璃的门,我隐约可以看到张朵的轮廓,我大声问道:“张朵?张朵?你还好么?”

  张朵的声音十分惊慌,她隔着玻璃门喊道:“林杨!林杨!快来林杨!”

  我也顾不上非礼勿视了,因为张朵刚才的喊声已经把我吓一跳了,这么激烈的喊声说明她现在一定遇到了什么危险,我赶紧一把拉开磨砂玻璃门,冲进了浴室。

  浴室里面到处都是水汽,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能够清楚的看到张朵。

  她站在镜子前面,根本还来不及裹上浴巾,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整个脸都一下子红了起来,鼻血都差点冒出来了……但是我知道现在并不是欣赏这些的时候。

  张朵肯定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因为她已经不在乎这些事情了,她一脸震惊的指着面前的镜子,镜子上因为被水汽笼盖,都已经花了,只有一块地方是张朵刚刚摸出来的,能够照人。

  张朵指着镜子,说道:“林杨,我刚才抹开被水汽盖住的镜子……我看见镜子里面有一张脸!有一张很白、很白的人脸……怎么办,林杨!会不会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