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二十二章 夺命隧道

第二十二章 夺命隧道

  好在报警之后,相关人员赶到的速度令我们震惊,我们也就是刚到了地铁外面,警车已经到了。

  他们下车之后查看了一下李迟的伤情,当场就将这件事情定性为重大事件,并且将李迟第一时间送到了医院治疗,我和秦庆生作为这件事情的当事人,免不了被带到那个啥里面录了一下口供。

  我赶紧给老猫打了个电话,说我可能不能在地铁口等着他们了,但是嘱咐他们千万要帮我找到王浩然的下落。

  相关人员也及时进入了地铁之中,对王浩然进行了全方位的搜寻,相信有他们的帮助,王浩然应该可以顺利脱险。

  当然,之前李迟和王浩然报警被当做恶作剧的冤屈也终于得到了洗刷,好在警方的人态度都很不错,不仅当场便承认了错误,还说这件事情他们会负责到底。

  我也很放心,毕竟人多力量大,只靠我和老猫大黄三个人是远远不能够将王浩然找出来的。

  李迟在医院的情况也比较稳定,但是因为他精神方面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所以短时间之内不适合被盘问任何问题。

  我和秦庆生录完了口供,已经是凌晨两三点的样子了,我告别了秦庆生,就赶紧去地铁站和老猫还有大黄汇合。

  到了地铁站,只见老猫和大黄垂手站在地铁站外,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只是都面容严肃,似乎是在深思。

  我连忙问道:“怎么样?有没有王浩然的消息?”

  大黄摇了摇头,叹气说道:“不行,他们都已经进去四个小时了,应该把地铁里面所有的隧道和边边角角全都检查过了,根本没有王浩然的影子。”

  我听了这话,心里头已经凉了半截,不可能啊,一个大活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总不能人间蒸发了吧?

  我连忙说道:“之前老谢带我来的时候,说白家坟地铁站在一扇小铁门后面的隧道尽头,那里找了么?”

  大黄摇头说道:“这我倒不知道,你可以跟他们沟通一下。”

  我连忙找到了负责现场搜救的人员,当即将老谢的话讲给他们听,当然,我并没有暴露老谢的身份,只是说这是一个谣传,谣传在那扇小铁门后面,最窄的隧道可以通往一个不存在的车站。

  工作人员听完了我的叙述,露出一脸“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的表情,震惊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这里还有一个不存在的车站?”

  我也不能说的太有底气,毕竟我告诉他这件事情是我道听途说来的,我只能勉强装出试一试的样子说道:“咱们现在毫无进展,不妨就试试,权当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工作人员倒还比较好说话,当即就联系地铁工作人员,打开了那扇小门,然后指了指漆黑一片的通道,问道:“你确定你的那个同学有可能在这里面?”

  我回头看了看老猫和大黄,老猫也凑过来看了一眼这个隧道,便低声对我说道:“阴气很重,肯定是个阴灵的聚集地。”

  我听到这话,底气更足了一些,当即就点头说道:“虽然不能确定,但是咱们可以试试。”

  工作人员也不废话,当即两三个人就举着手电钻了进去。

  我看了老猫一眼,问道:“咱们也去?”

  老猫和大黄点了点头,当即便跟着工作人员钻了进去。

  工作人员们在前面小心翼翼的走着,我和老猫大黄默默地在后面跟着。这扇小门后面一共有三条隧道,其中靠左的那一条的确比另外两条隧道都要窄的多,看样子地铁进去都有些难度。

  我们几个静静地走着,一直走了十多分钟,环境开始变得更加阴冷和恐怖。

  这里湿气很重,可能还与一些地下水相勾连,再加上偶尔有风吹过来,空气中带着一股恶心的臭味。

  我心里头很不舒服,低声问老猫:“老猫,你说这里的尽头是不是就是白家的老巢?”

  老猫默然不语,显然不愿意接我这个茬。

  大黄却低声说道:“如果这条路的尽头真的是白家的老巢的话,那么咱们几个只怕是今晚都得死在这里了。”

  老猫默默的点头,幽幽说道:“不管怎样,咱们现在的实力还太薄弱,不能跟白家的鬼正面冲突,咱们这一趟只是为了寻找王浩然,一找到他,咱们必须立即撤退。”

  我点头说道:“嗯,毕竟他是我的同学,我不能丢下他……”

  大黄连忙说道:“我理解。”

  又走了十几分钟,隧道变得更加阴森了,前面的工作人员似乎也有些不耐烦,回头问我:“林杨同志,你确定你的那个同学可能在这里么?我怎么觉得这里没什么人啊?”

  我现在也开始有些忐忑了起来,因为这件事情只不过是老谢告诉我的,而老谢的人品,我一直都不太相信,他也许只是骗我,这里有可能只是一个废弃的轨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能确定,只是有这个可能。”

  前面的工作人员立即说道:“要是真的只是有这个可能的话,我觉得咱们还是别再找了,马上就要到早上了,到时候地铁要运营的,咱们在隧道里面很不安全。”

  工作人员的态度一下子变得十分强硬,我又不是一个很蛮横的人,被他一说,就开始有些动摇了。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个工作人员说道:“咦?怎么还下雨了?”

  这话刚说完,我们都发觉了不对。我们现在在地铁的隧道里面,上面是隧道的顶,根本就是个封闭的,怎么会下雨呢?

  那个工作人员自己似乎也觉察到了不对,连忙将手电一扫,往自己的头上照去,他这么一照,立即惊叫了起来,他惊慌的叫声在空旷的隧道里面显得尤为惊悚,整个隧道里面都充斥着他的喊声:“啊……!”

  我们朝着他手电照射的方向望去,这一看,纷纷都是惊叫了起来。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大脑一下子就蒙了,整个人都已经有点站不住了……

  只见隧道的顶上,王浩然四肢张开,竟然被活生生的钉死在了隧道的上方……

  王浩然两只眼睛瞪的老大,脸色苍白,整个身体都开始萎缩扭曲了起来,他手腕脚腕以及脖子上共有五根相当粗大的铁钉,正将他整个人固定在隧道的上方……

  我整个大脑空白了两秒,然后开始疯狂的呕吐起来。我一呕吐,带着前面几个工作人员一起开始呕吐了起来……

  浩然身上的血滴滴答答的落在了隧道的地面上,将整个地面都染红了……没想到我们找了这么久的浩然,竟然用这样一种方式,死在了这里……

  老猫和大黄似乎对这一切表现的很淡定,有可能因为他们两个见过了太多这种场景。

  我一边呕吐,眼里面一边流出泪水……我现在的心情几乎凌乱到了一定境界,既有对浩然惨死的痛心,又有对白家的愤恨,还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杂糅在一起,这样的感觉让我几乎想要晕倒……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隧道的尽头里面发出了一阵惊悚的声音,这种声音类似是好多人在同时哭……呜呜咽咽的,十分吓人!

  老猫一听见这个声音,立即一把抓住我,对着那些工作人员喊道:“快走!快离开这里!先别管浩然的尸体了,快走!”

  我当时因为过度惊悚的伤心,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我只记得我自己跟着老猫,似乎没有意识的奔跑,剩下的事情就全都记不得了。

  我甚至记不得我是怎样离开的那条隧道,怎样从地铁站出来,又怎样和在场的刑警分别……

  我唯一记得的就是似乎是大黄打了一辆出租车,把我送到了我住的公寓的楼下,再往后,就是我独自坐着电梯来到了和梦筠、张朵合租的房间,毫无意识地开了门,灰溜溜地钻了进去。

  然而当我进门的时候,我发现梦筠和张朵已经在客厅睡着了,两个女生手里头还有没喝完的啤酒,就这么横七竖八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也根本没有心情看她们两个修长的大腿横在沙发上,宽松的睡衣让她们春光乍现……

  我浑身疲惫的躺到在了沙发上,在沙发空出的角落里蜷缩了起来。

  张朵被我吵醒了,赶紧过来问我:“怎么样了?你的那两个同学怎么样?”

  我绝望地摇了摇头,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张朵似乎意识到了问题,并没有再多问,而是很温柔的抱着我的脑袋,任凭我静悄悄地哭了起来。

  梦筠也醒了,看着我现在的样子,她已经猜到了很多东西,很多东西都是不需要我再多说的。

  我脑子十分混乱,身体也十分的疲惫,我闻着两名少女身上的芳香,渐渐地觉得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缓缓地睡着了……

  也许是因为这一晚上我受到的挫折太大了,所以潜意识让我已经对这个残忍的现实失去了抵抗,先睡一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