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十九章 白家坟

第十九章 白家坟

  电话那头的老谢沉默了好一会,最后终于说道:“怎么一下子就牵扯到白家坟了?林杨,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我没想到老谢竟然会这么说,不过光从他的语气里面我就能听出来,这个所谓的白家坟肯定不简单。我说道:“不是我,是我的两个同学,他们两个今天去工体看球,晚上回来坐地铁,说是到了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车站,而且地铁还停在那里不动了,这个车站就是白家坟。”

  老谢那边的声音显然有些颤抖,看得出来他对白家坟畏之如虎。他低声说道:“唉,真是造孽了,你非得去救哪两个同学?听我一句劝,咱们要是去了白家坟,搞不好都得死,要不然就干脆让他们两个自生自灭得了。”

  我连忙啐道:“呸,别胡说,这可都是我的同学啊,亲同学啊,哪能让他们自生自灭?”

  老谢道:“唉,既然这样的话,老谢我也舍命陪君子一次。白家坟可是白家的据点之一,那里全都是白家的人,我一会把你送到地铁站,我就不进去了,真不是我不仗义,我真是已经仁至义尽了啊。”

  我说道:“好好好,你只要负责把我送到那里就行,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老谢问道:“你在哪?我今天不上班,一会开车去接你。”

  我连忙说道:“我在学校旁边的小区,一会直接学校门口见吧。”

  说完之后,我赶紧挂了电话,又给老猫打电话,可是电话始终都没人接听,我有点奇怪,又赶紧拨通了大黄的电话,仍然没有理我。

  我心里头有点发慌,这两个给力的帮手不在身边,难不成让我一个人去闯龙潭虎穴?

  就在这时,李迟的电话再一次打来,我赶紧接听,电话那边李迟声音都变了,问道:“林杨,你在哪啊,你来了吗?”

  我赶紧说道:“这才十分钟不到,我还在路上,你别慌,现在情况怎么样?”

  李迟带着哭腔说道:“林杨……地铁的灯都关上了,只有车门开着,我看外面的站台也都没有灯,怎么办啊?我跟王浩然是在车厢里头等着还是出去啊?”

  我连忙说道:“千万别急着出去,你们就在车厢里面等着,记住了,不能乱走,不要走散了,我马上就来了,好么?”

  李迟说道:“可是车厢里头太恐怖了,我跟王浩然想出去看看啊,找找有没有出口……”

  我眉头紧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果他们留在车厢里头,至少我还能分清楚他们的位置,可是如果他们擅自走出去了,我就真的找不着了。

  我又问道:“你们两个报警了么?”

  李迟说道:“报了啊,可是他们说没有这么个地铁站,还说我在恶作剧……”

  我一听,不由得着急起来,只好安慰他:“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到,再坚持半个钟头,好么?”

  李迟勉强的答应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我再次给老猫和大黄打电话。

  可是对方还是都没有接听。

  梦筠在一旁看见我着急忙慌,连忙问道:“怎么了,你的同学被困住了?是不是又是白家的鬼在作祟?”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你们两个一定小心,记得要开着灯睡觉,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梦筠问道:“要不然我跟你去吧,多个人还能多个帮手。”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你不能去,太危险了,我自己去吧。”说完我给老猫和大黄发了个短信,然后就匆匆从公寓下楼,往大学门口走去。

  老谢大概是十分钟之后到的,他开着一辆显然应该报废了的夏利,汽车发动起来的时候整个车身都疯狂地发着噪音。

  我坐上了副驾驶,问道:“老谢,你从哪弄来的这辆车,这该不会是辆鬼车吧?”

  老谢嘿嘿一笑,说道:“放他娘什么屁,这车老是老了点,但是也不是鬼车啊,对了,你那两个同学现在怎么样了?”

  我说道:“李迟已经急坏了,王浩然还没有给我打电话,他们两个说地铁的灯都灭了,吓得不轻……老谢,白家坟那个地方究竟有多危险?”

  老谢想了想,说道:“反正活人进去,没命出来,死人进去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就这么危险。”

  我没想到那里竟然邪成这个样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又问道:“老谢,那你跟白家的人有没有什么交流?你毕竟也在地下工作这么久了,是不是也混熟了?”

  老谢嘿嘿一笑,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林杨,你可太天真了,你知道这地下城里的秩序是什么样的么?别说鬼了,就是大活人,你一个刚入职的小员工,能跟大老板攀上关系?地下城里的鬼都有好几百年上千年的历史了,一二百岁那都是年轻的,我一个刚死半年不到的小年轻,能跟谁混的熟?”

  说到这里,我终于知道靠着老谢来帮我是没希望的,不由得叹了口气,我又问道:“对了,老谢,那个雍和宫里头坐在轿子里的究竟是什么人?是不是白家的人?”

  老谢摇了摇头,说道:“他不是,白家的人在四大家族里头其实算是后起之秀,真正的厉害角色都在其他三个家族里头。也多亏你这次惹得是白家,万一是其他三个家族,随便一个家族,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

  我不由得冷汗直冒,又想起了我背后的那个硕大的血手印,我问道:“老谢,你能不能给我打听打听,到底是谁在我背上印下了这么个手印,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谢又摇头,说:“这个我还真打听不出来,引上血手印有很多意义,不过一般来讲,要是有一只鬼在你背后印上了手印,那就是告诉别的鬼你是他的人,别的鬼不能动了。这印手印的鬼要想要找你,也能轻轻松松找到。”

  我吓了一跳,骂了一句娘,说道:“你的意思是我被那只鬼定了位了?”

  老谢点点头:“嗯,就是这个意思。”

  我听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是哪哪都不舒服。

  然而就在这时候,我手机又响起来了。

  我连忙接了,然后王浩然的声音传了过来:“林杨,救命啊……”

  我心里头咯噔一声,赶紧问他:“怎么了?浩然,你和李迟在一起么?”

  王浩然说道:“走散了啊,我现在找不到李迟了,怎么办?我在站台后面,这里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到啊……”

  我连忙问道:“怎么回事?不是跟你们说了千万不能走散,不能离开地铁的么?你们怎么不听话?”

  王浩然的声音带着委屈,说道:“哎呀,刚才李迟刚挂了电话,地铁车厢里头就开始有怪声传出来,我们两个太害怕了,直接就下了车……然后……然后就走散了!”

  我连忙问道:“到底是怎么走散的,你还记得么?站台就这么大了,李迟还能跑到哪去?”

  王浩然焦急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反正就是找不见了,我喊了他几声,也没有人答应……你什么时候才能过来啊,我都要吓死了……”

  我说道:“你先别慌,看看还能找到地铁不?千万别走远,我大概还有十分钟就能到了……”

  说到这里,老谢在我身边幽幽的说道:“十分钟可到不了,看这个情况,至少还有半个钟头。”

  我急得直冒汗,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对王浩然说道:“浩然,你千万别慌,就在那等着,千万别再乱走了,我转眼就到。”

  王浩然却并不相信我的话,说道:“林杨……不行,我觉得我跟李迟是撞了鬼了,就像你那天晚上讲的小鬼的事情一样……你说我会不会死啊?”

  我赶紧劝道:“别胡说,只要你别乱走,肯定不会出事的,你别乱想,好好呆着,我肯定来得及救你。”

  王浩然的声音显得很没有自信,他低声说道:“可是林杨,我觉得这里不止有我和李迟两个人,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个人影了……”

  “你别吓唬自己,肯定是你眼花了,这里什么人都没有,你放心。”

  王浩然却始终说道:“不是,我真看到了,我还觉得暗地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是真的,林杨,这是真的……”

  我听王浩然这么说,自己也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我赶紧说道:“你先别管这么多了,闭上眼睛,听听比较激昂的音乐,千万不能自己吓唬自己啊。”

  王浩然却始终没能保持冷静,不停地说道:“冷,林杨,我现在好冷……啊!”

  忽然,王浩然开始疯狂地叫了起来,我差点吓得扔了电话,不知道王浩然究竟遇到了什么。

  “浩然,你怎么了?”我着急地问道。

  王浩然叫了很久,然后我听见手机落地的声音,手机的听筒里面隐约还能传来王浩然带着哭腔的声音:“你是谁……你是谁?”

  “浩然!浩然!”我对着手机声嘶力竭地大喊,可是显然浩然的手机已经落地,他无法听见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