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十八章 第一条人命

第十八章 第一条人命

  老猫听了我的话,也是凝重的点了点头,虽然鬼上身害死宿主的事情不是头一回发生,但是显然,对于王雨寒这样一个花季少女来说,死亡实在是太残忍了。

  徐梦筠和张朵早就为了这个室友哭得梨花带雨,连平常最乐观开朗的暖男大黄都没有说话,而是一脸的愤恨和失落。

  早上五点多的时候,相关部门已经赶到了现场,这样一起恶性事件对学校的名声肯定会造成很不利的影响,所以校方以最快的速度出动了人手,试图想要隐瞒这件事情。

  我们肯定不能逗留在女生宿舍,在校方和相关人员赶来之前,就已经从二楼的水房撤退,但是我们都不放心梦筠和张朵的安危,所以就躲在远处悄悄的看着。

  一直等到上午八点多,王雨寒的家长来了宿舍,两位家长都已经过了中年,半截入土了。

  之前我听梦筠说过,王雨寒家境并不好,好不容易考上了一个像样的大学,家长还盼望她成龙成凤,谁知道竟然出了这么一件事情。

  我躲在宿舍楼下,听着王雨寒妈妈声嘶力竭的哭声,以及她爸爸和校方的人剧烈的争吵,心里头很难受。

  我开始恨那个白家的恶鬼,为什么要挑王雨寒下手,王雨寒毕竟只是个无辜的旁观者啊,这件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要报仇的话,至少也应该来找我们啊。

  我的脑海里面不断地重复着昨夜那个我并没有看到的身影,他的一双脚,两条小腿,还有那只苍白的大手,不停地在我的脑海之中盘旋。

  我心里头暗自对我自己说,我一定要给王雨寒报仇。

  等到差不多中午的时候,我看到校方的人带着王雨寒的家长从宿舍楼里面出来,后面还跟着徐梦筠和张朵。

  校方的人开了一辆越野车,把王雨寒的两名家长接走,徐梦筠则带着张朵朝我们藏身的地方走了过来。

  我们赶紧出去,我问道:“怎么样,梦筠,他们怎么说?”

  徐梦筠叹了口气,说道:“学校的人出面跟雨寒的家长调解,说要出三十万块钱,算是给雨寒家长的慰问金再加上封口费,让他们以后不要在外面说这件事情……”

  我一听,心里头就有点不痛快,说道:“怎么能这样呢?好好的一个孩子说没就没了,给三十万算是什么?”

  徐梦筠点了点头,说:“是啊,但是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咱们也清楚,这种事情……他们都没有办法的。再加上雨寒的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三十万大概可以够她家长往后的生活费了吧?”

  我问道:“那雨寒的家长也同意了?”

  梦筠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长叹一声,心中明白这件事情真是很没办法,毕竟雨寒是招了鬼,才可怜惨死,校方的人也无能为力,就算想要报仇的话,凭借着她的家长只怕也毫无办法。

  就是可惜这么年轻的一个姑娘,就这么离开了。

  大黄也走了过来,拍了拍梦筠的肩膀,说道:“梦筠,你别太难过了,咱们往后一定要小心注意,不能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梦筠点头说道:“嗯,我刚才和朵朵商量了一下,觉得这里的风水可能真的不好,而且这些鬼根本就是冲着我来的,我不想再连累大家了……”

  说到这里,梦筠又开始哭了起来。张朵赶紧过来抱住梦筠,低声安慰她说:“没事,这不能怪你,不能怪你……”

  梦筠哭了一会,对我说:“林杨,我想去学校外面租一个公寓来住,也免得留在这里祸害其他同学,你觉得这个主意可行么?”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当然更好,毕竟你们女生宿舍楼的风水有大问题,本来这种风水已经很容易招鬼了,再加上……再加上萌二白的事情,还是搬出去住安全一些。”

  张朵立即说道:“梦筠,我陪你一起住吧。”

  梦筠点头说道:“好,那咱们两个就搬出去吧,这里太可怕了。”

  这时大黄捏着脑门说道:“不行,只有你们两个女孩子的话,还是不太安全,最好在来个男生,男生阳气足,可以防止招鬼。”

  我一听,心想:“这大黄也太阴险了,两个女孩子都已经这样了,他竟然还想借机占人家的便宜。”

  没想到梦筠却看了看我,问道:“林杨,你愿不愿意和我们合住?”

  我先是一惊,然后赶紧点头说道:“好,没问题。”

  没想到大黄的阴谋倒让我捡了个便宜,反正我现在也是在校外租房,正好我已经厌倦了地下室里头阴暗的环境,能找到两个分摊房租的室友,尤其还是美女室友,简直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于是我就顺理成章的把地下室递交给了老猫和大黄,自己则投奔到了两位美女学姐的怀抱。

  梦筠家里头似乎很有钱,而且她在学校的人脉很广,下午的时候她就已经联系到了一个房东,租的房子在学校外面不远的一个住宅小区里,九层,两居室。

  我们商量好了,两个女生分别住一个卧室,我则睡在客厅,分摊下来每个人每月才九百多块钱,比我单独租地下室还便宜一些。

  不过在我们学校周边的环境能租到这么便宜的房子也算是个意外了。

  学生搬家容易得多,因为书本什么的东西都可以先寄存在宿舍,所以等到晚上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搬过去了。

  因为王雨寒的关系,我们三个的心情都不是很好,气氛也有些压抑。最后还是张朵想出了办法,建议喝点酒看看电视活跃一下气氛。

  我下楼买了一箱啤酒,然后搬上来跟梦筠和张朵一起喝,正所谓一醉解千愁,张朵的主意还真是不错。

  我酒量不好,喝啤酒也容易醉,才喝了两听,就开始有点晕了。

  张朵酒量最好,她一个人比我和梦筠两个人加起来喝的都多,到了最后,张朵喝得兴起,干脆就穿着小吊带上场,看得我差点流鼻血。

  正当我们气氛正浓郁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我低头一看,只见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是李迟的名字。

  李迟是我的同班同学,他跟王浩然的关系最好,号称一对好基友,平时都形影不离。今天工体有球赛,这俩球迷估计是去看球了。

  现在是十一点左右,这俩人按理说该回来了,也不知道他为啥忽然给我打电话。

  我有点不耐烦,接听了电话,还没说话,李迟急躁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来:“喂!林杨!出事了林杨!出大事了!”

  李迟平常的时候性子就急,很容易情绪激动,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激动,我听着他那边的信号不太好,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赶紧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别着急,慢慢说。”

  李迟赶紧说道:“我跟王浩然被困在地铁里头了!林杨,你听说过白家坟车站么?”

  “白家坟?”我一听立即就紧张起来,因为城里头的地铁线路千千万,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车站,别说地铁站,就连这个地名都没听说过。

  “你们在几号线上?”我赶紧问道。

  李迟说道:“我们在十号线上,本来是从团结湖上的车,然后坐了几站,我跟王浩然忽然发现车厢里头的所有人都下去了,然后地铁就又开走了,再走一站,就是现在的白家坟站……”

  我赶紧用电脑查了一下是十号线的线路图,整个十号线上根本就没有白家坟这三个字,我又搜索了一下白家坟,可是什么都没有搜到。

  奇了怪了,难不成这俩人都撞了鬼了?

  我连忙问他:“李迟,你先别着急,王浩然在不在你旁边?”

  李迟说道:“在,他在呢。”

  我又问他:“你们记不记得你们上一站是哪里,现在地铁是什么情况?”

  李迟说道:“我记得……上一站好像是北土城,现在地铁停了车门开着,外面是个很久的地铁站站台,比一号线的站台还要旧一些,我跟王浩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林杨,你说我要不要下车?”

  我连忙说:“别急着下车,你要是现在下车,万一地铁开走了怎么办,你们两个先在地铁里头等着,我赶紧联系别人去找你们,千万别慌。”

  李迟答应了一声,我赶紧挂了电话,准备出发。

  梦筠看我脸色很差,连忙问道:“怎么了林杨,出了什么事情?”

  我叹了口气,说道:“我有两个同学被困在地铁里头了,他们说他们现在在的车站叫白家坟,可是地铁里面根本就没有白家坟这一站啊……”

  梦筠听见“白家坟”三个字,忽然一愣,问道:“你说会不会是萌二白的家人?”

  我听了这话,头皮就开始发麻了起来。还真的,我一直觉得白家坟这个名字很别扭,原来是跟白家有关。

  我赶紧穿好衣服,然后给老谢打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老谢就接听了,他问道:“怎么了?白家的人找你报仇了?”

  我无奈的应了一声,问道:“老谢,你听没听说过白家坟地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