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十七章 白家的报复

第十七章 白家的报复

  我们回去又睡了一会,一直等到太阳落山了才起来。

  根据老猫所说,驱鬼是一件极费体力的事情,所以一定要保证充足的休息才最安全。

  我睡梦中朦朦胧胧的一直都是萌二白的身影,看样子这小姑娘的形象已经在我心中根深蒂固了起来,更令我有些不寒而栗。

  晚上十点半之后,我们等到女生宿舍关门熄灯,校园里头也没什么人了,就朝着徐梦筠宿舍楼后悄悄过去。

  我们三个查看了一下,周围并没有人,然后我们就按照张朵的指引,从宿舍楼后的那棵树上一直爬到了二楼。

  因为之前已经和徐梦筠通过电话,她一直在窗户边上守着,看到我们上来,她的脸色明显的好转了许多。

  我从窗户钻了过去,问道:“怎么样?雨寒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

  徐梦筠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太激烈的反应,只是一只裹在被子里说胡话,她的家长现在应该已经在火车上了,明天早上应该就能到,咱们可要快点帮她驱鬼,要不然的话等她家长来了就不好办了。”

  我点了点头,这时候老猫和大黄也已经从窗户钻了进来。

  女生宿舍的楼道里还是很热闹,不少女生都没睡,穿梭在宿舍楼和水房之间洗漱打扮。她们看到三个男人忽然出现,都是有些惊讶,但并没有造成什么恐慌。

  看样子男生从这个窗户钻进来已经不是什么反常的事情了。

  大黄笑眯眯的,一双眼睛始终徘徊在女生玲珑有致的身材上,她们现在都穿着睡衣,好身材暴露无遗,也难怪大黄看得开心。

  老猫则规矩得多,眼睛从来不会看不该看的地方,他始终眉头紧锁,似乎对今天晚上的驱鬼并不乐观。

  我们上了楼,来到梦筠的宿舍。因为昨天的事情闹得太凶,梦筠宿舍里有一个胆子比较小的女生干脆就回家住了,现在屋里只剩下王雨寒和张朵两个。

  张朵已经洗漱完毕,倒是显得比梦筠和其他室友淡定得多,正抱着笔记本电脑看视频。

  而王雨寒则仍然蜷缩在床上,浑身颤抖,嘴里头在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

  我们进来之后,张朵便关了电脑,站起来问我们:“怎么办?今天晚上有什么需要我来做的么?”

  老猫摇了摇头,说道:“你和梦筠就像平常一样睡觉就行了,其他的交给我们,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你们俩都别起床,就躺在床上。”

  张朵点了点头,表情很平静。

  张朵是个川妹子,她们蜀中地带也经常多一些灵异怪事,所以她对这种事情也见怪不怪。后来跟她闲谈的时候才知道,她小的时候同村的邻居也曾经被鬼上身,而且这种事情还不止一次,这也难怪她这次显现出超人的淡定。

  转眼已经到了十二点,老猫便让梦筠和张朵上床睡下,他关了灯,指了指床下,对我和大黄说道:“咱们躲在床底下,等到半夜王雨寒再被鬼附身的时候再出来,知道么?”

  我连忙点头,这一次其实算是我第一次正式参加他们趟阴人的驱鬼活动,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是毕竟有一种责任感,所以我也格外卖力。

  关了灯,我们三个都缩到了床底下,静静的等着。女生宿舍的深夜安静得很,过了十二点似乎大家都睡了。隔壁宿舍里面有时候隐隐约约传来聊天的笑声,但是一过半夜一点,就再也没有人说话。

  梦筠宿舍写着四个大字的窗帘随着夜风轻轻的抖动,偶尔窗外会有夜鸟啼叫,给夜里增添一丝韵味。

  我在床底下一直趴了两个小时,整个身子都快麻了。房间里张朵和梦筠应该已经睡着了,呼吸声很沉重。而王雨寒仍然在絮絮叨叨的低声说话,只不过因为她蒙在被子里,说的话也听不清楚,像没有一样。

  我不由得看了看趴在我对面床下的大黄,低声问道:“大黄,怎么他娘还没有鬼上身啊?我腿都麻了!”

  大黄瞪了我一眼,竖起手指头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我只能闭嘴,默默地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又过了十多分钟,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了一双脚,从宿舍的窗边走了过来。

  看见这双脚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王雨寒下床了,因为王雨寒的床位就在靠窗户的位置,因为我趴在床底下,视野范围之内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子,只能看到一双脚和半截小腿,所以我根本认不出来他是谁。

  可是几乎是一瞬间,我就判断出来那双脚绝对不属于王雨寒,因为那是一双男人的脚,脚很大,只怕比我的脚都要大,再加上小腿,我可以推断出来这个男人至少有一米八以上。

  那双脚缓缓地踱步,从窗户边上的位置一直朝着宿舍门的方向走来,走得很慢,而且很有节奏,一步、两步……一步、两步……

  我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要不是因为胳膊腿都麻了,现在肯定已经哆嗦起来了。

  这家伙肯定不是老猫,因为老猫的腿没有这么粗壮,而他走路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更是让我毛骨悚然……

  他一定是白家的鬼,来给萌二白报仇来了。

  我连忙去看对面床底下趴着的大黄,大黄也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给他使了个颜色,大黄也赶紧给我使了个颜色,而且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就在这时,我看见那双脚忽然朝着我这里走来,我吓得差点从床底下爬出来,但是强装镇定,双手紧紧握拳。

  那双脚走到了我面前,脚尖对着我,就这么停了下来,我赶紧朝着大黄使眼色,想问问到底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一双苍白的大手扒在了我面前的床沿上,然后那双小腿开始弯曲,似乎是这个鬼想要低头来看床底下!

  我整个脸已经被冷汗打湿了,因为现在我缩在床底下,几乎是退无可退,要是他低头来看的话,肯定就会看到我躲在这里,到时候我想跑都跑不了。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一个阴冷的声音说道:“咦?谁躲在床底下?这不应该是我的位置么?”

  我吓得“啊”的一声大叫,再也管不了大黄刚才让我闭嘴了,随着我的一声的大叫,大黄立即喊道:“林杨,快闭上眼睛,别看!”

  我想都不想,立即就把眼睛闭了起来,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我忽然一股很凉很凉的气息吹在脸上,就像是打开冰箱冷冻室的时候的那股凉气……

  “啊……”我歇斯底里地叫了出来,当时的感觉好像整个人都被冻上了一样,我下意识地朝着里面蹭了蹭,一直到我的两条腿都贴在了墙上。

  然而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徐梦筠的惊叫声,女孩子的尖叫在空旷的宿舍里面显得尤为刺耳:“啊……”

  然后我就听见老猫和大黄窜出床下的声音,大黄的怒吼声音和老猫轻轻的哼声传来,几乎是几秒之后,我感到吹在我脸上的那股凉气消失了……

  我赶紧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那双脚已经不见了,我从床底下探出头来,只见大黄和老猫站在外面,两人脸上的神色都并不好看,大口的喘着气。

  我爬了出来,只觉得两条腿已经都不是我自己的了,抬头一看,徐梦筠坐在床边,脸色苍白,正捂着脸哭。

  我惊魂未定,连忙问:“怎么了?刚才那个鬼呢?”

  老猫叹了口气,简短的说道:“跑了。”

  “跑了?这么说来咱们已经成功把他驱走了?”我追问道。

  大黄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你想的太轻松了,这家伙比我们遇到的任何一只鬼都要狡猾得多,这一次咱们算是栽了。”

  我有点听不懂,明明那只鬼已经被我们吓跑了,为什么还说他狡猾呢?难不成?

  想到这里,我赶紧去看窗户边上的王雨寒,刚一看,我就吓得差点坐在地上。

  只见王雨寒横着躺在床上,两条长腿靠着墙,脑袋则探出了床边,低低地垂着……她眼睛睁得老大,面孔剧烈得扭曲着,一条长舌头从嘴巴里面伸出来,看样子已经断气了……

  “雨寒!”我连忙大叫,冲了过去,再一摸她的脖子,显然连脉搏都没有了。

  张朵这时候也已经被惊醒,她看到王雨寒竟然变成了这样子,也是当时就吓哭了……

  老猫走过来,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没办法了,咱们已经尽力了。”

  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没想到刚才还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现在说死就死了?

  老猫看了一眼王雨寒,摇头说道:“她是吓死的,应该在那只鬼来的时候就已经断气了,唉,亏我还自称趟阴人,竟然连个小女孩都救不了……”

  说到这里,我看到老猫的脸上写满了内疚。

  我心里头愤怒和愧疚夹杂在一起,第一次生出了想要报仇的想法,我攥紧拳头,低声对老猫说:“老猫,咱们要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