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十六章 女生宿舍

第十六章 女生宿舍

  我一看见这个女生的样子,就吓了一跳,这种表现往往有两种解释。

  一种是受到了严重惊吓,精神出了问题,还有一种就是……鬼上身了。

  而综合之前我和梦筠的遭遇来看,这个和梦筠同宿舍的女孩,十有八九就是被鬼上身了。

  果然,梦筠站在我身边,悄悄对我说道:“她是我的同学,叫王雨寒,本来是个很开朗的姑娘,但是昨天晚上回来之后就有点反常,我们问了一些,她说她坐上了一列没什么人的地铁,然后就开始觉得浑身不舒服……”

  一听到这里,我脸色立即就变了,低声问道:“坐地铁?你说王雨寒坐了地铁?她坐了哪一趟地铁?会不会是拉鬼车?”

  徐梦筠摇了摇头,说道:“她是十一点宿舍关门之前回来的,所以坐的地铁肯定不是拉鬼车,应该是之前的几趟。不过她坐的线路没什么人,晚上的时候车厢都挺空的……”

  我眉头紧皱,仔细想了想,大略明白了问题。

  徐梦筠继续说道:“她回来之后最开始我们也没觉得不对,她一直说头疼,就提前睡了,睡觉的时候老在说梦话,但是我们也都没在意,等到后半夜我们也睡下的时候,张朵半夜起床去厕所,忽然看见有一个人影在拨弄窗帘……”

  说到这里,一旁坐在床上的一个长相很漂亮的女孩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当时起夜,刚下床忽然看见一个黑影在窗户那里弄窗帘,动作特别缓慢,看起来特别吓人,我当时就吓得叫了起来,然后大家就都醒了……”

  不用说,这个长相很漂亮的女孩应该就是张朵了。

  徐梦筠接着说道:“等我们都醒了之后,张朵把灯开了,我们这才看见窗户边上的人就是王雨寒,她右手的手指全都给咬破了,然后在窗帘上写这些字……”说着梦筠指了指窗帘。

  “血债血偿”,这四个大字,原来是王雨寒写上去的。

  徐梦筠一双无助的大眼睛盯着我,低声说道:“怎么办,林杨,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了看张朵,又看了看在床上低声自言自语的王雨寒,摇头叹了口气,拉着徐梦筠走到楼道里,低声说道:“梦筠,之前你不是被那个萌二白沾上了么?事情很有可能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啊?”徐梦筠有些疑惑,说道:“可是萌二白不是被老猫和大黄两个人给驱走了么?难不成她还没有消失?”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那个萌二白是个不好惹的人,她自己没什么,但是她却有一个家族,就是白家……”

  徐梦筠听得脸色一变,问道:“什么意思?她还有一个家族?她的家族全都是鬼么?”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的,她们家族的势力很庞大,地铁上到处都有他们的势力,所以我和老猫他们推测,咱们害了萌二白,萌二白的家族一定不会善罢干休……”

  徐梦筠越听越惊,一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问道:“那可怎么办?雨寒是不是就是被白家的鬼上了身?”

  我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我推测不错的话,昨天王雨寒坐地铁的时候,白家的鬼应该是趁着地铁当时人少,直接上了雨寒的身,所以她现在才会这么奇怪……”

  徐梦筠听到这里,开始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她边哭边说:“这么说是我害了雨寒……是我害了她……”

  我连忙拍了拍梦筠的肩膀,说道:“别自责,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你,毕竟咱们只是自卫,白家的鬼们非要找咱们的不痛快,这不能怪咱们,这样吧,我先去联系一下老猫和大黄,让他们两个来帮帮雨寒,兴许可以帮她驱鬼。”

  梦筠连忙点头,说道:“谢谢林杨!”

  我点点头,看了一眼梦筠很性感、单薄的睡衣,说道:“那个……你先换件衣服吧,还有你们宿舍的女生,让她们换上衣服……宿舍也收拾一下吧……”

  因为刚才在宿舍的时候我看到了不少女生的私有小物件,这些东西如果让老猫和大黄看见,简直就太不合适了。

  梦筠立即俏脸绯红了起来,点头说道:“我现在就去。”

  趁着梦筠她们关门更衣的时候,我赶紧拨通了老猫的电话。电话那端的老猫显然还没睡醒,一接电话起床气都能透着电话钻过来。

  “干他娘什么,这么早……”老猫的语气很不耐烦。

  “老猫,出事了,梦筠的室友被鬼缠上了,应该就是白家人作祟,还在窗帘上留言挑衅,怎么办?”我连忙问道。

  老猫沉默了一会,说道:“宿舍在哪?我跟大黄马上过来。”

  我报了一个地址,然后就站在宿舍楼下等。老猫他们来的很快,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就到了。

  这俩人的穿着打扮虽然很干练,但是毕竟都在江湖上打拼了这么久,满脸都是沧桑,一看就不是学生。

  宿管大妈对这两个疑似社会闲散人员十分反感,我怎么求她她都不乐意让这两个人进女生宿舍。

  后来多亏了徐梦筠下来,谎称老猫是他表哥,这才将老猫和大黄两个人迎接了进去。

  老猫走了两步,立即说道:“这宿舍楼里头阴气太重了啊……”

  梦筠被他吓了一跳,赶紧问他为什么说阴气重。老猫没说话,大黄当即解释道:“这个嘛……男人属阳,女人属阴,所以按照常理来讲,女人多的地方阴气都重,尤其是女生宿舍楼,几百个女生扎在一起,当然更是阴上加阴……”

  梦筠有点不乐意,瘪了瘪嘴,说道:“那按照你的说法,所有女生宿舍楼都阴气太重咯?”

  大黄摇了摇头:“非也,宿舍楼其实也有个风水,正所谓山南水北谓之阳,山北水南谓之阴,你们这个宿舍楼是不是在一个水池子的南边?”

  梦筠惊讶的瞪着大眼睛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们宿舍楼的北面的确有一个人工湖。”

  大黄咂了咂嘴,说道:“这就对了,你们这个宿舍楼啊,不仅全都是女生,还在水南,难怪阴气重,容易招鬼。也不知道当年校方设计的时候是怎么想的,竟然连这个最简单的风水都不考虑。”

  梦筠被大黄一番话说得也是心慌慌,小脸都白了,不停的用大眼睛看我,似乎是想问我怎么办。

  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向校方上书申请把这个宿舍楼改成男生宿舍吧?

  正说着,我们已经到了梦筠宿舍的门口。老猫只是看了一眼,立即点头说道:“是鬼上身,林杨,你猜的不错。”

  说着老猫便走进了宿舍,女生一看来了个三十岁的冷峻大叔,倒还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大黄在后面悄悄对我说:“师父其实最厉害的手艺是拯救失足少女,这你可得学着点,是真本事!”

  我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能默默的听着。梦筠也是怪异地看了大黄一眼,似乎觉得这个笑眯眯的暖男有点不靠谱。

  老猫也没有多说话,更没有拯救失足少女的意思,他径直走向了窗帘,看了两眼,然后又走到王雨寒的床边看了看。

  王雨寒穿的很少,裹在被子里,还在自言自语。老猫走得近了,她也并没有任何反应,仍然是自说自话。

  老猫用一双锐利的眼睛盯了她一会,我不由得佩服老猫的目光,我估摸着我要是个女的,也得被老猫火辣的眼神给盯化了。

  但是王雨寒显然没有留意老猫,仍然是自言自语,说着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

  老猫盯了足足有五分钟,终于收回目光,大步走出了梦筠的宿舍,到了楼道,老猫低声问梦筠:“你们宿舍晚上可以进来么?”

  徐梦筠吓了一跳,问道:“什么意思?难道你准备晚上过来?”

  老猫点了点头,说道:“白天那个附在她身上的鬼已经走了,白天阳气太盛,鬼魂不敢有动作,等到晚上的时候它才会出来作祟。所以要想驱鬼,还是得晚上。”

  徐梦筠这才明白,摇头说道:“我们宿舍楼晚上是要锁门的,进来不太可能,能不能把雨寒搬出去?”

  老猫回头看了一眼被窝里的雨寒,说道:“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能搬出去?”

  梦筠犹豫起来。

  就在这时,张朵忽然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说道:“大叔,我知道晚上怎么进来,二楼水房的窗户晚上不关,外面是棵树,你们可以从哪里翻过来。”

  我一听就乐了,没想到张朵是个高手啊。我连忙称赞她:“厉害呀朵朵,你竟然知道这么一条密道。”

  张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这可是我跟我男朋友约会的密道,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

  老猫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咱们先撤,做好准备,今晚驱鬼!”

  我点头同意,然后对梦筠说道:“别害怕,今天晚上驱鬼成功,雨寒就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