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十五章 地铁怪事

第十五章 地铁怪事

  老猫和大黄似乎也开始对这个胆识不凡的司机师傅感兴趣了,都伸着脖子等着听。我也稍微靠前坐了坐,等着师傅开始讲故事。

  司机师傅又缓缓的抽了口烟,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之前有个哥们儿,就是在城里头开地铁的,最开始我们俩家境差不多,都是一穷二白,后来这小子忽然在城里买了房子,还换上了一辆挺不错的车,我当时就有点不理解,问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别的生意。”

  说到这里的时候,司机师傅的表情很耐人寻味,似乎在等着我们猜测。

  我一听到这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当即问道:“你那个哥们儿是不是开夜班地铁的?”

  司机师傅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你还挺聪明。没错,他开的就是夜班的地铁,其实就是末班车。那时候城里头地铁线路很少,只有三条线,都是刚通车,所以大家对地铁司机也都没啥了解,以为跟开公交车差不多。后来听我哥们说才知道,开地铁不光要技术,还要胆量。”

  “哦?”我连忙问道:“怎么个需要胆量?”

  司机师傅说道:“最开始的几位师傅,开了几趟之后,都说在隧道里头见过不好的东西,然后就直接辞职不干了。那会一个开地铁的工资也不高,而且还老碰上怪事,最后一传十十传百,搞得谁都不乐意去开地铁……地铁公司也就着急了,于是乎就下了一条新的招聘启事,把地铁司机的工资调高了不少。”

  司机师傅停顿了片刻,继续说:“这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人去报名,最开始还不错,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这些司机又一次遇上了之前的怪事……”

  我听到这里,又开始蹭蹭地冒冷汗,看起来地铁司机在隧道里面见到怪东西,肯定不止一次,而且肯定是真的,要不然的话不可能会接二连三地发生这种情况,还搞得人心惶惶。

  司机师傅继续说道:“他们经常在地铁隧道里面见到有人在走,而且这些人都不怕地铁,撞上了就消失了,司机师傅们最后一合计,都是觉得地铁里头有鬼,谣言猛于虎啊,一下子又开始闹起了恐慌,你们说现在让地铁公司怎么办?”

  大黄笑了笑,说道:“还能怎么办,要不然就再给司机加工资,要不然就请高人来做法呗。”

  司机师傅点了点头,说道:“你还真说对了,最后他们估计是觉得地铁里头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于是就花重金从全国各地请来了几位德高望重的高人。”

  说到这里,老猫轻蔑的笑了笑,说道:“怎么没请我?”

  司机师傅没听见老猫吐槽,而是继续说道:“高人们围着地铁研究了好几个月,最后得出结论,这地铁的线路里头哇,全都是鬼,鬼的数量几乎已经可以用万来计算了,而且都是这四九城的原住民,根基牢靠,动摇不得的,这要是跟他们火并起来,那是要惊扰国运的。”

  我越听越觉得玄乎,没想到这地底下的鬼数量这么庞大,都可以达到惊扰国运的地步了。

  司机见我们仨都听傻了,似乎很满意,嘿嘿一笑,说道:“没想到吧?修个地铁也这么麻烦,这也就是咱们是千年古都,但凡是个年轻点的城市,也都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大黄听得意犹未尽,赶紧追问道:“师傅,那后来呢?后来怎么跟地底下的鬼谈妥的?”

  司机师傅笑了笑,说道:“后来啊……貌似这些高人联合起来,在地下跟那些鬼来了一场谈判,谈判最后的结果就是在每天晚上安排一趟列车,专门供他们乘坐,叫做拉鬼车。但是平时地铁运营的时候,这些鬼不能轻易冒出来吓唬人,这也是约法三章,井水不犯河水。”

  我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了拉鬼车的来历。

  司机师傅又补充道:“还有啊,地铁的运营时间不能太长,一过了十一点半,全部线路必须得让给地下的鬼,否则的话他们可就不乐意啦。”

  我点了点头,心想原来如此,其实这座城市现在虽称不上不夜城,但是晚上十一点多也还是热闹的时候,我常常疑惑为啥地铁的运营时间不能再错后一些,好让更多的人能方便的出行,现在听司机师傅解释了一下,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大黄也听得意犹未尽,赞叹道:“师傅,真没想到您还挺博学的嘛?那你那个哥们后来怎么赚的那么多钱?难不成他就是拉鬼车的司机?”

  司机师傅点头说道:“可不是,他是第一批拉鬼车的司机,开车的时候不能说话,不能回头,因为车厢里头全都是鬼,要是回头,胆子再大的人也得吓死啊……但是他们头一批司机工资高的吓人,没过两年就在城里头买了房子了……真羡慕啊……”

  大黄笑了笑,说道:“没关系,他开地铁拉鬼,你开公交拉鬼,殊途同归,殊途同归……”

  司机师傅哑口无言,只是不停的抽烟,我们一路上倒也聊得不错,转眼已经到了县城里。

  我们仨不愿意再耽搁,就赶紧换乘了夜车,直接从县城回到市里,一晚上的折腾,等到回到市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

  夏天五点多天都已经亮了,一看到阳光,我就浑身说不出的舒坦。毕竟这一晚上我们沾上了不少脏东西,虽然没出什么大事,但是心里头始终都在发虚。

  尤其是大黄,被那个老太太挠的胳膊上都没有一块好肉了,本来我看他出手还觉得他挺帅的肯定是个高人,殊不知高人也有失足的时候。

  一回到出租屋,我们几个草草的洗漱了一下,就准备倒头睡下。因为出租屋实在是太狭小了,我和大黄睡双人床,老猫只能睡沙发。

  我跟他们商量了一下,他们在这里留宿可以,但是必须得跟我分摊房费,要不然的话我一个人养活两个大男人,那压力简直太大。

  他们也不含糊,都是敞亮人,一拍即合,我洗完澡,躺在床上就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也不知道几点,我的手机忽然刺耳的响了起来。

  我赶紧爬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徐梦筠。

  这可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女神啊,难不成因为之前的革命友情,她对我竟然已经产生了依赖?再一看时间,才早晨七点多,我刚睡了一个小时多一点。

  我懒洋洋的接通了电话,刚准备用我富有磁性的嗓音给女神打个招呼,电话那边徐梦筠惊慌的声音就已经传来了:“林杨,快来我宿舍一下,出事了……”

  我一听,已经精神了一大半,我赶紧一边穿衣服一边问她:“怎么了梦筠,你不是已经成功驱鬼了么?又出了什么事情?”

  徐梦筠的声音剧烈的颤抖,还带着一丝哭腔,她说道:“林杨,我们宿舍……好像招鬼了,你快来看看……”

  我立即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赶紧起床抹了把脸,也来不及叫上老猫和大黄,就朝着徐梦筠她的宿舍冲去。

  到了徐梦筠宿舍楼下,我看见一辆警车刚刚开走。

  我眉头一皱,难不成她宿舍的人出事了?

  徐梦筠的宿舍楼是三层,从楼下可以看到她们宿舍的阳台,因为宿管阿姨管的很严格,男生是不能进入女生宿舍的,除非有女生带着。

  我只好站在楼下喊:“徐梦筠!徐梦筠!”

  几分钟之后,徐梦筠穿着一身睡衣匆匆从楼上下来,两条大白腿晃得我眼睛都快瞎了,她脸上带着泪痕,一看到我就赶紧过来拉着我的胳膊,说道:“林杨,不好了,我们宿舍好像有个同学被鬼上身了……”

  我一愣,心里头想:“还好,只是鬼上身,还没有出人命。”我赶紧问她:“怎么个鬼上身,给我讲讲。”

  徐梦筠就赶紧带着我上楼,我觉得女生宿舍里头整个氛围都变得有些阴森,一看就是招惹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上了三楼,梦筠的宿舍就在最靠外的一间,我一进门,先是闻到了一股女生宿舍特有的香味,然后看见她两个室友都一脸无助的坐在床边,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春光乍泄。

  但是这个危急关头,我也没心情欣赏女同学的好身材,赶紧四下扫了一眼。刚看了一眼,我立即就惊呆了,只见梦筠宿舍窗户边的碎花窗帘上,竟然不知道被谁写了四个鲜红的大字:

  血债血偿。

  四个大字触目惊心,就这么写在纯白色的碎花窗帘上,随着晨风,还在那里轻轻地飘荡。

  我一下子就傻了,这四个字的意思,我很明白,写这四个字的人,一定是萌二白的亲人……

  老谢说的不错,这一次,我们惹上的东西,只怕真的有些难办了……

  然而这还并不是所有问题,因为我忽然听见了一声嘟囔,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女孩,窝在宿舍深处的床上,正低声念叨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