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十四章 走夜路

第十四章 走夜路

  要不是大黄之前警告过我千万别害怕,我肯定已经叫出声来了,这事情也太惊悚了点,我明明感觉不到肩膀上有人,也看不到,可是影子却忽然多了一个……

  难不成这就是鬼?

  我连忙压低了嗓门问大黄:“大黄,这是什么情况,有一只鬼在我肩膀上面蹲着?”

  大黄点了点头,说道:“你就假装不知道,别回头,别多说,自己走自己的路就好。”

  老猫也赶紧把那个檀香递给了我,让我拿在手上。

  因为大黄站在我的身后,所以他的手电始终能够给我照出影子来,我一边走,一边低头看,只见我肩膀上的影子始终在那里,动作也都基本不变,一扭一扭的……很奇怪……

  我一手举着檀香,一手拿着手电,就这么故作镇定的走着,但是我背上的冷汗早就已经把我的衣服都给打湿了。

  这一条路本来没有多远,但是在我看来却似乎比马拉松还要长,还要累。

  不过似乎是这个檀香真的管用,过了一会,我看肩膀上那个影子开始剧烈的扭曲了起来,好像有些不舒服。

  我一乐,问大黄:“大黄,你看,是不是这个鬼家伙害怕我手里头的檀香了?”

  大黄说道:“嗯,檀香起作用了,师父的这个檀香是沉檀香,对付邪祟之物效果最佳了,估计再熏上一会它就扛不住了。”

  我这才放下了心,开始用檀香使劲熏它,又走了几分钟的路程,终于那个黑影渐渐缩小,到最后终于是不见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大黄,你快看,这影子没了。”

  因为过于激动,我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回头去看大黄,可是刚扭了一半,我忽然看见我背后贴着一张脸!

  因为我只扭了一半,所以看到的只是半张脸,那是一张毫无血色的脸,眼睛就像牛眼一样,没有眉毛,鼻子也往上翻着,十分丑陋,而且眼睛是红色的!

  我吓得“嗷”的一声大叫,赶紧把手里头的檀香送上去,然后转过身来,大黄连忙过来抓住我,朝着我的脑门拍了两下。

  我当时已经有点迷糊了,好像是喝醉酒了的感觉,但是被大黄一拍,整个人立即就精神了。我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老猫也走了过来,脸色很严肃,说道:“林杨,你怎么回事,都跟你说了不要回头,你为什么不听话呢?”

  我连忙说道:“不好意思,我刚才一激动,就给忘了……”

  老猫叹了口气,说道:“你忘了……你知道要不是大黄动作及时的话,你现在已经被鬼上身了么?”

  我赶紧点头谢谢大黄:“多谢多谢,差点就坏了事。对了,刚才我看到的那张脸现在在哪去了?”

  大黄叹了口气,说道:“那张脸现在还在你背后应该,咱们快点走吧,走出这个山路,那些东西就不会缠着咱们了。”

  我赶紧爬起来,快快地走。

  我们脚下不停,终于走出了这一条狭窄阴森的山路,到了最近的公路上。

  公交车站就在不远处,我们走了过去,看了看站牌,晚上的车很少,只有一班,是920路公交车。

  一般郊区的车都是十五分钟一班,夜间车应该更少,大概会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之间。

  晚上山里很冷,我和大黄都冻得开始跺脚,只有老猫还很镇定,始终默默地站在一旁装逼。

  我们等了大概四十分钟左右,920路公交车才缓缓地驶了过来,我们看见公交车,就好像是看见了救星,赶紧就上去了。

  车上只有三个人,看样子像是务农人员,他们零星地坐在公交车后面,都在沉睡。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满脸胡子茬,不修边幅,叼着根烟。

  我刚一上车,就觉得车上的氛围有点不对劲,阴冷阴冷的,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刚刚撞了鬼,现在还有后遗症。

  我们三个挑了一个靠前的位置坐下,我低声问大黄:“大黄,鬼故事里头经常说夜班车上闹鬼,你说这辆车会不会也闹鬼啊?”

  大黄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可别自己吓唬自己,哪他娘那么多鬼,你以为鬼是你们家养的啊?走到哪撞到哪?”

  我听了这话,心里头倒是踏实了点,没想到大黄话音未落,老猫却低声说道:“大黄,话不能说得太早。”

  我一听,本来平静的内心再度波涛汹涌了起来。

  老猫则不再多说,只是默默的用下巴指了指汽车前面的后视镜。

  我们通过后视镜隐约可以看到,公交车的尾部竟然有一个乘客正在过道上溜达,他穿着一身白衬衫,但是那件白衬衫已经有些肮脏了。

  他的行为很奇怪,就那么在过道上来回走,也走得不远,只走三步就立即掉头,往回走,又走三步,再一次掉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

  我看的有点奇怪,这家伙到底是干嘛的,大晚上在夜班车上溜达,司机也不管管。

  然而老猫下一句话却让我心里头一颤,他说:“你们记不记得,咱们上来的时候车上有几个人?”

  我一听,脑海里面立即回忆起了上车时的场景,因为920路公交车上的人并不多,所以我上车的时候一样望去就尽收眼底了,当时汽车上一共有三名乘客,都躺在自己的座位上睡觉。

  我当即便说道:“三个人。”

  老猫点了点头,说:“你再看看后视镜。”

  我抬头一看,当即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公交车的后面的的确确坐着三个人,三个人都是农民打扮,正在酣睡,可是过道上那个穿着白衬衫来回走动的人,显然是第四个人!

  既然上车的时候只有三个人,除了我们仨之外又没有别人上车,那么这个穿白衬衫的家伙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头皮都开始麻了起来,大黄则从自己的背包里头掏出了刚才的那把桃木剑,他低声问老猫:“师父,咱们要不要做掉他?”

  老猫摇了摇头,说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他对咱们没有恶意。”

  大黄这才将桃木剑按住,然后装作无事的看窗外。

  然而我却没有大黄和老猫这么好的定力,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公交车前面的后视镜。

  后视镜里的那个穿白衣服的人仍然在莫名其妙地来回走动,但是看样子他的确是毫无恶意,因为他身边就有三个熟睡的人,如果他想要上身或者采取阳元的话,那么他身边就有三个现成的目标。

  汽车在山路上开的不快,走了半个钟头,才停了三站。

  在第四站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那个穿白衬衫的人从车尾往前走,看样子是想要下车。因为之前擅自回头惹了祸患,我也不敢回头去看他,只能通过汽车前面的后视镜来窥探他的一举一动。

  只见他缓缓向前走,但是一直都低着头,让我看不清楚他的脸面。

  不一会他已经走出了后视镜的视野范围,按理说应该恰好走到了我身边的位置,可是我只觉得一股阴风过来,却并没有看到身边有人。

  奇了个大怪了!难道这家伙只能从镜子里面看到,而我直接用肉眼却看不到?

  难怪刚才我上车的时候没有看到他,原来这家伙竟然是肉眼无法看到的!

  可是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按理说我们应该都无法看到那个人,可是司机师傅却打开了车门,似乎是知道这个我们看不见的家伙要下车一样。

  过了一会,司机才关上车门,默默地继续开车。

  我按捺不住好奇,当即问道:“师傅,您怎么知道刚才有人要下车?”

  司机师傅有点了一支烟,嘿嘿一笑,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看他一口烟熏大黄牙,并不像是个鬼,也不太像具有阴阳眼的高人。

  他说道:“刚才下车的那个,不是人,是鬼。”

  我一愣,没想到这么惊恐的事情,司机师傅说起来竟然轻描淡写。

  我问他:“师傅,您能看见他?”

  司机师傅抽了口烟,说道:“眼睛看不到,但是镜子里面能看到,车上这么多镜子和监视仪,随便一个就能找到他。”

  我不由得佩服司机师傅的勇气,又问道:“那您车上载着鬼,你就不害怕么?您可太胆大了。”

  司机师傅又抽了口烟,笑道:“害怕?你知道我最害怕什么么?告诉你,我最怕没钱……夜班车司机比白班的工资高多了,还不是因为夜班车上有这些鬼呗,为了钱,拉几只鬼上车又有啥可怕的?”

  说到这里,司机顿了一顿,说道:“其实最开始我也害怕,但是后来发现这些鬼都还挺老实的,也就不害怕了,反正他们也不是那种害人的鬼,一回生两回熟,开了几年就不怕了……要是真说胆大啊,城里头开地铁的师傅那才叫胆大呢!”

  我一听,这司机师傅似乎知道很多内幕,赶紧问道:“开地铁的怎么了?师傅,您给我们说说呗?”

  司机师傅嘿嘿一笑,嘬了口烟,说道:“好,那就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