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十三章 斗鬼

第十三章 斗鬼

  我的第一反应是,大黄好猛啊,这个老太太怎么着都是个“黑”鬼了,那可是厉鬼的级数,再加上她年岁渐长,肯定比萌二白厉害得多。

  之前对付萌二白尚且都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这个老鬼肯定更不好惹。

  但是老猫立即拉着我退开了几步,看老猫的意思,大黄应该可以自己一个人对付这只鬼。

  我连忙跟着老猫后退,而大黄则与那个老鬼打到了一起。

  从我这个距离来看,那只鬼的轮廓已经很不清楚了,我隐约可以看到她一双手在空中扑腾着,就像是个溺水的人,然而浓郁的黑气随着她的双手朝着大黄涌去,大黄渐渐已经被淹没在黑气之中。

  我低声问老猫:“老猫,大黄一个人没问题么?”

  老猫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大黄身手很好,是正统道玄的传人,不会有事。”

  我一听,不由得有点奇怪,问道:“大黄不是你的徒弟么?为什么说他是正统道玄的传人?”

  老猫笑了笑,说道:“我们两个只是搭档,他说是我徒弟,不过是开玩笑的,不能当真。”

  我这才明白俩人的关系,其实本来也是,大黄和老猫的年龄相仿,只差十岁,如果真是师徒关系,那老猫十几岁的时候就要做人师父了。

  大黄和那个老太太越战越激烈,老猫似乎觉得我们的距离还是不够安全,当即便拉着我又后退了几步。

  我们几乎已经退出了整个坟场。而我从现在的位置看过去,发现自己已经看不太清楚那只鬼了,黑夜之中,似乎只有大黄一个人拿着桃木剑在那里怪异的跳着。

  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一个鬼故事。

  据说我小时候住的村子有一次坟地闹鬼,村长就花钱请了一位高人过来,那位高人也是拿着一把桃木剑,在村边的坟地里跳了一整夜,大家不敢走近,在远处围观,一整夜都没有看到鬼,只看到那个高人在坟地里面跳莫名其妙的舞。

  等到后半夜的时候,那位高人忽然倒地毙命了,七窍流血,死的很惨,大家都不知道他是为什么死的,因为从始至终都只是他一个人拿着剑在跳舞。

  只有村里的狗一直对着那位高人附近狂吠,还有一个小男孩说那个高人其实一直都被一圈人围着……

  我当时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现在终于明白了事情的脉络。

  因为当年的那个高人,从始至终都不是一个人在乱跳,而是在和厉鬼搏斗,到最后到底毙命也不是毫无来由,而是不敌恶鬼,力竭身亡了。

  想到这个故事,我就开始由衷的担心大黄,虽然老猫说大黄应该没问题,但是那只厉鬼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看到大黄的动作已经明显的开始显得缓慢而疲惫,我赶紧问老猫:“老猫,大黄他真的没有问题么?”

  这时候我才发现,其实老猫的脸色也不好看。

  在我的印象中,老猫的脸色从来没有变成过这样,他一直都是很淡定,很冷静的一个人,但是现在我竟然能够看到他脸上的冷汗了。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况只怕是有些不妙了,大黄可能也不是那个陈年老鬼的对手。

  可是我却无可奈何,因为我根本就不懂如何跟一只鬼去搏斗。

  老猫等了一会,开始翻自己的背包,我看他又拿出来了一捆红绳,我问道:“老猫,我有什么能帮忙的么?”

  老猫摇了摇头,说道:“你在这等着,什么都不要管。”

  说完之后,老猫手里拿着红绳,就朝着大黄那边冲去。

  我看到老猫的身影奇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冲了过去,然后我听见了一声惨叫,显然是那只老鬼发出来的。

  然后老猫举着红绳,似乎是在捆绑她,但是因为离的太远,我根本就无法看到那只老鬼,她整个轮廓似乎都是隐藏着的,就像是空气。

  我看见那条红绳上开始冒起阵阵黑烟,然后有一股焦臭的味道传来,我赶紧大声喊道:“怎么了老猫?”

  可是老猫和大黄谁都没有理我,大概也就是几分钟之后,老猫和大黄忽然开始朝着我快速的跑了过来。

  大黄满脸是汗,一边跑一边说道:“快走!林杨,跑!离开这里!”

  说着他们俩已经跑到了我的跟前,我赶紧跟着他们往外跑,我们三个速度极快,玩命的向着村子里跑去。

  一直跑了十多分钟,他们这才停了下来,老猫警惕地回头看看,说道:“还好,那老太太没跟上来。”

  我大口地喘着粗气,我问老猫:“怎么回事?你们刚才没有制服那个老鬼?”

  老猫点了点头,大黄说道:“这老鬼道行很深,不是一般的角色,我跟她斗了这么久,一直处于下风。”

  说着大黄把胳膊伸出来让我看,我看到他胳膊上密密麻麻的有很多条狭长的伤口,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这些伤口都是刚才那个老鬼的杰作。

  我赶紧问道:“怎么办,这些伤不要紧吧?会不会感染?”

  大黄啐了一口,说道:“呸,丧气,肯定不会感染,就是他娘的疼得慌……”

  老猫看了看周围,说道:“不行,这里太邪,阴气很重,又是白家的底盘,我看白家根本不可能和咱们和解了,咱们赶紧走吧。”

  大黄也点头说道:“没错,那老太太只是白家的一员,要是其他白家的孤魂野鬼也都来了,咱们今天晚上就得死在这里。”

  我听得后背发麻,赶紧问:“可是现在是不是没有公交车了?”

  大黄说道:“应该还有夜班车吧,反正不能在这个村子里头过夜。”

  说完我们几个赶紧就走着山路,往远处的公路走去。

  大黄一边走一边告诫我:“林杨,一会走山路,不管发生了什么,千万不能回头,有人叫你也不能答应,后背发冷也不能看,知道不?”

  我点了点头,这个道理我明白,我也是在农村长大的,从小村子里头就有很多鬼怪的传说。比如晚上走路,尤其是山路,千万忌讳回头。

  有时候有人走着走着,就觉得有一双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这个时候是万万不可以回头的,因为那双手很有可能不是人,如果你回头的话,会被鬼吹灭了生命之火,一下子就死过去,或者直接被鬼上身。

  现在我们仨肯定已经被白家的老鬼们盯上了,所以一会走山路的时候,肯定有不少危险。

  这时候,老猫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掏出来一截漆黑的东西,然后用打火机点燃,那东西烧着了之后,发出一股清幽的香味。

  我这才明白,原来这是一截檀香。

  大黄指了指老猫手里的檀香,对我说道:“看,檀香驱鬼,虽然在山路上檀香散的快,作用不大,但是聊胜于无,咱们也有个依托。”

  我点了点头,忽然想到后背的血手印,于是问道:“大黄,你说我背后的那个血手印,会不会就是刚才的老太太印上去的?”

  大黄摇了摇头,说道:“不像,你这个血手印一看就是男人的手掌,那个老太太的手没有这么大。”

  我听罢皱起了眉头,问道:“那这手印到底是谁印上去的,会不会是白家的人?”

  大黄说道:“不知道,可能性并不太大,你别忘了,你后背印上手印的时候萌二白还没有被咱们驱散,那时候白家跟咱们也没有过节,他们没理由给你下了个血手印……”

  我也是越听越糊涂,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有什么鬼会给我按下了个血手印,可能这件事情只有跟地铁里的鬼打交道的老谢才能弄得清楚。

  说着说着我们已经走出了很远,远处山村子里隐约有星星点点的灯光亮着。然而山路上却始终都是漆黑一片,只有我们三个手里手电筒的光芒在黑暗中照明。

  老猫走在最前面,我在中间,大黄的位置稍微有些靠后。

  因为山路不算宽阔,所以我们三个排开了一字长蛇阵。公路就在三里地之外,照这个速度走下去,我们再走十几分钟就能到了。

  然而就在这时,大黄忽然“卧槽”了一声,指着地上说道:“林杨,我跟你说件事情,你可千万别害怕啊……”

  我被大黄的语气说的毛骨悚然,赶紧问道:“啥事,你告诉我。”

  大黄又说道:“林杨,你先做好心理准备,一会不管我告诉你什么,你都要冷静,千万不能回头,知道不……”

  我听着大黄的话,心里头更是寒气直冒,现在我只觉得我自己的肩膀沉沉的,但是却不像是有一双手按着,倒像是背着个很重的背包一样,那么大黄要告诉我的,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这时大黄指了指我脚下的影子,说道:“林杨,你看一样,你自己的影子……”

  我低头一看,当时就吓尿了,只见我的影子上面,肩膀的位置,竟然又多出了一个人的影子,看样子那个人应该正骑在我的脖子上,两只手怪异的摆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