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十二章 祖坟撞鬼

第十二章 祖坟撞鬼

  我一看见那张脸,立即吓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大黄似乎意识到不对,赶紧过来捂着我的嘴。

  我亲眼看见那个穿着大花棉袄的脸听见我的叫声之后笑了一下,他笑得很阴森,像是个心机深重的人,而不是一个在农村穿着大花棉袄的寻常农民。

  他就是仅仅笑了一下,之后立即在窗户后面消失了!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刚才老头子明明说过,白家的人已经都不在了,这间祖宅里应该什么人都没有了!

  那窗户后面的人究竟是谁呢?难不成是白家的老鬼?

  我想到这里,浑身的冷汗就下来了。

  老猫看了我一眼,说道:“跟你说别看了,非要看,自己吓成这样。”

  我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宅子里面有这么个吓人的老东西啊,老猫,他到底是谁?”

  老猫摇了摇头,说道:“白灰黑红青,刚才的那个穿花棉袄的家伙已经透着一点红色了,应该是个厉鬼,咱们招惹不起,这个宅子咱们不能进。”

  我一听,没想到老猫竟然这么厉害,只是看了一眼就分清楚了刚才那个老鬼的级别,我看了半天却两个鸟都没看出来。

  但是既然连老猫这么厉害的人都说这间祖宅我们不能进去,那么这间宅子肯定是凶险无比。

  大黄当即问道:“师父,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天马上就要黑了,宅子里刚才的那个东西会不会出来找我们?”

  老猫摇头说道:“只要咱们赶紧离开就应该没问题,宅子进不去,咱们去祖坟看看。”

  大黄点了点头,我也点了点头,我们不敢再在这里多呆,就赶紧借着最后一点光亮,朝着白家祖坟的方向走去。

  白家毕竟是个名门老派,虽然现在已经没落很久了,但是在这片山村里还有着自己的余威。之前我们在公交车上打听清楚了,整个村子里头只有白家圈了地,建成了一座坟场,就是现在山坳子里的白家祖坟。

  我们走了半个小时左右,终于看到前面山坳里靠近山坡的地方有一块篮球场大小的围起来的空地,想必肯定就是白家祖坟了。

  我们走到这里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山里头除了偶尔有几只野鸟咕咕呱呱的叫声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因为之前在白家祖宅见了鬼,我现在还心有余悸,按道理来讲,坟场应该是比祖宅还有阴森的地方,既然白家祖宅里面有鬼,那么坟场里面肯定也不会太平。

  但是没办法,为了不让厉鬼缠身,我们必须得来这里走一趟。

  大黄一边走,一边从自己的书包里头掏出来一卷冥币,都是一千万的大票,他边走边点,嘴里头还念念有词。

  我不由得问他:“大黄,还没走进坟地你就烧纸钱,不浪费么?”

  大黄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懂啥,这些鬼不光光在坟地里头活动的,你走到这的时候,身边不知道已经跟了多少鬼了。咱们既然是来赔礼道歉的,就得那出点诚意,值钱不能吝惜,反正这一千万在阳间又不值几个钱……”

  我被大黄这么一说,后背又有点发凉,再看看他手里头好几卷一千万一张的冥币,说道:“你这么几个亿几个亿地烧,也不怕给阴间烧得通货膨胀了。”

  大黄嘿嘿一笑,说道:“谁知道阴间现在是个啥经济状况,哪就那么容易让我给烧通货膨胀了……”

  说着说着,我们已经到了白家祖坟的外面,从这里借着月光看进去,只见这片空地上整齐的排列着几十个坟包,越靠近里面的坟包规格越高,形状越大,应该是白家老祖宗的坟头。

  而靠近我们的坟包却已经跟普通百姓的坟没什么区别了,并不算大,但是很齐整,貌似最近还有人过来修葺过。

  我刚想发问,忽然老猫竖起手指,“嘘”了一声,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坟头低声说道:“看。”

  我和大黄赶紧扭头去看,只见一座很小的坟包前面,有一个佝偻的身影跪在坟前,似乎是在哭……

  那身影看起来像是个老太太,头发已经全都白了,身材也很瘦小,整个人都冒着一股黑气,在晚上不仔细看根本认不出来。

  我一看到她,整个头皮都麻了,这家伙显然也不会是人,大活人绝不会晚上来上坟,更不会浑身冒着黑气。

  我心里头不由得想起了老猫的那句话,“白灰黑红青”,这个老太太应该至少是“黑”这个级别的,算是厉鬼了。

  我有些踌躇,问老猫:“怎么办,老猫,咱们还进去不?”

  老猫的目光始终停在那个老太太的身上,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进去。”

  说完,他带头走进了白家的祖坟之中。

  我跟大黄对视了一眼,大黄的眼神倒还挺镇定的,眼神里透露着对我的安慰之意。虽然有大黄的安慰,但是我还是有点害怕,走路都有点不稳当了。

  我们的脚步声很重,老猫走在前面,更是故意跺着脚,应该是想要让那个老太太听见,但是老太太却根本不理我们,只是埋头痛哭。

  走得近了,我才能听清楚那个老太太呜呜咽咽的哭声,声音很难听,而且根本就不像是人的哭声,倒有点像乌鸦叫。

  走了几步,我们已经到了那个老太太的旁边,老猫忽然停住,低声问道:“老太太,您哭什么?”

  那个老太太还是没有回头,一双手捧着脸,哽咽着说:“我孙女死了……我孙女死了……”

  她说话的声音也和正常人不一样,如果不认真听我很难听懂她的话。

  我一听见她说孙女死了,大概就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她孙女显然就是萌二白,她应该是萌二白的奶奶。

  “完蛋,”我心里头想,“这算是冤有头,债有主,老太太算是撞上仇人了。”

  老猫却故作不知,仍然淡定地问道:“老太太,您孙女是怎么死的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老猫把右手伸到背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我还奇怪老猫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但是大黄立即从背包里面把自己的那支并不太长的桃木剑拿了出来,我这才明白,原来老猫的手势是打给大黄看的。

  他们两个配合默契,这应该是他们俩之间的暗语。

  老太太全然不知,听见老猫问完问题之后,老太太忽然不哭了,而是缓缓转过脸来。

  在月光下,我看到了一张苍老的脸,而且还是一张恐怖的脸……

  老太太上半张脸倒还像是个人,但是下半张脸不知道因为什么,已经严重扭曲,牙齿和颌骨全都暴露在外面,更可怕的是一条很长的舌头,难怪这老太太说话声音这么难听,嘴巴都变成了这个样子,能说话已经是奇迹了。

  我吓得又是嗷的一声叫了出来,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大黄一只手提着桃木剑,一只手拿着冥币,说道:“老太太,给您钱,我给您和您孙女烧钱……”

  老太太却脸色阴鸷,盯着我们看了看,竟然笑了起来。

  她笑得时候嘴巴就变形的更加严重,简直已经到了令人汗毛倒竖的地步。她笑了一会,缓缓站了起来,指着我们说道:“我认得你们,你们就算不来,老婆子我也得去找你们……”

  我赶紧摆着手说道:“我可求求你了,别来找我啊……”

  老太太一步一步地朝着我们走来,长长的舌头伸在外面,说道:“你们三个害死了我的孙女,就是你们三个!”

  大黄赶紧说道:“老太太,你可得讲道理啊,你们家小孙女不是出了车祸死在了村外面的山路上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老太太冷笑着说道:“当然有关系,孙女死了一次,倒是也好,可以变成娃娃永远在奶奶身边,谁知道你们几个竟然把她打散了,老太太我现在再也看不到我小孙女了!”

  老猫被老太太逼退了几步,他冷笑说道:“笑话,谁都知道,人死后有轮回,你孙女十几年前本该投胎转世,重新做人,你却非要让她阴魂不散,成为厉鬼……你这么做就是对你孙女好了么?”

  老太太被老猫说的愣了一下,然后嘿嘿笑了起来,笑声十分难听,只听她说道:“你懂得很多嘛,你怎么就知道人死之后就要轮回?你怎么就知道我们阴魂不散的厉鬼,活得不如一个人呢?我从小就疼爱我家小孙女,如果她不去投胎,我就可以拥有和她在一起……二白啊,奶奶的二白啊……”

  说到这里,老太太的声音忽然变得凄厉起来,她一双手猛地朝着老猫伸去,我看见她手上的指甲竟然长得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匕首!

  老猫脸色一变,猛地往后跳了一步,高声喝道:“大黄,上!”

  大黄一把将手里头燃烧的冥币扔向老太太,然后桃木剑一挑,朝着老太太揉身而上。

  我看的一惊,难不成大黄要和这个老鬼单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