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诡事

返回首页地铁诡事 > 第十一章 白家祖宅

第十一章 白家祖宅

  解决了谢怀禹的问题,我们几个就回到了我出租的地下室,我的房间很小,住三个人有点困难。但是也没办法,我们仨已经累得像狗一样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倒头就睡。

  睡醒了之后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两点多了,我担心后背上的血手印,又担心白家的人来追杀我们报仇,就赶紧催着老猫和大黄去城郊的白家祖宅看看。

  这个白家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不管他们祖上多么繁荣昌盛,貌似到了近百年间已经没落了,否则的话也不会住在远郊。

  我们先坐长途车,又换了几趟公交线,才勉强找到了白家所在的村子,这村子在京郊的山里,鸟不拉屎,透着一股落后和阴森的气息。

  公交车站在村子外面四五里的地方,到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我跟老猫大黄下了车,就开始朝着村里跋涉而去。

  村子的位置在半山腰上,远处有个山坳子,刚才在公交车上我问了几句,白家的祖坟应该就在山坳子里。

  而这个村子里面现在的住户不足三十户,大多都是垂垂老矣的老人,年轻人都搬到附近的县城里住了,所以整个村子更显得有些死气沉沉。

  我们沿着山路走着,大黄一边看一边嘟囔:“这大城市的郊区怎么这么荒凉啊,比我老家都荒凉。”

  我无奈的摇头说道:“每个城市都有荒凉的一面,并不是都是好的呀。”

  正说着,我们已经到了村边,从这里看过去,半山腰上的村子显得很有特色,房屋鳞次栉比,都是典型的北方大瓦房,其中村东边的房子格外引人注目,因为房屋的设计很古朴,而且都是黑色的格调。

  老猫只看了一眼,便立即说道:“村东应该就是白家的祖宅,咱们过去吧。”

  大黄咂了咂嘴,说道:“师父就是师父,一眼就看出来正主了。”

  我们沿着村子里的水泥路一路往东走,路上偶尔能够看见几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门口闲聊。现在已经快七点了,山里面光线暗淡,基本上再过半个小时就彻底没有灯火了,尤其是这个村子还没有路灯,简直是要命。

  看样子等我们进了白家祖宅时,天就全黑了,一想到这里,我就有些不寒而栗。

  好在我们仨脚程还快,走到白家祖宅的时候天色还没有完全黑掉。

  我站在门口抬头望去,眼前的白家祖宅是个典型的北方四合院的设计,虽然是在半山腰上,但是依然有鼻子有眼。

  看这个设计,这座祖宅肯定已经有年头了,不像是解放后的风格。外围是一圈围墙,接近一米半的高度,很厚重,有一种安全感。

  正面是一扇很大的黑色大门,上面竟然还有门钉,一看白家当时就是讲究的大户人家。只不过因为岁月的痕迹,现在的大黑门颜色已经不再光鲜,甚至已经开始褪色,尽管如此,还是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

  院里头大概有好几间房,正北的房子端端正正,一看就是讲究风水的精心之作,我不由得赞叹白家祖宅的精致,看起来就算是安家于城郊,这白家也不是等闲之辈。

  大黄则摇了摇头,说道:“你说奇不奇怪,这一家子明明都姓白,却偏偏把自己的房子设计成黑色,难不成是为了幽默?”

  老猫说道:“你懂什么,这是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黑色是水,白家应该在五行上与木相关,因此才将祖宅设计成黑色,取水能旺木之意。再者,水在五行之中代表财运,将祖宅设计成黑色,也能永葆财运亨通。”

  大黄听的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其实也没有听太明白,反正这个五行风水里面的门道太多,看起来老猫的确是个懂行的人,侃侃而谈就能说出来这么多道理。

  看了一会,大黄便问道:“师父,咱们是直接进去,还是先去白家的祖坟看看?”

  老猫想了想,说:“直接进去吧。”说完他便向前一步,朝着大黑门走去。

  老猫的手刚按在门板上,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在我们背后响起:“你们几个是谁?想干什么?”

  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头发全白了的老头拄着个拐站在我们后面,一双眼睛之中透着一丝严厉。

  我赶紧解释道:“大爷,我们是白家的亲戚,这不是回祖宅来探望探望嘛……”

  那老头一听,立即变了脸色,怒道:“放屁!白家人早就死绝了,你们怎么可能是白家的亲戚,根本就是放屁!”

  我一愣,没想到白家人竟然已经都不在了,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虽然这间宅子的确看起来很久没人来了,不像是有人的样子,但是白家毕竟是当年的豪门望族,这么简单就绝迹了并不是件正常的事情。

  大黄赶紧过来给我打圆场,说道:“我们是远房亲戚,远房亲戚,老大爷,你别激动……”

  那个老头用拐杖顿了顿地,说道:“什么远房亲戚,你们三个都是?还是谁是?”

  大黄赶紧推了我一把,说道:“他是,我们俩不是,他叫白杨,是老白家的远房亲戚。”

  老头绕着我走了一圈,端详了一会,这才点头说道:“远房亲戚……我怎么没听说老白家有什么远方亲戚。”

  我则赶紧转移话题,问道:“老大爷,白家不是这一带的大户人家么?怎么忽然就全都不在了呢?他们遇到什么事情了?”

  老头嘿嘿冷笑,说道:“大户人家?那是民国时候的事情啦!老白家做事不留余地,惹了不少仇家,最后一波子孙算是侥幸存活了下来,本来想要做点善事,积积德,没想到还是天不留情……我记得是十多年前了吧,白家最后的一家四口,就在前面那个山坡上,开车翻了车,四个人没有一个活下来的,最小的娃娃萌二白才几岁啊……就那么去了……唉……”

  我听到萌二白三个字,浑身一颤,立即就明白我们找对了地方,看样子萌二白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我在地铁上遇到的那个爱拍皮球的小姑娘,要是活多现在的话也应该二十多岁了吧……

  老头絮絮叨叨又说了一会,讲的事情无外乎天道轮回,善恶有报之类的,我从他的字里行间大概能够了解整个白家的兴衰史。

  白家在清朝的时候就已经崛起了,一直都是京城里的大户,民国时期因为结仇太多,遭了秧,就跑到这里修了白家祖宅,想要独善其身,可惜仇家还是追了过来,一代又一代的报复之后白家只剩下了萌二白他们一家四口人。

  可惜就在十多年前,四口人驾车出游,还没走出山沟沟,就出了交通事故,白家自此断绝。

  老头说了一会,可能也有点累了,不乐意跟我们再浪费时间,他指了指白家老宅,笑道:“你们想要进去,倒也不是不行,不过老汉我可提个醒,那宅子里头哇……有鬼!”

  说完也不等我们反应,老头子就自己拄着拐杖走远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老猫,只见老猫还是一脸淡然,似乎对刚才老大爷说的话没什么想法,他一双眼睛静静的盯着白家祖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黄则抱着双臂,嘴里头一直在低声自言自语。

  我问道:“大黄,你说啥呢?”

  大黄说道:“这你就不懂了,我这是在念咒,转眼天就黑了,邪祟鬼怪们都该出洞了,我得先念点咒语吓唬吓唬他们。”

  我指了指阴森森的白家祖宅,问道:“那咱们还要不要进去?那老头子不是说白家祖宅里面有鬼么?万一我背后这个血手印还没有解决,又惹上了新鬼,那可怎么办呀?”

  大黄用眼睛瞥了瞥老猫,说道:“听我师父的。”

  而老猫仍是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白家祖宅里面,这时天已经蒙蒙黑了,凭借着剩余的阳光,我们还可以隐约看到白家祖宅里面的情景。

  因为这间宅子建在半山腰上,院里的房子地势比外面的围墙高,所以我们站在门口,可以看到祖宅最靠北的一排房间的窗户。

  我看了老猫两眼,发现他一双眼睛一直都盯着正北的房间上的一扇窗户。

  我不由得低声问道:“老猫,你看什么呢?”

  老猫没搭理我,只是静静的盯着。

  我按捺不住好奇心,也顺着老猫的目光望了过去,刚一看,就听见老猫对我说道:“你别看,小心吓死你。”

  可是他说的已经晚了,我已经盯了过去。这一看,真的是吓得我一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只见正北面的房子窗户上,竟然贴着一张惨白惨白的人脸!

  那张脸显然是个人,只是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苍白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那个人穿着一身大红花的棉袄,就那么躲在窗户后面,冷冷地看着我们!